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清早姜小鱼便拉着了小鼓,昨天不明白什么情况,也许需小鼓帮着呢。拿着掌柜提供更多的50只二手酒瓶,又用开水烫了一遍,涮得干干净净。掏米洗菜做饭的小伙计了端来了拿着掌柜提供的50只二手酒瓶,又用开水烫了一遍,涮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一大早姜小鱼便拉起了小鼓,今天不知道什么情况,或许需要小鼓帮忙呢。

拿着掌柜提供的50只二手酒瓶,又用开水烫了一遍,涮得干干净净。

淘米洗菜的小伙计已经端来了今早新鲜的淘米水,姜小鱼从怀里掏出趁昨天店里不忙偷偷出去买的两袋小苏打。让小鼓帮忙将苏打粉倒进淘米水里,奋力搅拌。

待混合均匀以后,姜小鱼掏出了干净的漏斗和大勺,给五十个酒瓶都灌满了秘制洗涤剂,又用浸过油的牛皮纸封好瓶口,缠上红绳。

制造洗涤剂的最后一步啦,姜小鱼叫来小鼓,让他在小纸片上写——姜氏秘制碗碟洗涤剂,后又用浆糊将纸片贴在瓶身上。别看小鼓人小,可是从小受秀才爹的耳濡目染,这简单几个字还是写的行云流水,十分漂亮。

当当当当,姜氏祖传秘制碗碟专用洗涤剂就这样大功告成啦。姜小鱼双手叉腰看着自己的创意成果,非常满意。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咚咚咚”,姜小鱼盼星星盼月亮的重要任务终于登场了,那就是——送菜的老张,他挑着一竹篓的丝瓜瓤子给小鱼送过来了。

姜小鱼将丝瓜瓤切开分成几段,正好充当现代的钢丝球用,刮油去污效果最是好了。

待这一切准备好后,已经快到了中午,安乐镇大街上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今日因为小鱼要实行赚钱大计,掌柜的特意给她准了一天假。

姜小鱼叫来众人,合力将五十个瓶子拿到客常来饭馆门口,门口早就支好了一张桌子。

等到摆放好瓶子,掌柜的支走众人回店内干活,自己则守在店门口,既能照应店内活计,又能观望姜小鱼这边的状况。

姜小鱼又转身回到厨房,拿出一个装满水的盆子和几只油腻腻脏乎乎的碗碟,摆放在门口的桌子上。

饭馆陆陆续续已经有些客人进来了,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姜小鱼,不明所以姜小鱼到底要做什么。

问掌柜的借来一口破锣,所有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各位客官,您且走一走来,看一看,二十文您买不了吃亏,二十文您买不了上当。今日,在我姜小鱼这里,二十文,您就能买来家人的健康,二十文您就能买来干净的橱柜。”咚咚咚,姜小鱼就像泼妇骂街一样,扯着最大的嗓门奋力喊道。为了配合自己的气势,又狠命敲了几下铜锣,很快街上所有的目光就被姜小鱼忙碌的身影紧紧抓住。

姜小鱼举起一个瓶子,捧在手里,“这是我姜氏祖传秘方,制作精良,不含任何化学添加剂,特殊生产的《姜氏特制碗碟专用洗涤剂》。看到不如买到,实践出真理,大家且看。”

说着姜小鱼右手举起一个丝瓜瓤,举手递给小鼓,小鼓赶忙乖乖的给上面倒了一点稠呼呼的洗涤剂。左手又举起一个满是油渍的白底青花碗,用丝瓜瓤将洗涤剂在碗中涂抹开,仔细认真的擦拭全碗,随后用清水冲洗。一只光洁如新的碗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小鱼擦干净手,发现围观的众人,还是抱着犹豫的态度。凡事重在参与,一定要将这些人带入到自己的节奏中,姜小鱼暗暗下决心。

“这位婶子,我看你气度不凡,貌美如花,气质脱俗,可是向您这样气质的人,怎么能够用油腻的脏碗来吃饭呢?这简直是在侮辱您!今天到我这里,您且试试,不好用我不要钱,好用我还免费送您!”姜小鱼不禁在心中佩服自己,自己简直是有当销售的潜质啊,怎么没早点发现呢。

大婶一手挽着菜篮,听到免费二字显然已经有些心动。姜小鱼继续再接再厉,“今天我们还有活动,买洗涤剂赠价值十文的洗碗专用丝瓜瓤。洗涤剂搭配丝瓜瓤,让您的生活更有品质!”

说着亲切的上前挽住大娘的手,大娘也半推半就顺手放下了菜篮子,走到桌子跟前拿起碟子准备尝试一下。按照姜小鱼的指示,用洗涤剂清洗碟子。

不知道是为了得到这免费的赠品,还是这洗涤剂确实洗得干净。大婶举着自己刚洗完的碗,大声感慨道:“天呐,我洗了几十年的碗了,从没有这么干净过,这洗涤剂真是好用!”说着又转头问姜小鱼,“你赠我几瓶?”

姜小鱼被问得愣住,呆呆的说:“赠品有限,只有一瓶。”

大婶立马气冲冲地说:“一瓶怎么够用,我要再买一瓶!一瓶二十文是吧?”

姜小鱼被这突如其来的买卖蒙住了头脑,机械的连连点头。环顾四周,客常来饭馆门前的人越来越多。

也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我听我家男人说,他前两天在客常来吃饭的时候,就发现这碗筷不像平时那么黏腻,还以为换新的了,原来是用了这洗涤剂啊!”

有人立马跟风道:“这姑娘说是祖传秘方,卖的也不贵呐,要不试试?”

见周围的人蠢蠢欲动,姜小鱼继续推波助澜,“今日开业大酬宾,买碗碟专用洗涤剂送配套丝瓜瓤一枚喽!另为了让大家用的放心,吃的舒心,您都可以先试后买,保您满意。”

姜小鱼要运用现代的营销策略,征服你们这些不会套路的古代大众,“今日开业,限量供应,只售五十瓶。先到先得,买不到您别后悔哟。”

听了这话,很多之前围观的群众赶忙都围上前来试一试这新颖的小玩意儿。

“哎,你别说这玩意还挺好用的,洗的是比往常干净些。”大娘甲说。

大娘乙也赞同道:“是啊是啊,闻起来还有点淡淡的香味,真是祖传秘方啊!”

婶子丙插嘴说:“我家二狗子老因为身体弱吃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每次治病老贵了,这东西才二十文,洗的又干净,不比花钱治病好?”

姜小鱼选择在午饭前这个点卖东西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里的男人大多看不起做饭洗碗的琐事,而婆子们呢正好在这个点上街采购做饭需要的蔬菜。再加上有赠品诱惑,从心底发掘出人们爱占小便宜的心态,才能事半功倍啊!

仿佛已经看到财源滚滚向自己扑来,满脸的笑意遮也遮不住。这时候还需要再加把火,才能让她们打定主意,姜小鱼又敲了敲锣扯开嗓门大喊:“开业酬宾,限量供应,先到先得,赠品有限!”

不多时姜氏秘制洗涤剂就被抢购一空,有很多婆子婶子没买到还有些生气,姜小鱼安慰了她们说明天再来,开业前三天都有优惠政策。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窝窝头

    小鼓这样来回几次,小鱼的嘴巴终于湿润了,小鼓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窝窝头,递到了小鱼的嘴边。

  • 小鼓在&是被抛

    小鼓在她旁边也不知道守了多久,眼眶发红,像是被抛弃的小狗,十分可怜。

  • 老婆子&搭我的

    老婆子话音落,那扑在小鱼身上的人连忙挣扎着爬起来道:“和我无关啊,是她勾搭我的,她扯了我的衣服就往我身上扑,你们看,我的衣服都被扯破了!”

  • 乞丐,&一股恶

    那是个乞丐,头发脏兮兮的,结成块,脸颊凹陷,眼睛暴出,身上的衣服也是这破一块那那破一块,勉强蔽体,没穿鞋子,脚烂了,浑身一股恶臭。

  • ,就知&你对得

    “小贱蹄子,这么骚,就知道勾搭男人,你对得起李三少爷吗?”

  • 一条贱&你的下

    “今日就饶你一条贱命,马上滚出莲花镇,回你的姜家村去。你要是再敢说自己和三少爷的婚约,或者敢踏进莲花镇一步,你的下场会比今天惨百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