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几天的幸苦努力,姜小鱼终于等到简单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工作体系和配方,再配搭上送菜老李给自己的老丝瓜瓤子,洗碗啊又非常干净又快,更有甚者除了了空余的时间思考人生,规划职业生姜小鱼的理想不算多宏伟,但是却很切合实际。想做一门小生意能养家糊口,不受他人欺负,和小鼓能够健健康康,供小鼓读书。。...

经过几天的辛苦努力,姜小鱼终于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工作体系和配方,再搭配上送菜老张给自己的老丝瓜瓤子,洗碗真是又干净又快,甚至还有了空余的时间思考人生,规划职业生涯,毕竟在这里洗碗不是长久之计。

姜小鱼的理想不算多宏伟,但是却很切合实际。想做一门小生意能养家糊口,不受他人欺负,和小鼓能够健健康康,供小鼓读书。

倒也不希望他能够成为国家栋梁之才,只是希望他能够保自己一生平安衣食无忧。到这个时候,自己也就该回去了,21世纪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想到这里,姜小鱼不禁有几分伤感。小鼓还在屋子里钻研自己买给他的入门识字书。小鼓很有天分,这点可能继承了他们当秀才的爹,才几天就已经会写很多字了。

这个朝代的字和姜小鱼从小到大学的简体汉字并不相同,有点类似于繁体隶书。姜小鱼只能结合自己学的汉字,发挥想象力大概猜到意思,自己却是不会写的。

所以姜小鱼立志要把小鼓打造成一个有文化、有涵养、尊老爱幼、文雅绅士的可塑之才。真是我家有弟初长成的成就感啊!

姜小鱼这些天工作越来越上手,多余了空闲的时间带着小鼓上街转了转,怕小鼓无聊,又给他买了几本入门识字、基础诗作的书。

乖萌小鼓可能真的是经历年幼父母离世,后又遭受二叔二婶霸占家业,惨遭欺凌,变得十分懂事乖巧,也知道小鱼每日辛苦是为了养活自己,从来都不会像同龄大的孩子吵闹惹事。

每日就乖乖的在房间里看书,时不时也会出来帮姜小鱼冲洗一下碗碟。反而是小鱼觉得小鼓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希望他能拥有一个童真单纯的童年,总是拦着小鼓帮忙。

这天小鱼忙完分内活,正值饭点,前厅十分忙乱,跑堂的活计已经不够用了,连掌柜的都在帮忙传菜,后厨呢也是慌乱非凡抽不出人手去帮忙。

姜小鱼准备到前厅去帮忙,一家远道而来的客商正从马车上下来,小厮帮忙把他们的马车拉到拐角处拴好,店小二将众人引至大厅落座。

店小二迅速列好了菜单一路小跑去后厨端菜。姜小鱼则为这家风尘仆仆的客商泡好热茶,端来了碗碟。这家的夫人从怀里掏出一副碗筷,温柔的说道:“这位姑娘,麻烦了,我这里有个孩童。外面的餐具并不干净,害怕他吃了生病,这是我们自备的碗碟,刚才车上孩子吃了些油糕,麻烦姑娘帮忙清洗一下吧。”

这本是姜小鱼的分内工作,于是很轻快的便接过碗碟,向后院走去。蘸着一些自己独家秘制的洗涤剂,用丝瓜瓤仔仔细细的擦拭一遍,冲的干干净净。

夫人接过碗碟,映着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点头道声谢,又接着说道:“我这个麟儿,自幼体弱多病,沾不得一点不干净,姑娘洗的碗倒是干净明亮。”

姜小鱼听了赞美得意洋洋地说:“那当然啦,我是这家店的专用洗碗工。这是我独家配方,利用科学原理混合生成的洗涤剂,专门针对各类油渍。”说到高兴处,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这位夫人见小鱼爽朗大方十分可爱,忍不住也轻声笑了起来,“既然是秘方,那我也不好向姑娘询问,不过若是姑娘肯卖,那我定不让姑娘吃亏。”

小鱼眼前一亮,灵机一动,心中大为高兴。这位貌美夫人是给自己开了一扇希望的窗啊。上帝关了你的门,总会为你留一扇窗。若是自己这洗涤剂卖得好,也算是为自己增加了一笔额外收入。

姜小鱼这时才仔细留意了这位夫人,只见夫人年龄大约三十出头,不过皮肤细腻,光洁嫩滑,满头青丝只用了一支朴素的玉钗绾着。

旁边一大一小两个孩童吵吵闹闹的叫着这位年轻夫人,“额娘额娘,我们要吃饭饭。”姜小鱼完全看不出来这位妇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尤其是她那温和亲切的气质,让人十分舒服忍不住想要亲近。

姜小鱼也不扭捏,更何况这位夫人一语点醒梦中人,给自己提供了宝贵的创业点子,随即笑吟吟道:“夫人客气,这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我赠您一瓶,您若是觉得好用,就帮我宣传宣传,这小小赠品就权当广告费了。”

姜小鱼转身回到后院,拿了一个装酒的小瓶子冲洗干净,灌了大半瓶苏打淘米水赠予这位温柔美貌的夫人。

又帮忙传菜擦桌,端茶倒水,终于度过了忙碌的中午。而姜小鱼经过貌美娘子的提示,心中已经暗暗升起了一条致富妙计,等到和掌柜的一起吃午饭,就可以准备实施啦。

到了午饭时光,大家又聚在长桌跟前,姜小鱼特意挨着掌柜坐着,“掌柜的,您觉得我这碗碟筷子洗的干不干净呀?”

掌柜的头也不抬,继续巴拉着饭食,半天冷言冷语道:“嗯,还可以。”

姜小鱼开始拍马屁,“全凭掌柜的提携,让我发现了自己的潜能和存在价值。我洗碗这么干净全凭祖传秘方,皇室认可,科学验证的混合特制碗碟洗涤剂。这洗涤剂不含化学添加剂,又经过我坚持不懈的实践值得走进千家万户,让更多人能使用上干净的碗碟,不会再因不干净的碗碟引起的胃痛肚子痛而花费高额的医药费了。”姜小鱼嘴巴嘚吧嘚,根本停不下来。

掌柜听得略微有些不耐烦,抬头瞪着鱼泡眼,“有什么话直接说。”

姜小鱼很少听见掌柜一次说这么多话,赶忙三言并作两语,“我生产推广,你提供原材料,四四分成,张妈一成,剩下帮忙的小工一成。”

掌柜的听有钱可赚,原本睁着一半的鱼泡眼立马有了神采,“这能行吗,能赚钱么,只要能赚钱给我分成,其他都听你的。”

其实姜小鱼心里也是没有底的,有些心虚道:“也许,可能,大概会赚钱吧。不过,咱们投资很少,明天只是试推出,看看成效如何。”

转念一想,又补充道:“对了,这是我独家配方,祖传秘制,经由我改良创造,是享有知识产权和特殊商标的,其他人不得侵权!”

掌柜的已经沉浸在挣钱的喜悦中,愉快的敲着算盘,完全听不见姜小鱼剩下的话了。而其他人听到自己帮忙也有钱赚,不禁都凑上前具体询问。

姜小鱼笑着说了声“保密”,神秘的眨了眨眼睛,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年轻小

    爹娘疼爱,有个有本事的未婚夫,村里的年轻小姑娘不知道多羡慕小鱼。

  • &的,两

    小鱼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两股记忆在她的脑海中交缠着,她疑惑的渐渐解开了。

  • 得难受&着补丁

    身下是烂泥,连个垫的东西都没,湿答答得难受。身上的衣服黑漆漆的,打着补丁,一股恶臭。

  • 是她洗&,所以

    小鱼捧着水喝了一口,又洗了一把脸,使劲地搓,将口水和其他秽物洗掉。她身上粘腻腻的,很想跳下去洗个澡。但是她洗了澡就没有衣服穿了,所以只能忍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