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在怜悯她?墨炎,立马找到了那个女人,将安大少爷再打包送过去的。”“好的,大少爷。”副驾驶里的墨炎轻声应道。“司烨,咱不带这么玩的啊,不信你自己看,这个女人是也不是尤其很上镜,阳光下的她手里拿着棒棒糖,微翘的唇瓣钩起邪魅的弧度,那小眼神像是带有...
“你这是在同情她?墨炎,立刻找到那个女人,将安大少爷打包送过去。”“好的,大少爷。”副驾驶里的墨炎低声应道。“司烨,咱不带这么玩的啊,不信你自己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特别上镜,阳光下的她手里拿着棒棒糖,微翘的唇瓣勾起邪魅的弧度,那小眼神好像自带电流一样,简直迷死人了。”安宇泽捧着手机,恨不得直接舔屏算了。这世上竟然还有帅的能和权司烨匹敌的女人,简直了……“收起你的花痴样,控制好嘴角的张合度,省得弄脏了我的车。”安宇泽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他这是在说自己犯花痴流口水了吗?他下意识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特么什么都没有好吗?“祁风,专心开车,总不能为了一个花痴而葬送了咱们这一车人的性命。”驾驶座上的祁风刻意握紧了方向盘,目不斜视,他这会儿还真怕一个不小心直接将车开出了车道,撞上了一边的护栏。安宇泽一脸的备受打击,嘴里依旧是不死心地嘟囔了一句,“她真的很好看好吗,你们怕不是都眼瞎了?”权司烨神色冷淡地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宛若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一般。于是乎,他大发慈悲地将视线落在了安宇泽的手机屏幕上,停留了大概有三秒钟的样子,古井般无波的眸子里几不可查的闪过一抹惊艳。这……大概是经过了后期的处理才会如此……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如身旁的傻小子所说,真的很上镜。安宇泽偷喵喵地观察着身旁男人的细微反应,因为权司烨的脸上基本不会出现其他什么表情,除了一副冰山脸还是一副冰山脸,都不带换个样的。果然,方才的仔细观察还是被他发现了一些端倪。他敢拿自己的终身幸福保证,权家大少刚才肯定是有露出赞赏的目光的,只是那转瞬即逝的目光太快,快到他都没来得及捕捉到。几辆车子最后在一座半山腰上的别墅区前停了下来。这片别墅区是权家当年在江城开发投资的一个重点项目,这么些年过去了,这片别墅区依旧是江城颇具标志性的建筑群。“司烨,咱们还要不要管那个大白莲,她现在恐怕还在韩大少爷怀里撒娇卖萌呢……”安宇泽下了车,展臂深呼吸了一口气,嘴里下意识喃喃道“还是山上的空气好,时不时还能听见清脆的鸟叫声,果然是惬意极了。”“我怎么发现安大少爷现在好像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管家婆,怎么什么事都想掺和一下。改日你把名下那些农庄全都卖给我们少爷算了,而你就可以一门心思研究如何当好一名称职的管家婆,顺带兼职一下媒婆,一定能将安家发扬的更加光大。”说话的是权司烨最为得力的两个助理中的其中一个,也就是方才坐在驾驶座里的祁风。“哎!我说祁风,你可不能把司烨的毒舌功夫学得如此通透,到时候总是会不经意得罪人。”安宇泽欣赏着四周的风景,的确是一处好地方。

书评(206)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