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玥柔此时望着男人错乱众生的模样,猛烈跃动的心了趋向正常地。女人的声音不刻意拨高了好几度,一副蛮不讲情的样子。在她的认知里,她始终指出能气势十足的压过这些男人,肯定是因为她钱多的缘故。就怕钱少就怕碰上这些不很听话还装出小傲娇的男人。看在这个男人...
宫玥柔此时看着男人颠倒众生的模样,猛烈跳动的心已经趋于正常。女人的声音刻意拔高了好几度,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在她的认知里,她一直认为能够气势十足的压倒这些男人,绝对是因为她钱多的缘故。不怕钱少就怕遇上这些不听话还故作傲娇的男人。看在这个男人长得俊俏的份上,她不介意亲自找到这里来。男人吗,很好打发的,特别是在她还肯多花钱的时候……虽然白天在韩家的别墅里,她利用了眼前这个男人,故意将他说成是那个小贱人的小白脸,而那个韩时风竟然还傻傻的相信了。可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成功入主韩家,成为高高在上的韩夫人,韩时风必须是她拿下的第一个男人,毕竟她之前也付出了那么多了。宫玥柔眼睛眯了眯,而眼前这个男人诚如白天她所说的,作为小白脸养在自己身边还是可以的。“你白天的时候怎么敢不顾我的命令,就去追那个不男不女的小贱人,她可是勾走了我的男人,你身为保镖居然不帮着我修理她,还敢违抗我的命令去救她?”“你的男人?你白天不是还口口声声的说,那位景小姐是韩先生的女朋友吗?这会儿又说是人家勾走了你的男朋友,你哪来的大脸说这些话,小爷我都替你感到害臊。”安宇泽啧啧了两声,其实他一直觉得那个韩时风和眼前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的确很是般配。渣男贱女的组合,简直绝配!“还有啊,你白天摆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把人家韩先生迷的神魂颠倒,这会儿到我们面前又是一副颐指气使的高傲模样,原来宫小姐变脸的本事才是最厉害的。”安宇泽的话彻底戳到了宫玥柔的痛处,她最是讨厌别人说她表里不一,一人千面。女人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堪不已,可是心底却又在暗自思忖,在不同的人面前表现出来不同的样子,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权司烨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听着那个女人聒噪了好一会儿,眉心蹙得恨不得能夹死一只苍蝇。那般喋喋不休的嘴,让他忍不住想要命人将她那张嘴给彻底缝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听取安宇泽的意见,通过保镖公司的应征,来侧面接近这个女人简直是大错特错。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所做的决策上的一个大失误,而且自己还蠢到把那个出蠢主意的人也带来了江城。男人表情依旧淡漠如风,当初直接多派些人手去查不得了,哪怕时间花的再多一些也无妨。可是当时的自己之所以会答应那傻小子的提议,大抵也是因为想要快点找到心中的那个她,想要在第一时间确定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女人。可是事实却是令他失望得这么彻底……宫玥柔见自己叨咕了半天,也没能让眼前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蹦出一个字来,随即感到一丝的挫败。“你们怎么会住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宫玥柔去往保镖公司,通过他们的定位功能找到这里的时候还有些不太敢相信。

书评(132)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