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平时里有精神洁癖的帝都第一贵公子,黑着一张脸,捏着鼻子,手里拎着小宝贝的纸尿裤,那气味真是了……安宇泽自顾自自地坐在座位上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傻呆呆地的,不明白的还我以为他又是哪根筋搭错了。权司烨极为被人嫌弃地瞥了几眼身旁还在乐颠颠笑着的大傻子...
一个平日里有洁癖的帝都第一贵公子,黑着一张脸,捏着鼻子,手里提溜着小宝贝的纸尿裤,那气味简直了……安宇泽自顾自地坐在座位上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傻愣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又是哪根筋搭错了。权司烨颇为嫌弃地瞥了一眼身旁还在乐颠颠笑着的大傻子,随即对着祁风吩咐了一句。“马上去买点治疗精神的药物,安大少爷此行受刺激不小,免得落下了什么病根。”“好的,大少爷。”祁风差点笑喷了。卧槽!安宇泽满肚子的脏话想要飙出口,只是胆子小,太怂,不敢啊!权司烨懒得理会某人一脸幽怨的样子,已经执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动作矜贵优雅,简直像是一个高贵的王室中人。啧啧啧,这么矫情的吃饭不嫌难受的慌?安宇泽两眼瞪大,侧着身子使劲盯着安静用餐的权司烨,恨不得直接将身旁的男人盯出个窟窿来。“对着你这副尊容,的确很影响我的食欲。”男人不咸不淡的声音在偌大的餐厅里响起,对于安宇泽来说无疑不是致命的打击。安宇泽拿在手里的筷子直接“啪嗒”掉在了地上,苍天啊,谁能来救救他……祁风实在是忍受不住自家少爷的毒舌,独自站到了餐厅的角落里,肩膀抖得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墨炎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安宇泽和祁风,还真是一对智障进了一家门。老管家连连上前,换掉了安宇泽的筷子,餐厅里顿时陷入了一种沉闷的气氛。此时,安宇泽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类似于酒吧里的那种劲爆音乐的来电铃声,在安静的餐厅显得尤为尖锐刺耳。安宇泽先是瞥了一眼身旁男人的脸色,见他仍是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好像完全没听见铃声一般。这才颤颤巍巍地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哎!自己这个安家少爷当的简直是全帝都最憋屈的一个。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咋咋呼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喂!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拿了我的钱就想跑吗?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了。本小姐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本小姐立马解雇你们。”安宇泽此时有些后悔开了免提,因为这个电话号码是宫玥柔的。原本雇主需要将自己请的保镖电话号码作为一键紧急拨出的电话,可是当时这个冷面冰山压根就没有想过报自己的电话号码,直接将他给卖了,报了他的电话号码。这坑兄弟的货……拿了她的钱就想跑?他们怎么可能为了那么一点点不够塞牙缝的钱就跑掉,再说了她所付的那些钱可还全都在保镖公司呢,他们连个钱影子都没见着。“拉黑!”权大少爷发了话谁敢不从,安宇泽麻溜地将宫玥柔的号码给拉黑了。老管家在一旁满脸的庆幸,原本方才问祁风小樱桃的事情,听说找错人了还觉得有点可惜。可是这会儿见识过了那个冒牌货的嘴脸,连老管家都瞬间觉得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大少爷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儿。

书评(249)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