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如此是所以别墅外路灯的渐渐地亮起,昏黄的灯光打在男人俊逸出尘的脸上,泛出几道柔柔的暖光,本就硬冷的面庞也柔和温暖了许多。权司烨双手插兜,身材矮小纤细,姿态随便,冷峻的眉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更加立体化,清心寡欲高贵的的气质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出。宫玥柔望着男人朝着...
大抵是因为别墅外路灯的渐渐亮起,昏黄的灯光打在男人俊逸出尘的脸上,泛起一道柔柔的暖光,本就冷硬的面庞也柔和了许多。权司烨双手插兜,身材高大修长,姿态随意,冷峻的眉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更为立体,禁欲尊贵的气质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宫玥柔看着男人朝着自己缓缓走近,一颗心宛若失了规律,砰砰的在胸膛里跳个不停。女人无比花痴的眼神落在权司烨那张恨不得能蛊惑世人的脸上,眼底一抹势在必得。这个男人她要定了……别墅旁边的一幢同样规模的独立别墅里,一个邪魅恣意的小女人站在阳台上,手里摇晃着红酒,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全是戏谑的光芒。“什么事?”权司烨冷漠的声音在这寂寥的夜里响起,寥寥落落,不起丝毫波澜。“这个疯女人来找我们算账了,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老子正想撸袖子收拾她呢……”安宇泽心头的火气一直灼烧着他的心肝脾肺肾,正想找个人来发泄,这个女人就自动送上门来了。“我们是文明人,说话不能如此粗俗不堪。”权司烨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安宇泽被男人怼的一噎,行,小爷我闭嘴,我倒是要看看你斯斯文文的样子能不能和这群蛮人讲道理。祁风单手搭在墨炎的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调侃的语气,“赌什么?咱少爷只要一出马,绝壁能让那个女人彻底闭嘴。”“少爷没想灭她的口,怎么彻底闭嘴?”墨炎语气淡漠。祁风“……”呃……我说的闭嘴不是那种闭嘴好吗?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安宇泽的挑衅激怒了宫玥柔身后的那帮人,他们似有上前的架势,被女人一个手势给阻止了。“你们也瞧见了,我身后的这些人并不好惹。”“哎哟喂,这是约架约上门了,墨炎给我上,打死他个龟孙……”安宇泽一副要干架的姿势,衬衣袖子撸得老高了,露出白皙的臂膀。墨炎眼角狠狠抽了抽,哪里来的白痴,而且还是个弱鸡白痴,那细细的胳膊还没他小腿粗,还想去单挑不成?“墨炎,安少让你上你还不赶紧上,别错过了战斗的最好时机。”祁风邪笑了两声,火上浇油的本事他可是一流的,此时的他恨不得再将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借来,扇他个火势燎原。墨炎无语地白了祁风两眼,这个蠢货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煽风点火。阳台上的小女人听闻安宇泽无比白痴的叫嚣,忍不住喷笑出声,手里的红酒差点因为手抖而洒了出来。权司烨好像有感知一般,侧首朝着声源处瞥了一眼,目光深沉而锐利。夜晚的光线不是很好,只能隐约看见旁边别墅的阳台上站着一个女人。应该是女人吧,男人的身材不会那么纤细……“你们还敢恶人先告状了,我难道不应该找你们算账吗?你们身为我的贴身保镖,擅自离岗不说,还敢将你们的雇主本小姐拉黑。方才这家伙说一分钱工资没拿到,你们的工资难道不是应该找保镖公司吗?反正我的钱是到位了,你们就该履行你们的职责和义务。”

书评(189)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