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格很惊诧,宁江一中,居然除了人敢“太岁”头上忌动土?究竟是谁,无论三七二十一,拾掇了反正!因为他回过头来来的时候,右边胳膊随手一带。“呃!”张大海捂着肚子,一脸“呃!”。...

林一格很诧异,宁江一中,竟然还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

到底是谁,不管三七二十一,收拾了再说!

所以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右边胳膊顺手一带。

“呃!”

张大海捂着肚子,一脸委屈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看着林一格:“兄弟,告诉我,你故意的对不对?”

“呀,是你啊!”林一格看到是张大海,立即笑了,同样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笑道,“胖子,你啥时候来的?来了怎么也不叫我?”

张大海被他拍得嘴角狠狠抽搐,听了这话,更是想哭。

我都喊你了好不好,你听不到吗?前后两下,你有谋杀的嫌疑啊!

张大海忍着委屈不让自己的眼泪滚下来,满腹委屈道:“兄弟,你去看看耳科吧。我喊了你那么几遍,你竟然还说我不喊你。我,伤心了。”

林一格嘿嘿笑着:“刚刚忙,没注意。对了,你蹲地上干什么?多难看!快起来!”

林一格伸手去扶他,张大海又想哭了。

我为什么蹲地上,你还不明白吗?没人比你更明白了吧?

看到林一格装傻,他决定,债讨了之后,要彻底远离这家伙!

“兄弟,多余的话我不说了。我只想问你,开房的费用,你什么时候给我?”

张大海此言一出,附近围观的嗷嗷叫了起来。

“开房?和谁开房?林一格和女人开房,让张大海掏的钱?”

“卧槽,这是劲爆新闻啊!比林一格怒殴顾长锋,为民除害的新闻还要劲爆啊!”

“咦,你们看林一格的脸色,不太对劲哩。”

“他,他不会和男人开的房吧?”

“不会是张大海吧?”

“我擦!”

“……”林一格有点痛恨自己的耳力为什么这么好了。

这些畜生说的话,是人话吗?老子会和男人开房?搞笑!

但他知道,和这些路人甲乙辩论没用,只会越描越黑,索性不理他们。

恶狠狠瞪了胖子一眼,林一格哼道:“我林一格从不会欠别人什么,你那钱,我本来打算看到你就还你的。但你现在说了这些让人误会的话,我很不爽。所以,我要拖三天,你可有意见?”

张大海自然有意见。可他看到林一格似笑非笑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有意见也不能说出来。

怪笑一声,张大海忍着疼痛道:“我们是兄弟,兄弟你现在差钱,给你用也就用了,我怎么会有意见呢?”

林一格笑眯眯道:“既然是兄弟,那你怎么不大方点,索性不要了呢?”

张大海嘴角再次一抽,随后咬牙切齿道:“没门!”

林一格哈哈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早上他付的开房费用,笑道:“好啦,不逗你了。那时候我没钱,让你垫付了。现在,哥们我有钱了,还给你。”

张大海惊讶看着林一格,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还钱了。

他这次和林一格打招呼,也并不是为了要债,而是被他打得不爽,才提了这茬。

可现在他才发现,林一格的财富,貌似出乎他的想象。

身上现金不少嘛!

“哥们,我开玩笑的。”张大海并没有接钱,而是脸色微红,貌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林一格却不管他,而是把钱塞到了他手里,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咳咳,就知道瞒不了兄弟你!”张大海干笑一声,这才说道,“我们班有个叫马荣波的,那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虽然我体型庞大,可我心地善良,不愿与他争执啊!”

“今天上午,他和我又闹了矛盾,我就告诉他,我有个兄弟,连顾长锋都敢打。你要是欺负我,我兄弟来了,饶不了你!”

“嘿,兄弟你听他怎么说?”

林一格盯着张大海看,发现他左脸颊上有淡淡的五指印,知道他应该是被那马荣波打了。

被人打了才想起我来,来了第一件事又是讨债,这胖子,够无耻啊!

林一格哂笑道:“不管他怎么说,我只问你,你是想让我帮你教训他?”

张大海搓着手,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那个,你是我兄弟,我被人欺负了,找兄弟你帮忙是应该的吧?所以,我确实想让兄弟你帮我揍他一顿!”

林一格气乐了。这胖子,找人帮忙都不懂得低声下气,有意思!

但是,林一格就不喜欢这样有骨气的人!

他哼了哼,说道:“我凭什么帮你?”

张大海眨着无辜的双眼:“因为我们是兄弟啊!这难道不够吗?”

林一格愕然:“兄弟不是说说的,还当真了?”

张大海大声道:“兄弟,你这么说我就不喜欢了!既然是兄弟,那自然是真的!告诉你,我张大海这辈子都还没有兄弟呢,从今以后,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兄弟!”

林一格暗笑:“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张大海傲然道:“男子汉大豆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林一格大笑:“好,就凭兄弟你这句话,你这个忙,我帮定了!不过,以后我要是有什么事,你也得帮我哦。”

看到林一格笑的有些不怀好意,张大海身子一颤。

他猛然发现,自己,是不是中了林一格的圈套了?他是故意这么逗我的吧?

但是,男子汉大豆腐,说过的话可不能反悔啊!

苦笑一声,张大海点头道:“好吧,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

拍了拍他肩膀,林一格笑道:“行了,不说这些,我们去找那个马荣波吧。”

张大海是三七班的,两个人直接来到了三七班。

张大海指着最后一排一个高大男生说道:“兄弟,就是他,他就是马荣波!”

看到张大海带了个男生进来,同学们都有些惊讶看着林一格,有些人认出了他,有些人却不知道。

听了这话,所有人同时看向了马荣波,窃窃私语。

“上午马荣波向张大海要一百块,张大海没给,他就抽了张大海两耳光。张大海不忿,说他有个兄弟,他会带着兄弟来报仇的。”

“马荣波一听,又气又怒,又给了他两脚。现在看来,张大海还真有个兄弟了?”

“有兄弟又怎么样?马荣波可是练过的。他不仅练跆拳道,还练散打。张大海这兄弟瘦瘦弱弱的,马荣波一拳就能打的他满地找牙!”

“不管怎么说,张大海能有这兄弟也算他运气了。”

“切,别逗了!张大海家里有钱,有可能他是用钱请来的呢?”

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让林一格听得清清楚楚。

林一格不由瞥了张大海一眼,很是惊讶。

这胖子穿的明明不怎么样,家里竟然还挺有钱?

而且,他既然有钱,人家要一百给他就是了,被打了两耳光,踢了两脚,不疼啊?

这猪头,简直不明白道理:能用钱摆平的事,那也叫事?

一边鄙视着张大海,林一格一边走到了马荣波桌子旁,笑眯眯道:“你叫马荣……”

“骂了隔壁!”马荣波手里拿着个笔,在那转。

听到林一格的话,头也没抬,骂了起来。

林一格脸上怒气一闪而过,哼道:“很好,竟然骂我……”

“我他妈早上就骂了你了!”

马荣波打断了林一格的话,不屑道:“你就是死胖子那兄弟?他早上说你有多厉害,干翻了顾长锋?切,顾长锋那傻鸟,仗着自己有个道上混的哥哥就以为自己了不起,在老子眼里,他连个屁都不是!”

马荣波终于抬起头来,不屑看着林一格:“还有你这傻缺!收了死胖子的钱,以为就可以打我了?来,在你爷爷脸上打一拳,看是你的手疼,还是我的脸……啊!卧槽,你他妈真敢打我?”

马荣波捂着脸狂叫起来。

没办法,林一格一拳下去,他只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猪头!”

林一格不屑看着他:“是你让我打你的,若是这么合理又痛快的要求我都不答应,那我真就是傻缺了!你骂了隔壁,我问你,你疼么?”

“草!你他妈竟敢骂我?”

马荣波暴怒,挥拳就打!

林一格伸手抓住他拳头,一脚把他踢翻,哂笑道:“我有骂人?别搞笑了!我这么有素质的人,岂会骂人?”

张大海捅了捅林一格,干笑道:“兄弟,你确实骂了他。”

林一格愕然:“有吗?什么时候?”

张大海笑道:“你刚刚骂他‘你骂了隔壁’……”

三七班所有学生都点头,认可张大海的话。

林一格抓着头皮,一脸不解:“我这是骂他?你小子脑子有问题吧?”

张大海悲愤了。我脑子怎么有问题了?你明明骂了他好不好!

可林一格接下来的解释,让他恍然大悟。

这么一说,林一格还真没有骂他啊!

“我刚刚过来,问他是不是叫马荣……他没说是,只是告诉我,他叫‘骂了隔壁’。我就以为,这是他的名字了。”

“后来,我问他,你骂了隔壁,我问你,你疼么?你仔细想想,如果这句‘骂了隔壁’是他名字,还有问题么?”

张大海喃喃自语:“兄弟,我反应有点慢,让我缓缓啊。我把‘骂了隔壁’换成马荣波,再来想想。”

“你马荣波,我问你,你疼么?”

这么一想,张大海差点没跳起来:“卧槽,兄弟,你神人啊!这么一说,你还真没说错,也没骂他呢!你果然有素质!”

三七班所有学生看着林一格的眼神就变了。

第4章 小米

2021-06-11

第4章 小米

2021-06-11

书评(92)

我要评论
  • 的女人&,她就

    想到这,林一格看着面前这个长得一般般,但是身材相当不错的女人,她就是杨菲,笑了。

  • 她是宁&个宁江

    她是宁江一中的校花,容貌冠绝整个宁江市。即便是前世林一格毕业后再没有听说过她的事,但对她的容貌,也不能忘怀。

  • &校服的

    这身搭配,在宁江一中实在是太平常了。因为这是夏季校服的标配。

  • 林一格&是你甩

    杨菲又气又怒,瞪着林一格大声叫道:“林一格,你凭什么?是我甩你,不是你甩我!”

  • 应该只&上?

    这不是应该只存在于小说和影视剧中的情节吗,为什么会被自己给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