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睿完全符合道:“青姐,我会觉得胡医生说的有道理,老爷子得的可也不是通常的病,否则陈飞宇打娘胎里就学中医,要不然的话,更本就治好老爷子。”忽然,房间的门房门,陈飞宇缓突然,房间的门推开,陈飞宇缓缓迈步而出,笑道:“怎么,你们都在门口等着我,是打算招我当上门女婿吗?先说好,比青姐难看的我可不要。”。...

谢子睿符合道:“青姐,我觉得胡医生说的有道理,老爷子得的可不是一般的病,除非陈飞宇打娘胎里开始学医,不然的话,根本就治不好老爷子。”

突然,房间的门推开,陈飞宇缓缓迈步而出,笑道:“怎么,你们都在门口等着我,是打算招我当上门女婿吗?先说好,比青姐难看的我可不要。”

谢星轩是谢家公主,说是招上门女婿,不就是在调戏自己?她当即脸色羞红,暗暗恼怒。

胡文广冷笑道:“耽误了谢老爷子病情,你竟然还敢出来?自断一臂,向谢家谢罪,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陈飞宇惊奇道:“我当那条狗在乱吠,原来是你这庸医,我为什么要自断一臂?”

“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装腔作势?你忘了之前打赌吗,如果你治不好谢老爷子,就自断一臂,这么多人可都听见了。”胡文广得意地道。

谢勇国深沉着脸色,说道:“胡医生说的有道理,陈飞宇,我问你,你治好我爸了吗?”

陈飞宇摸摸鼻子,笑道:“我现在的确没治好。”

韩木青脸色瞬间惨白,眼中出现绝望之色。

忠伯也暗暗叹了口气,缓缓摇头,忍不住失望之色,准备离开这里。

胡文广哈哈大笑,兴奋地道:“既然如此,你赶紧自断一臂,你自己动手吧。”

“等等。”陈飞宇冷笑道:“我现在是没治好谢老爷子,那是因为他早就病入膏肓,难以一次性痊愈。不过我已经让病情缓解,再经过几次治疗,就能彻底康复。”

“你说什么?”

众人难以置信,几乎当场石化。

老爷子可是脑癌晚期,连国内顶级专家都没办法,能多活几年就不容易了,陈飞宇竟然有把握彻底痊愈?

忠伯脚步猛地停下,扭头震惊看向陈飞宇。

韩木青又惊又喜,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谢勇国沉声说道:“陈飞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在我谢勇国面前说谎,后果很严重。”

陈飞宇翻翻白眼,把门口让开,说道:“你们真是奇怪,与其说一堆质疑我的废话,不如进去看看,是真是假,不就知道了?”

此话刚落,一道人影已经飞快地冲了进去,正是忠伯。

紧接着,从房间里面传来惊喜激动的声音:“谢老哥,你……你真的醒了?”

谢勇国等人又惊又喜,连忙走了进去,只见果然如陈飞宇所说,谢老爷子正靠在床头,脸上带着微笑,气色好了许多。

谢勇国惊喜道:“爸,您的身体怎么样?”

谢安翔笑道:“多亏了陈飞宇小友,算是捡回了一条老命,他可真是有大本事的人啊。”

胡文广顿时脸色如土,差点一屁股摔倒,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脑癌晚期,连手术都不能做,落后的中医怎么能治好?这绝对不是真的……”

韩木青虽然没进去,但是也听到了谢安翔的声音,惊喜之下,直接冲过去抱住陈飞宇,像个小女生一样,兴奋道:“飞宇,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厉害,刚刚你在里面那么久不出来,可吓死我了。”

陈飞宇是她带来了,如果因为陈飞宇的原因,耽误了谢老爷子的病情,就算有谢家大公子罩着她,她也难辞其咎,所以之前的压力很大。

现在看到谢老爷子病情好转了不少,甚至还有彻底治愈的希望,而这一切都是拜陈飞宇所赐,她非但压力顿消,内心也跟着充满了激动。

温香软玉抱满怀,陈飞宇脸上出现陶醉的神色,忍不住抱住韩木青的小蛮腰,悄悄摸了一把,嘻嘻笑道:“严格说来,进去一刻钟,谢老爷子就醒了,剩下的时间,我俩都在聊天而已,倒是没想到,会让你这么担心。”

“你说什么?一刻钟就治好了?”韩木青差点晕过去,先前那么多名医专家,一个个都束手无措,而在陈飞宇手中竟然这么简单,那陈飞宇的医术,该是何等的神奇?

看来自己无意中,真的捡到一块宝。

韩木青兴奋地想到。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次在执&行紧急

    “啊什么啊,咱们这次在执行紧急任务,要是让嫌犯跑了,到时候给你处分!”

  • 质,小&心我出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喂喂喂,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想让我小老婆当人质,小心我出手废了你!”

  • 说着,&么样,

    疤脸男说着,得意地冷笑起来:“废话少说,你一年前杀死我弟弟,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你不是想救人质吗?好,现在你过来,把她换回去。怎么样,敢不敢?”

  • 陈飞宇&老婆已

    陈飞宇笑道道:“你这么漂亮,做我老婆吧?当然,只能做小老婆,因为大老婆已经有人预定了。”

  • 的就是&她对陈

    柳胜男最讨厌的就是骗子,她对陈飞宇感官立马下降到了极点,眼中也出现了嫌弃的神色。

  • 飞宇上&乱语,

    柳胜男都要抓狂了,觉得自己让陈飞宇上车完全是个错误,她怒道:“小混蛋,你再胡言乱语,信不信老娘一脚把你踹去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