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着着拼命地要离开了那个难过之地,却了忘了疾行赶了足足一天了,两人这时候懈怠下去只倍感筋疲力尽。姜小鱼从包袱里面掏出一个破旧不堪的床单,重新整理出两块非常干净的地方将床单铺在又让小鼓从附近捡了一些树上掉落下来的枯树枝树叶,两人七手八脚连抠带挖在地上刨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在坑边又把刚刚挖出的泥土堆砌起来做了个防火带。将枯树枝树叶全部扔进坑里,升起了火堆。。...

只顾着拼命要离开那个伤心之地,却已经忘记赶路赶了整整一天了,两人这时候松懈下来只感到筋疲力尽。姜小鱼从包袱里面拿出一个破旧的床单,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将床单铺在上面。

又让小鼓从附近捡了一些树上掉落下来的枯树枝树叶,两人七手八脚连抠带挖在地上刨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在坑边又把刚刚挖出的泥土堆砌起来做了个防火带。将枯树枝树叶全部扔进坑里,升起了火堆。

做好这些,天已经全部黑了。姜小鱼揽着小鼓在床单上坐了下来,又从包里取出了馒头,这些天天天吃馒头,吃的姜小鱼都要吐了。

姜小鱼从怀里掏出一物藏在身后,带着诱惑问小鼓:“小鼓呀,你猜这是什么?”

小鼓不明觉厉,摇摇头。小鱼伸出一个手指扣了一下小鼓的脑袋,充满得意的说:“笨呀,这是土豆!姐姐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饶是她这个吃遍了山珍海味的三星级米其林大厨,偶尔吃吃粗粮是好,可也架不住天天啃馒头啊。奈何条件有限,今天她只能小试牛刀一把啦。

还好姜小鱼早做好了离家出走的准备,私底下预备了不少东西,掏出一个勺子刮干净了土豆皮。又拿出了一把小刀,将土豆切成片堆在一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树叶上。又将馒头切成了小块,挑出几只小树枝,剥了树皮,将馒头块土豆片参差隔开串在树枝上。

做完这一切,看向一脸崇拜盯着自己的小鼓,嗤笑道:“笨,发什么呆呢,还不拿着一起烤。”

小鱼递给小鼓几串烤串,小鼓则充满敬佩看着姜小鱼,开心的说:“姐姐,你果然对李三少爷死了心以后,真个人都聪明了不少。你好棒啊,会这么多东西呢,只可惜李三少爷看不到。”说罢,又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

谁知道姜小鱼对那个未知的李三少爷一点兴趣都没有,先不说他这个人被夸的怎么天上有地下无,就是他们家里人出尔反尔,趋炎附势,捧高踩低的态度已经够让人恶心了。

不过姜小鱼并没有心思想这些,身为21世纪妇女能顶半边天的主力代表人物,只有提升自己存在的价值才是最好的投资。

“小鼓,你再烤就要糊啦,你还要不要吃晚饭呢?”小鼓听罢,赶快把烤串从火堆上撤了下来。小鱼给烤串上撒了些盐,顾忌着小鼓的口味,只稍稍撒了一点点朝天椒末。

烤串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本来普普通通的东西,在姜小鱼的加工下显得与众不同。馒头和土豆的边缘泛着一点点烤黄的颜色,洒在上面的朝天椒粉末又正好点缀了这单调的色泽,煞是好看。

小鼓凑近了烤串,先是不敢相信的闻了闻,这些普通的食材因为特殊的做法而让人眼前一亮胃口大开。又伸出了舌头舔了舔,麻麻辣辣的真好吃。

姜小鱼拍了拍小鼓的脑袋:“你不饿啊你,还不快吃,你再不吃我都要吃完啦。”说着狠狠地咬掉了一个馒头块,大快朵颐起来。

小鼓也不甘示弱,迅速咬掉了一片土豆,姐弟两人嬉笑玩笑,好不开心,渐渐冲淡了孤独寂寥的黑夜。

吃了饭两人将火堆拨得旺了一些,有着这火堆傍身,有什么飞禽猛兽也是轻易不敢靠近的,姜小鱼护着小鼓,将衣物给两人披上,慢慢沉睡过去。

姜小鱼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昨天赶路实在是辛苦,两人睡得皆是沉稳,火堆什么时候灭的都不知道。

看小鼓还在沉睡,姜小鱼便就近准备去摘些野果,打些水,小鼓这个年级的孩子正是贪睡的时候,不妨让他多睡一会,自己也就就近走走,不往远处去。

顺着隐隐约约的水声,姜小鱼顺利找到了水源,灌满了水壶,又在回来的路上摘了些叫不上名字,青绿色的果子。

回到了营地,却看到小鼓正蹲在树下,脸深深埋在双腿之间,身子还一抖一抖。姜小鱼吓得还以为小鼓中了什么魔障,被这深山老林的游魂野鬼缠上了,咿咿呀呀大喊着就要冲上去。

只见小鼓一脸惊愕,满脸挂着泪痕抬起头来,身子还轻轻抽搐着。小鱼见此赶忙把小鼓抱进怀里轻声问:“小鼓,你这是怎么了,姐姐去找点吃的,你怎么还哭上了呢?”

小鼓拖着浓浓的鼻音:“我以为姐姐嫌弃小鼓是累赘,不要小鼓了。”说到伤心处,又忍不住哇哇大哭了起来。

姜小鱼赶紧用袖子胡乱给小鼓摸了摸脸,安慰道:“姐姐就你这么一个亲人啦,姐姐怎么会不要你呢,姐姐会一直照顾你的。”

小鼓把脑袋从姜小鱼的怀里探出来,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带着委屈的眼神疑问道:“真的?”

姜小鱼摸着小鼓的脑袋说:“真的,当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天呐,自己这是刚逃离虎穴又进狼窝啊,这相当于签了一个变相卖身契啊。

自己的餐厅还没有开张,自己一步一步从餐馆小妹成世界著名米其林大厨的个人传记还没有出版,自己创办连锁米其林大厨培训基地还没有剪彩,天呐,她这是回不去了么!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精神,姜小鱼先拿下了小鼓同学,日后只要安排好了小鼓的生活,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借用这个身体的主人了,那时候自己想回21世纪谁也拦不住自己。

两人迅速吃了早饭,以他两的脚程,加快一点速度,今晚就不用在山林里面过夜了,虽然没有碰到老虎野熊什么之类的,可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呀。

以姜小鱼之前从莲花镇那里了解到的,翻过这座山,就是一个叫安乐镇的地方了。安乐镇和莲花镇规模大小差不多,到了那里可以先对自己的人生有进一步规划。

虽然姜小鱼没有长相,没有身材,没有家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可是她是穿越女主啊!穿越女主都好命,名下美男排排坐,腰缠万贯花不完,想到这里,姜小鱼满意的点了点头,憧憬着未来。

书评(336)

我要评论
  • 厉害,&声音嘶

    小鱼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喉咙干得厉害,发出的声音嘶哑如破布一般。

  • 连个垫&黑漆漆

    身下是烂泥,连个垫的东西都没,湿答答得难受。身上的衣服黑漆漆的,打着补丁,一股恶臭。

  • 小鱼的&脑海中

    小鱼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两股记忆在她的脑海中交缠着,她疑惑的渐渐解开了。

  • ,还在&过去。

    老婆子临走时,还在小鱼的脑袋上踹了一下,彻底将她踹晕了过去。

  • 那小童&,鞋子

    那小童五六岁的年纪,小脸圆嘟嘟的,身上沾满了污泥,裤子上破了一个洞,鞋子也破了,露出两个脚趾头。

  • 干瘦,&前一步

    小鱼勉强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老婆子皱巴巴的脸。那老婆子满口黄牙,脸干瘦,一脸恶相。老婆子上前一步,往她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