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另过,那我便其要求分走本来都属于爹娘的东西,不多要,我只要你三样,您看怎么样?”姜小鱼冷冷的目光环顾周围,随后定定的直落到在里正身上。姜小鱼明白,这里把权的但是姜小鱼知道,这里拿权的还是里正,即使丁月花母女还有什么异议,也不敢违抗里正的意思。。...

“既然是分家,那我便要求分走原本属于爹娘的东西,不多要,我只要三样,您看怎么样?”姜小鱼冷冷的目光环视周围,随即定定的直落在里正身上。

姜小鱼知道,这里拿权的还是里正,即使丁月花母女还有什么异议,也不敢违抗里正的意思。

父母尚在世时,这些人满脸亲切的笑意,温暖的问候还历历在目。真是人走茶凉,不过短短几个月,那些亲切关怀都变成了冷嘲热讽。

里正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说道:“你说的也在理,毕竟你父母对姜家村全村上下都有贡献,你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只是希望你拿了东西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围观众人听见里正已经下了最终判决,也不再低声议论,大概是想起平日受了姜小鱼父母不少恩惠,不好把事情做得太绝罢了。况且姜小鱼要拿走属于父母的东西,于自己也没什么利害关系,便七七八八的表决:“是啊,姜家嫂子,既然分家便让这两个孩子拿了什物自己过去吧。”

姜小鱼听罢,便知道自己有了胜算,抬起袖子遮住脸面,假装抽泣了几下,又刻意压低了声音沙哑着嗓子说:“我就知道众位叔叔伯伯,婶子大娘都是好人,今日的恩情,我小鱼定是要记住一辈子的。”

微微抬了下胳膊,从袖子的缝隙中小鱼看到丁月花满脸铁青,正愤恨的盯着自己,而小鱼的二叔姜大贵更是攥紧拳头,恨不得立马冲上来要姜小鱼好看。

姜小鱼虽然根本不怕这些有头无脑的乡野村汉,不过本着21世纪的精神——好汉不吃眼前亏,便又往里正那里靠了靠。

微弯膝盖,学着以前自己看的电视剧里那样,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姜小鱼说道:“父母早逝,请里正主持公道,不枉先父在世时的所作所为。”

里正听了十分惊讶,缓缓道:“平日只听得你这个孩子好吃懒做,不似其他女孩子学些针线女红的,如今看来倒也不似传言一样不堪,今天我就为你主持这个公道吧。”

姜大贵丁月花正要张口阻拦推辞,姜小鱼一个侧身便把里正往屋里请。周围七嘴八舌闲来无事的众人便本着凑热闹的心情,也都鱼贯而入进了姜家的小院。

姜小鱼将里正带进了主卧室,也就是她父母在世时所住的房间,姜大贵和丁月花紧紧的跟在后面,生害怕一个不留神姜小鱼将他们的家当搬空一样。

姜小鱼站在一个女式梳妆台跟前,拉开了第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只凤翔九天金步摇。向众人解释道:“这是我父亲与我母亲的定情之物,是我要的第一件东西。”

又走向了正对着窗户的书桌,低声道:“父亲在世时,一直希望舍弟能够好好读书,考取功名,做一个对社稷对国家有用的人才。这第二件便是父亲留给小鼓的和田玉杆狼毫笔。这些东西对二叔和二婶想来也是没有用处的。”

姜大贵丁月花听到这里脸上是一片青一片白,也确实如此,他们本是乡野村民,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不过他们不用不代表他们不能拿去卖钱啊。二人想到这里,内心一阵愤恨,这该死的姜小鱼,临走临走还要生出这些事端了,果然是个贱蹄子。

门口正时不时探头进来的围观吃瓜群众凑着热闹,煽风点火的说:“哎呀,小鱼呀,平日看你痴痴傻傻,胆小无用,竟不想这么精明能算呢。”

姜小鱼冷笑一声,嘴角咧开了一个嘲讽的弧度:“精明算不上,都是各位乡里乡亲教的好。”

目光冷冷的落在姜大贵和丁月花的身上,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畏惧,就那样不卑不亢淡淡地说道:“至于这第三样,我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自会向二叔二婶来讨。诸位不必担心,该要的我都拿到了,明天中午我便会离开这里,从此和姜家村断绝关系,万万不会丢了诸位的脸面。”

众人听到这个黑黑壮壮痴痴傻傻的姑娘,终于要离开姜家村,再也不会因为做了那些伤风败俗,有违风化的事情而令姜家村颜面扫地成为相邻十里八乡笑柄,皆是心中一阵暗喜。

姜小鱼转身拉住早已经被这大场面吓得呆住了的小鼓,柔声说:“小鼓,走吧,有姐姐在呢,姐姐会照顾你的。”话罢,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姜家小院。

走出门,姜小鱼脑海里全部是这院子里曾经的桃花满树,父母举案齐眉,姐弟其乐融融。其实自己不过是21世纪穿越过来的灵魂,脑海里的东西应该全是这个身体的原主残存的回忆,包括那些步摇、毛笔,都是原主十分在意的东西,给自己种下了暗示。

姜小鱼拉着小鼓,毫无目的的在乡野小路上游走,想着这是自己在姜家村的最后一晚了,虽自己没有什么不舍,不过这里毕竟承载了身体原主的太多回忆,心头还是有些暗暗难过的。

走着走着看见村头平日用来磨五谷杂粮的石磨盘正空着,姜小鱼正好走累了,便抱起小鼓放在石磨上,自己也跳了上去。

开始回顾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自己刚穿过来的时候,应该是原主被乞丐猥亵,又遭疯婆子辱骂受了惊吓才导致自己的魂穿。而自己醒来的时候衣服虽然破烂,不过也并没有衣不蔽体,所以自己应该并没有被乞丐玷污。

想到这里姜小鱼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虽然自己是21世纪的新新人类,但是也不会把被强奸当成无所谓的事情,知道自己还是完璧之身,这也算是苦中寻乐了吧。

姜小鱼想到21世纪的灯红酒绿,世界知名三星米其林大厨的身份,出行便利的生活环境,最重要的是爸爸妈妈知道女儿丢了有多着急呢,想到这里还是有些不舍得。话说怎么回去呢,难道再让乞丐揩一次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就能回21世纪啦?

书评(496)

我要评论
  • 现胖的&好处,

    小鱼这时才发现胖的好处,那些人那样踹她,她也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骨头。

  • 面还有&指模印

    那是个红布包,红布包里有一张纸,竟然是她和李三少爷的婚书,上面还有李家老爷和小鱼爹的指模印。

  • 头发脏&颊凹陷

    那是个乞丐,头发脏兮兮的,结成块,脸颊凹陷,眼睛暴出,身上的衣服也是这破一块那那破一块,勉强蔽体,没穿鞋子,脚烂了,浑身一股恶臭。

  • 了污泥&,鞋子

    那小童五六岁的年纪,小脸圆嘟嘟的,身上沾满了污泥,裤子上破了一个洞,鞋子也破了,露出两个脚趾头。

  • 还不想&的名声

    李家退婚也就罢了,还不想背上不讲信用的名声,所以便有个之前破庙里抓奸的戏码,冤枉她勾搭男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