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大少爷心胸如此宽阔,怎会和咱们这些说话的粗鄙的人斤斤计较,对吧?”祁风一脸怪异的笑意,这安大少爷可啊好哄,随便阿谀献媚两句,凡事就一笔揭过了。权司烨身姿颀长,静静地地站在别墅前的两块空地上,极目远眺,漫山的树木葱翠浓厚,脑海里又闪现出出一张胖嘟...
“安大少爷心胸如此宽广,怎会和咱们这些说话粗俗的人计较,对吧?”祁风一脸古怪的笑意,这安大少爷可真是好哄,随便奉承讨好两句,凡事就一笔揭过了。权司烨身姿颀长,静静地站在别墅前的一块空地上,极目远眺,满山的树木葱翠浓郁,脑海里又浮现出一张胖嘟嘟软萌萌的小脸。男人菲薄的唇无意识地勾起一道浅淡的弧度,好似微风拂过湖面却不留痕迹。几人随即朝着别墅区里其中的一幢别墅走去,别墅门前早已有人守候在那里,此人即是权家的老管家,此次一起来江城,无非是充当了老夫人的眼线罢了。“大少爷回来了,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老管家一身合适的白色衬衣,黑色西裤,衣服上不带一丝褶皱,想来平日里也是一个极其讲究的。“嗯。”权司烨应了一声,迈开长腿朝着别墅里走去。安宇泽对着老管家点了点头,也紧跟着走了进去。老管家随即才将目光落在了祁风和墨炎的脸上,虽然老管家只是权家的一个下人,可是抵不住人家资历老啊……所以两人被老管家一阵上下打量,一双眼睛好像红外线探测仪一般,恨不得将他们看个彻底。“劳烦问二位两句,大少爷可是已经找到了小樱桃?”老管家语气平和,可是那双无比精明的眼睛,好似能够穿透人心一般。祁风一时间觉得还真是不太好回答,毕竟大少爷的事情他们并不想过问太多,也不想透露太多。“大少爷已经确定了,那位宫家的大小姐并非是大少爷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小樱桃,应该是哪里出错了。”墨炎在此时适时出声,他觉得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相信大少爷一定能够找到一直以来想要找的人。祁风拿胳膊肘拐了拐一旁的墨炎,拼命挤眉弄眼的,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嘴巴大似的。这货要不要这么诚实啊?老管家蹙了蹙眉,“前几日不是还说大少爷找到了那个幼时的小伙伴小樱桃,怎的今天出去一趟,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几人边说话边往里走,老管家的话一字不落地落入了权司烨的耳朵里。安宇泽脊背忽然冒出一层冷汗,这老管家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人没找着,自家兄弟的心情本就不好,再加之过几日就得回帝都了,老夫人说的相亲还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可想而知……怎么办,突然觉得心好累,他为什么要死皮赖脸地跟来受这份罪,果然是自讨苦吃。餐厅里,餐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色香味俱全,整个餐厅里弥漫着淡淡的温馨。权司烨在桌前落座,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湿毛巾,将每一根手指细细擦拭干净,白皙修长的大手如玉一般好看。安宇泽撇了撇嘴,目光落在身旁男人的手指上。这厮成天还真是讲究的不行,很难想象若是哪一天他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么多的突发事件,比如孩子吐奶了,尿了拉了。他还会不会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先擦干净自己的手指,然后再用手指夹着满是臭味的纸尿裤。嗯……安宇泽瞬间觉得光想想都好有画面感啊……

书评(422)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