“啊啊啊!”大街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如同杀猪通常。姜小鱼赶紧趁着恶霸五人组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左手拉住白衣姑娘,右手拉起丫鬟,脚底抹油,飞溜而去。掏出自己当初姜小鱼赶快趁着恶霸五人组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手拉住白衣姑娘,右手拉起丫鬟,脚底抹油,飞溜而去。。...

“啊啊啊!”大街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犹如杀猪一般。

姜小鱼赶快趁着恶霸五人组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手拉住白衣姑娘,右手拉起丫鬟,脚底抹油,飞溜而去。

拿出自己当年中考冲刺一百米的速度,绕开正街跑了好几条街道,才敢停下来缓口气。

这小姐一看就是平日缺乏锻炼,腰肢细的盈盈一握,跑这几条街道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转头看看丫鬟,丫鬟还能好一点,只跑得满脸通红。

姜小鱼扶着小姐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给她拍着脊背缓缓气。

白衣姑娘一手抚着胸口,另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丫鬟的手上,看得出来这主仆二人相依为命,彼此信任。

“多谢姑娘相救,刚才这场景我二人着实应付不来。”待白衣女子缓过劲来,柔声细语说道。

姜小鱼搓搓手,不好意思的回应,“客气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只见女子又继续说:“我和小翠进城寻亲,哪知却遇上这样的事情。日后如若有机会,自当涌泉相报。”

想起小鼓还在马路旁等着自己,姜小鱼寒暄两句,为姑娘指明方向,便赶紧去接小鼓。

鬼鬼祟祟先伸出一只眼睛,见没有什么异样又将整只脑袋伸出来,原来围观的人群已经都散了,路上又剩下南来北往脚步不停的商旅。

姜小鱼接上小鼓,已经到了下午饭点的时辰,得赶快回店里去帮忙了。

匆匆忙忙一路小跑回到店里,门口正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位白衣女子和她的丫鬟。

正在惊讶中,只见掌柜的从店里赢了出来,握住女子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柳儿啊,你来了。”说着拉起女子就往店里走。

姜小鱼瞪大双眼,这还是掌柜么,掌柜平日里是只见了钱才能有神采的呀。

随着他们进入大厅,白衣女子见小鱼突然眼前一亮,拉起小鱼柔声说,“爹爹,这就是今日路上救我的那位女侠,如不是她,今日柳儿定会受人侮辱。”

姜小鱼瞪大双眼,原来自己出手相助的那位姑娘竟然是掌柜的女人。也不知道掌柜的光头鼠目,两眼无神怎么生的出这么一个气质如兰,文雅恬淡的女儿来。

店里正是忙碌的时候,掌柜的稍作打点安顿好女儿,又来到前厅帮忙。

夕阳西下,店里的宾客陆续结账走人。今日女儿前来投奔,掌柜的甚是高兴,嘱咐后厨多做了几道菜,摆好碗筷,聚集众人分享这父女团聚的时刻。

原来贪财掌柜姓杨,膝下有一独女,名叫杨柳。杨柳出生便没了母亲,一直跟着外婆在乡下居住,杨掌柜每月都会定期给乡下寄钱抚养这个女儿。

半月以前杨柳的外婆年迈体弱突然离世,杨柳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小翠便没有了主心骨,只能进城寻父。

谁知刚进城被这繁华热闹的集市吸引,主仆二人稍作停留就遇上那欺行霸市,恶贯满盈的地痞流氓。

又向姜小鱼道了谢,众人一起吃完晚饭,晚上杨柳就随众位后厨婆子姜小鱼一起住进女通铺的房间里。

第二天店里帮工伙计洒扫妈子才刚洗漱完毕,聚集到大堂里。店门还没有开,经听见有人“哐哐哐”的砸门,嘴里还大声叫嚣着:“我们知道你就在里面,快点把人家出来,不然我就叫人砸了你的店!”

说着霹雳哐啷又在使劲的砸门,掌柜不知道是招惹了谁,从门缝中眯着眼睛看去,“哎呦,我的妈呀,这不是东头的杜无赖土匪么!仗着自己是县太爷的小舅子,整天招摇撞骗、横行霸道,我这什么时候可招惹了他呀!”

姜小鱼也好奇凑上前去半只脑袋,这不是昨天自己一脚飞踢正中要害的登徒浪子,怎么他是县太爷的小舅子,来头这么大?早知道自己不招惹他了。

又转念一想,不对,要是自己不招惹他,就帮不了杨柳姑娘,从此天下又多了一位受害少女,这怎么能是除暴安良,女侠风范的自己所作所为呢?

姜小鱼转头心虚的对掌柜说:“掌柜啊,这就是我昨日为了救你的女儿而招惹的恶霸呀,你可不能把我交出去,要是落到了他们手里,我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正说着还假装呜咽挤出了几滴眼泪。

众人听到这里,又是佩服姜小鱼不畏恶霸,惩恶扬善,又是担心小鱼怎么渡过难关,这两个多月过去,他们都已经当姜小鱼是自己的亲人了。

杨掌柜也十分为难,小鱼救了自己的女儿,他当然不能恩将仇报。可是要是正面和这些无赖恶霸起冲突,是绝对没有赢得可能性。

掌柜吩咐众人堵着门尽量拖延,拉起姜小鱼又嘱咐张妈跟着,转身向后院跑去。

杨柳正好梳妆打扮完毕,戴着一支镶着珍珠的珠花,煞是好看。看见父亲和小鱼如此焦急,忍不住开口问道:“爹爹,小鱼,什么事情竟如此着急?”

杨掌柜拉起杨柳,着急地说道:“你赶快进屋躲着,昨天欺负你的那些恶霸找上门了,我先送姜小鱼离开。”

虽然杨掌柜视金钱如生命,但是也算是有情有义。张妈帮着姜小鱼迅速收拾了一些日常衣物,又跑回后厨拿了几只馒头,一并包好递给姜小鱼。

小鱼知道这是要跑路的节奏,别的不拿,优先将自己这些天挣得工钱,卖洗涤剂捞的外快一并塞进衣裳里,拉起小鼓就准备从后门遁地逃走。

眼见掌柜从屋内急冲冲的跑出来,嘴里喊着“等一下我”,随即塞给姜小鱼一只鼓囊囊的荷包。

小鱼低头有几分感动,又听见杨掌柜说:“这就当你救了我女儿我赠予你的。我不能为了你在这安乐镇开不下去店,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让张妈送你,避开正道,赶快逃命去吧。”

姜小鱼动容的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掌柜的。”随即又像是想起什么来,拉着掌柜的衣袖说:“淘米水兑苏打,和稠糊一点,秘制洗涤剂!分成记得留给我!”

掌柜的无奈摇摇头,若说自己是个大财迷,那姜小鱼就是小财迷了,大难临头还不忘记她的生意。连连点头说:“好,给你记着呢!快走快走,还想留到这里挨打不成?”嘴上说着,手里已经把姜小鱼和小鼓推出门去。

杨掌柜赶忙叮嘱张妈几句,让避开大路,从偏路走,万万要避开那些恶人。

张妈领着姜小鱼和小鼓,从后门悄末声息的快速离开。

而前门貌似恶霸五人组招呼来了很多人,使劲砸着门,嘴里还大声叫嚣着:“小丫头片子,昨日见你最是厉害,今天怎么不敢出门尝尝爷的拳头……”

书评(466)

我要评论
  • 她一脚&,别再

    她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小鱼的肚子上:“贱蹄子,不知羞耻,你就跟你勾搭的男人过,别再来烦三少爷了!”

  • 了几个&下小鱼

    小鱼的爹是涨水的时候摔进涨水的河里淹死的。小鱼娘伤心欲绝,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也跟着去了,只留下小鱼和弟弟相依为命。

  • 贱蹄子&配得上

    “你这贱蹄子,哪里配得上李三少爷,李三少爷是不会要你的了!”

  • 脸。那&相。老

    小鱼勉强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老婆子皱巴巴的脸。那老婆子满口黄牙,脸干瘦,一脸恶相。老婆子上前一步,往她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 李三少&指模印

    那是个红布包,红布包里有一张纸,竟然是她和李三少爷的婚书,上面还有李家老爷和小鱼爹的指模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