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歌姑娘轻移莲步,缓缓地的从二楼踱而下径自走到怡红院的门口。轻轻曲膝,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各位选手,请随我步入大堂”。这场比赛非常精彩的,围观群众的群众越发多,这场比赛十分精彩,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能进入比试第二轮的皆不是等闲之辈,都是有些真才实学,见识能力之人。。...

宛歌姑娘轻移莲步,缓缓的从二楼踱步而下径直走到怡红院的门口。微微屈膝,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各位选手,请随我进入大堂”。

这场比赛十分精彩,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能进入比试第二轮的皆不是等闲之辈,都是有些真才实学,见识能力之人。

参赛选手精神也是为之一振,见平日所学诗书礼仪,四书五经,琴棋书画竟然在这种场合突显出自己才高八斗,不免有了几分骄傲,更有了继续比试下去的动力。

“自古博学多识之人,皆是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这第二关便比棋吧。”宛歌姑娘一抬手,上来几位小厮抬着棋盘。

姜小鱼一见这棋盘,便一个头两个大了,这是要玩围棋的节奏呀。可自己从小到大不学无术,插科打诨却是样样精通,哪会玩围棋这么情趣高雅的东西呢?

只见宛歌姑娘拍了拍手,示意众人集中精神,而后说道:“大家看到这个棋盘了,与平日大家所熟悉的围棋并无不同,只是玩法却不似围棋那般繁琐。”

接着一挥手示意小厮放下棋盘,摆好棋子,莞尔一笑说道:“宛歌年少时曾遇见一位有趣的姑娘,这位姑娘甚是才思敏捷,她教宛歌一种简单快速的棋子玩法,名曰——五子棋。这玩法大家应该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输赢全凭各人灵活运用,十分公平。”

听到这里,姜小鱼吃惊的长大了嘴,什么?五子棋,自己没听错吧?五子棋都推广到这里了?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宛歌继续介绍五子棋玩法,“棋分为白子黑子,比试两人各执一子,横竖斜凑够五个连续的棋子,谁先连成五子便为胜者。”说着又在棋盘上演示了五子棋的玩法,“这样新颖的玩法,简洁明了,胜负分明。”

众人一听,皆是一愣,这种特殊的玩法,大家还是第一次听。那些围棋高手遗憾没有比试围棋,而不会围棋的参赛选手又暗自窃喜,这个玩法大家都不会,能不能赢全靠现学现用,真是公平的比试。

参赛选手共计十三人,全凭抽签分组。第一轮分为六组,抽到十三签的选手直接晋级,不用参加第二关——五子棋对弈。

第一轮赢了的六位选手又分为三组,如此进行下去,直到选出比赛的前三名与免试选手进入到宛歌姑娘的第三关比试,也是终极比试,谁获得了胜利,便能成为宛歌姑娘的入幕之宾。

众人听了分组的规则,都感叹十三签的好运,更希望自己能抽到十三签。

很快分组完毕,一男子兴奋地举起自己的手,手中正是刚才的抽签结果,“我抽到十三签了,十三签。”姜小鱼认得这个人,就是刚刚撞了自己却没有道歉的粗鄙之人。

姜小鱼翻过自己手中的签,是三号,自己的幸运数字呢。众人很快落了座,准备开始对弈。

门口的吃瓜群众也跟紧脚步,全部涌进了怡红院的大厅,那些挤不进来的人,还时不时伸长脖子听里面的动静。

姜小鱼的对手是个十分有书卷气质,一袭长袍的年轻男子。小鱼很有风度的让男子执黑子,毕竟自己玩了五子棋五六年,也不好欺负一个新手吧。

男子不肯,嘴中念叨,“君子不可夺人所好,更何况是一个女子。”

姜小鱼觉得这人迂腐得可爱,便不再反复推脱,手执黑子先落了棋。姜小鱼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这五子棋下的还是很不错的,只要不遇到国家级别的高手,赢是肯定没有问题的。这全部要归功于小鱼高中不好好听课,上课说话又要被老师叫家长,便和同桌在本子的背面苦练五子棋,既安静隐蔽又能打发时间。

五子棋的特点就是简洁明了,决战速度快,胜负分明,没几步姜小鱼便把书生吃的死死的。

又不忍心让他输得太难看,还是输给自己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便又周旋了几步。期间宛歌巡视了几圈,看了看各个棋盘的战况,对小鱼这边的情况,先是眉头紧锁,而后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看时间差不多了,自己对面的男子显然是已经陷入了这有趣好玩的棋局,姜小鱼手执黑子落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男子很明显并未看出破绽,还想继续落子,小鱼无奈只得伸手拦住了他示意了一下斜着连成一线的五个黑子。

男子微微脸红,有点为自己没有反应过来而略显尴尬,道了一句抱歉,又顺便赞美了一下姜小鱼的精湛棋艺。

而小鱼呢,则感慨古代真的是民风淳朴敬贤礼士好地方,道句承让,马上投入到第二轮的五子棋大战中。

第二轮大战很明显大家已经对玩法有了一定的了解,想赢就没有第一轮那么轻松了,紧张的五子棋大战如火如荼,有些选手额头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而围观群众再也不像刚开始那样嘈杂吵闹,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众人皆是双眼紧盯棋盘,生害怕没看清其中一步。

好在五子棋的优点鲜明,经过不到一个时辰的四轮对弈,终于选出了前三名,毫无疑问,姜小鱼凭借自己高中和同桌练起来的精湛棋艺一举夺冠。姜小鱼决定自己回到21世纪一定要请同桌吃一顿大餐。

宛歌姑娘将赢得五子棋的三人以及刚刚抽到十三签的绿衣男子聚集在大厅中间的圆桌旁,周围聚满了围观看热闹的群众等着宛歌宣布第三关比试的规则。

宛歌姑娘也并不是扭捏拖沓之人,直接宣布了第三关的规则,“各位客官比试至此,也都是人中龙凤,才华见识自当也不一般。这最后一关最是简单,也最是难测。想成为我的入幕之宾,就应该对我有一定的了解。坊间传言说我琴棋书画精通自然是夸大其词了,我也只是略有认识见解罢了。这第三关题目是——说出我心中所求。”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的门都&老婆子

    哪知她连李家的门都进不去,只见到一个之前那个往她脸上吐口水的老婆子。

  • 小鱼睡&到一阵

    小鱼睡得迷迷糊糊间,便听到一阵嘈杂声,她起床气大、脾气暴,恨不得冲上去将那吵闹的人打一顿。但是她浑身软绵绵的,根本动弹不得。

  • 李三少&了!”

    “你这贱蹄子,哪里配得上李三少爷,李三少爷是不会要你的了!”

  • 现胖的&,并没

    小鱼这时才发现胖的好处,那些人那样踹她,她也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骨头。

  • 脑袋上&底将她

    老婆子临走时,还在小鱼的脑袋上踹了一下,彻底将她踹晕了过去。

  • ,红布&是她和

    那是个红布包,红布包里有一张纸,竟然是她和李三少爷的婚书,上面还有李家老爷和小鱼爹的指模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