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烨,你……你……你上次抱她了?”安宇泽忆起适才看见的那一幕,到现在的还有些嗔目结舌。“我怎么不明白,能说会道的安家落户大少来一趟江城居然变磕巴了?”权司烨坐在车里,单手撑着下颚,露着完美的的侧颜,目光落在外面急速划过的景致上,心里的那抹异样感才...
“司烨,你……你……你刚才抱她了?”安宇泽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一幕,到现在还有些瞠目结舌。“我怎么不知道,能说会道的安家大少来一趟江城竟然变结巴了?”权司烨坐在车里,单手撑着下颚,露出完美的侧颜,目光落在外面飞速掠过的景致上,心里的那抹异样感才堪堪化为了一片宁静。驾驶座里的两人忍不住发出一道闷笑声,从一上车这位安家的大少爷就好像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般,不停地想要表达些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奈何用词有限,以致于他现在干脆说话都不太利索了。“我可不是变结巴了,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方才的行为很反常吗?虽然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抱了那个女人之后依旧嫌弃的不行,可是抱了就是抱了,抱了就很反常,而且还超过了三秒哦……”安宇泽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无比八卦的眼神一直落在身旁的男人身上。“不过是情急之下的反应,至于这么大惊小怪?”权司烨从窗外收回了视线,挑了挑眉,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瞥了一眼安宇泽,此行带他出来好像是自己决策上出现错误的第一次。“如果不是你一直死缠烂打,此次来江城我带的应该是叶尹寒才是。”安宇泽不可思议地瞥了一眼身旁禁欲出尘的男人,心里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他这是被自家兄弟给嫌弃了?嘤嘤嘤……好想哭……“此行你如果没有找到你的小樱桃,回去老夫人又该给你相亲了,你说说咱权家大少如此俊逸伟岸的一个单身贵族,还需要去相亲,恐怕司烨你一招手,全帝都所有的世家小姐都会踏破你家老宅的门槛了。”权司烨听闻安宇泽的话,下意识伸手抵了抵眉心,白皙修长的大手在车窗透过来的阳光下渡上一层暖暖的光晕,相亲这事的确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他此次来江城已经答应过奶奶,如果还是找不到自己心中的那个她,恐怕回去真的得……男人抵着眉心的力道愈发加大,头似乎也隐隐作痛了起来。“其实吧,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完全可以把那朵大白莲带回去应付差事,完事了再把她送回江城不就成了。”安宇泽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习惯性地点开了时事新闻,随即抬手摩挲了一下下巴,笑得有些令人捉摸不透。“啧啧啧,没想到这女人还挺上镜的,那一颦一笑皆是令人沉醉的别样风情,比之一般的世家小姐,少了些矫揉造作,多了几分随性洒脱。这么好看的女人,你竟然总说人家不男不女,这得多伤她的心。”安宇泽仔细浏览着时事新闻里记者拍到的关于景云瑟的照片,虽然事发时围观的人很多,场面也一度陷入特别混乱的境地。可是这个女人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吃着棒棒糖,好像遗世而独立的一株雪莲,孤傲而清冷,和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特别是那双看透一切的通透无比的桃花眼,简直是整张照片里唯一的焦点。

书评(463)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