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歌以绣帕掩面,低声笑道:“姑娘刚道出了我心中所求,在此之后,连我自己也并不明白自己心中何求。昨日得姑娘一语提点,甚是心存感激。而已碍于我这个身份,并不能够当众否认姜小鱼讪讪笑道:“啊,原来如此啊,看来我是赌对了。我刚刚看到姑娘大多以清冷冷漠的脸面示人,这样笑起来也是极美的。”。...

宛歌以绣帕掩面,轻声笑道:“姑娘刚刚道出了我心中所求,在此之前,连我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心中何求。今日得姑娘一语提点,甚是感激。只是碍于我这个身份,并不能当面承认,便暂时打发了姑娘。”

姜小鱼讪讪笑道:“啊,原来如此啊,看来我是赌对了。我刚刚看到姑娘大多以清冷冷漠的脸面示人,这样笑起来也是极美的。”

宛歌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性子并非那样,只是面对那些人,定要显得疏离几分,才能让他们感觉你高不可攀,更趋之若鹜。”

姜小鱼不可置信,暗自感叹这头牌心理学运用的不错啊,知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的心理,还是有几分手段的。

只见宛歌又接着说道:“姜姑娘才华非凡,又不同常理,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位旧人,不知姑娘从何而来,又要往哪里去呢?”

姜小鱼面露难色,却还是礼貌地回应道:“我呢,是从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来,暂时无处可去,寻求谋生之路。至于你说的那位故友,可是教你五子棋玩法的故人?”

“不可描述的地方?甚是有趣,这答案我就听过两回,你两也是相似的不同寻常。”说着略微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说着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姜姑娘有话不妨直说,你今日即来参加这个比赛,自然是有目的的。”

姜小鱼也不绕弯子,“实不相瞒,我啊,现在正在寻求谋生出路,之前想了好几个方案,但是都不能切实实施。今日路过宝地,看到姑娘气质非凡,便来寻求一个妙招。”

其实刚开始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但是后来想到小说里面那些穿越女主,一朝穿越入青楼,从此名满天下。多少王公贵族,富贾豪绅千金散尽为红颜,从而小小考虑了一下报名加入青楼,成为卖艺不卖身的一方名妓的可能性。

奈何后来综合自身条件,虽然近日自己已经消瘦了一些,皮肤也变的光滑白嫩,但离明眸皓齿倾城绝色还是相去甚远,能火的可能性有点低啊。

所以呢,姜小鱼改变了方针策略,这些青楼女子接触的都是自己接触不到的大人物,自然见多识广,自己若是能与她们聊一聊,或许能想出来什么发家致富的好方法呢。

姜小鱼又补充道:“我现在只有十两纹银,就是想做个小买卖,我还有一个弟弟,只想养家糊口供他读书。”

宛歌稍有思索道:“你这十两银子确实是有点少,在安乐镇做买卖是万万没有可能的,不如你可以在安乐镇先找份工作,攒些积蓄,再去周边的地方发展生意。我倒知道离安乐镇5里的地方有个叫渠头村的地方,位处官道一侧,想来生意也是会好做一些的。”

姜小鱼听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声谢谢,心里还惦记着小鼓,已经让小鼓等了大半天了,便匆匆告辞离开。

接上了小鼓,他正一个人蹲在路旁练字呢,真是子承父业。还好小鼓很乖的,并没有乱跑。

带着小鼓匆匆吃了饭,便开始留意身边有没有招工信息,很多小说里的职业都因为个人条件限制,实施条件不够而放弃了。

倏地眼前一亮,是一家饭馆在招工,饭店啊,可是伸展自己拳脚的好地方了,老本行,没毛病。

带着小鼓径直走到柜台,“掌柜的,你们这里招工,我来面试。”

掌柜的眼皮都没抬一下,“跑堂只要男的,后厨还缺个洗碗的,一个月二两银子,包吃住。”

小鱼将小鼓推到自己的面前,“他也要包吃住,我吃苦耐劳,还会做菜!”

掌柜的终于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小鱼小鼓,“行,小的吃住也包。后厨不缺做菜的,好好洗你的碗就可以了。明天开工。”

姜小鱼赶忙连连点头,“好的,老板,明天就上工。”

掌柜的继续头也不抬飞快的打着算盘,一张小嘴碎碎念着今天的收入。

回到了客栈,姜小鱼带着小鼓匆匆吃了晚饭,明天就是开工的第一天,要以一个积极活力的态度面对工作,今天要早点休息才好。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本着开工第一天要给老板留下良好印象的精神,姜小鱼和小鼓三口两口扒干净了早饭,跟掌柜的退了房,离开客栈。

到了饭馆,掌柜的才刚把门打开,正准备收拾大厅。姜小鱼三步并作两步走,一把从掌柜的手中接过抹布,笑嘻嘻的说道:“老板,放着我来!”

所谓伸手不打笑人脸,态度好一点总是没有问题的。老板眼皮子抬了一下,略微表示满意,“小姑娘倒是挺勤快的,好好干,有前途。”

姜小鱼抹桌子,小鼓帮忙扫地,又合伙把大厅里七零八落的桌子椅子摆的整整齐齐的。等两人满头大汗的忙完,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好在饭馆早上并没有什么顾客,还是比较清闲的,店里跑堂的伙计,做菜的大厨,帮工的妈子们也到的差不多了。

掌柜的把姜小鱼叫到柜台跟前,说了一些待遇条件,“每月二两,包吃住,你带着个小孩,不过看你早上工作态度诚恳,就不另算钱了。月钱每月十五号发,没有异议的话今天就正式开工吧。”

姜小鱼见老板也是个爽快人,对员工除了态度有些爱答不理,总而言之也不是一个抠门吝啬的掌柜,再加上自己昨日谋生失败钱袋日渐消瘦,赶忙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

“老板放心,我一定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完成任务。”姜小鱼拍了拍胸口,承诺道。

“好,我让张妈子带你和你弟弟去住的通铺,你两放了东西稍作收拾,就赶快回来干活。”掌柜的又开始敲敲打打拨弄自己的算盘,对其他事情一点都不关心,也忽略了姜小鱼颠三倒四、莫名其妙的用词。

不一会有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过来,领着姜小鱼和小鼓朝饭馆的后院走去。

昨天太匆忙,小鱼并没有留意这家饭店叫什么,只知道是个规模不大、装修简朴的中等饭馆,今天才留意到,原来自己打工的地方叫——客常来,掌柜的还真是有文采啊,简简单单三个字就反映了掌柜心中所求。

书评(237)

我要评论
  • 上这样&,别说

    这个小鱼十三岁,背上这样的恶名,别说嫁人,就是走在路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 小鼓突&然跑开

    小鼓突然跑开了,再回来的时候用小手捧着水,他再小心翼翼,水也只剩下一点了。

  • 个有本&姑娘不

    爹娘疼爱,有个有本事的未婚夫,村里的年轻小姑娘不知道多羡慕小鱼。

  • 迷糊糊&,她疑

    小鱼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两股记忆在她的脑海中交缠着,她疑惑的渐渐解开了。

  • &了一口

    小鱼勉强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老婆子皱巴巴的脸。那老婆子满口黄牙,脸干瘦,一脸恶相。老婆子上前一步,往她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 你们看&了!”

    老婆子话音落,那扑在小鱼身上的人连忙挣扎着爬起来道:“和我无关啊,是她勾搭我的,她扯了我的衣服就往我身上扑,你们看,我的衣服都被扯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