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修练的功法叫作《仙武合宗诀》,威力非常蛮横,共可分九重境界,现在的陈飞宇也但是修练到四重仙武之境的中境而已。第二天早晨,陈飞宇从入定中醒过来,神清气爽,囫囵个儿吃过早地第二天清晨,陈飞宇从入定中醒来,神清气爽,囫囵吃过早饭,便出门去小吃店工作。。...

他修炼的功法叫做《仙武合宗诀》,威力十分霸道,共分为九重境界,现在陈飞宇也不过修炼到二重仙武之境的中境而已。

第二天清晨,陈飞宇从入定中醒来,神清气爽,囫囵吃过早饭,便出门去小吃店工作。

突然,前面一辆豪车,稳稳地停在陈飞宇的面前,周围路人顿时一阵惊羡。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条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迈了出来。

纤细、修长、浑圆。

单单看这条美腿,就已经让人瞪大双眼,想入非非,等到豪车主人完全走出来后,周围众人更是出现惊艳的神色,连呼吸都有些火热。

这是个身材高挑的成熟御姐,五官特别精致,穿着黑色套装,一双半截高跟凉鞋,包裹着玲珑精致的双脚,尤其是嘴角还有一颗诱人的美人痣,浑身散发着淡淡魅惑的气质。

烈焰红唇、黑丝御姐,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竟然是前些天才见过一面的韩木青。

“卧槽,她可真漂亮,老子要是能和她睡一晚,减寿十年都愿意。”

“就你?简直就是找死!她可是韩木青,听说背景大的吓人,上次有人想动她的主意,你猜最后怎么样?被人扔到大海里喂鱼了!这种红颜祸水,可不是咱们能招惹的,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围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在众人或敬畏、或火热的眼神中,韩木青向陈飞宇走去。

瞬间,周围嫉妒的眼神,纷纷射向陈飞宇,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陈飞宇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韩木青来到陈飞宇跟前,展露出魅惑的笑容,说道:“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就连陈飞宇也不得不承认,韩木青的确充满了魅力,和林雨嘉的青涩不同,韩木青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成熟的魅力,但是偏偏韩木青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

在这种强烈的反差下,更是让人心头火热。

陈飞宇嘻嘻笑道:“自然记得,对于美女,尤其是大美女,我的记忆一向很好。”

韩木青心里微微得意,嘴角笑意更浓了,说道:“陈先生可真会开玩笑,那您应该明白我的来意,现在,不知道陈先生可有时间?”

前几天在商场的时候,陈飞宇曾答应过韩木青,帮她治疗一位病人。

陈飞宇想不到她来的这么快,不过他一向不喜欢欠着别人,便说道:“有时间,走吧。”

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陈飞宇坐上了韩木青的车,扬长而去。

豪车内,陈飞宇坐在韩木青的身旁,觉得有些赏心悦目。

韩木青绝对是个美女,虽然没有苏映雪那般清丽无双,但也是人间绝色。

对于美女,陈飞宇自然是喜欢的。

“你虽然强颜欢笑,但是眉头微皱,眼神凝重,好像有很重的心事。”

突然,陈飞宇开口说道。

韩木青一惊,想不到被陈飞宇看出来了,便笑道:“陈先生慧眼无双,你如果知道病人是谁,你也会像我这样的。”

“哦?难不成是个大人物?”陈飞宇挑眉问道。

“对,大人物,在明济市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韩木青凝重地说道。

通过韩木青的介绍,陈飞宇这才知道,这次治疗的病人,是谢家的老爷子谢安翔,早年曾是军区司令,虽然现在退休了,但是在军中的影响力,仍然是非常的巨大,堪称军方大佬,只要跺一跺脚,整个明济市都会地震。

当然,韩木青话里话外,都透漏着,谢家的背景绝对不止这么简单。

“总之,待会到了谢家,千万要谨慎一些,一切都看我眼色行事。”韩木青不放心地叮嘱道。

陈飞宇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韩木青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两人就来到郊外一别墅小区里面,外面有军人站岗,这要是个普通人,只怕立马就胆怯了。

韩木青瞧瞧看了陈飞宇一眼,只见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心里又有了些信心。

来到一栋别墅外,两人刚刚下车。

突然,只听旁边有人鄙夷地说道:“韩木青,你不是说去请医生了吗,怎么带回来一个毛头小子?看他的样子,估计连毛都没长齐呢,你说的医生,该不会就是他吧?”

陈飞宇眼神一冷,只见前面台阶上站着一个青年,约莫二十来岁,虽然长相帅气,但是气色不好,显然是肾亏了。

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老者,佝偻着身躯,眼神微微眯起,但是眼中精光,似有实质。

韩木青眉宇间闪过一丝怒气,道:“齐卫东,我韩木青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多嘴了?”

接着,韩木青在陈飞宇耳边介绍道:“他叫齐卫东,是谢家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亲戚,狗仗人势罢了。”

说完后,韩木青撇撇嘴,鄙夷之意十分的明显。

陈飞宇点点头,说道:“既然是一条疯狗,直接无视掉就是了,人被狗咬了,没必要像狗一样咬回去。”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你们把&我放在

    陈飞宇却是不在意柳胜男的态度,又开口说道:“对了,待会你们把我放在超人集团大厦外面就行了,我在那里下车。”

  • 就老老&着,不

    她恶狠狠地对陈飞宇道:“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在车里坐着,不然丢了小命我可不管。”

  • 好了,&嫌犯发

    下车后,提前赶来这里的警察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说道:“柳队,不好了,嫌犯发现了我们,并且劫持了一名人质,正在和我们对峙,还指名说让你过去。”

  • !”柳&胜男咬

    “混蛋,老娘现在没工夫收拾你,你给我等着,到时候有你好看,哼!”柳胜男咬牙切齿地道。

  • …等等&不就是

    “开什么玩笑,我们这是在执行任务,不是你的专用司机,你想的……等等,柳队,超然集团,不就是苏映雪的集团公司吗?”

  • ,眼中&出现仇

    柳胜男带人过来后,疤脸男才动容,眼中出现仇恨的火焰,冷笑道:“柳大队长,真是好久不见了,你杀死我弟弟的仇,今天也该还了。”

  • :“你&我老婆

    陈飞宇笑道道:“你这么漂亮,做我老婆吧?当然,只能做小老婆,因为大老婆已经有人预定了。”

  • 笑话,&,踏遍

    “哈哈,真是笑话,老子五年前便杀仇人全家七口,随后又作案九起,踏遍大半个华夏,把你们警方玩的团团转,这么点人就想让老子投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