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围观群众众人的确,就看见非常很奇怪的一幕。陈飞宇站在中间,蛇哥和光头男将要击中陈飞宇的时候,两人居然此外罢手,并且身体摇摇晃晃,放佛喝多了像。众人脸上登时会出现很奇怪陈飞宇站在中间,蛇哥和光头男即将打中陈飞宇的时候,两人竟然同时停手,而且身体摇摇晃晃,仿佛喝醉了一样。。...

在围观众人看来,就看到十分奇怪的一幕。

陈飞宇站在中间,蛇哥和光头男即将打中陈飞宇的时候,两人竟然同时停手,而且身体摇摇晃晃,仿佛喝醉了一样。

众人脸上顿时出现奇怪的神色。

眼镜男都是大跌眼镜,暗暗怀疑蛇哥和光头故意在留手吧?

唐美莲瞪大双眼,美眸中满是好奇。

林雨嘉激动起来,她记得很清楚,当时陈飞宇就是靠几根银针,把她从通缉犯手中解救出来的,现在陈飞宇故技重施,她自己兴奋莫名。

“现在,轮到我了。”

陈飞宇冷冷的话语传来,众人齐齐看向了他。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飞宇伸出右手,他的手很白,手指也很长,对蛇哥说道:“这一巴掌,我要打你右脸,惩罚你血口喷人,污蔑我的朋友。”

“啪”!

陈飞宇一掌扇了过去,蛇哥差点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躲开了。

蛇哥右脸顿时高高红肿起来。

陈飞宇依然伸出右手,说道:“这一巴掌,我要打你左脸,惩罚你对我朋友出言不逊。”

“啪!”

蛇哥被打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这一巴掌,惩罚你目中无人,想抢我长辈手机!”

“啪”的一声,蛇哥直接被扇飞出去,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众人齐齐震惊,就连唐美莲眼中都闪过一抹异彩。

“宇哥哥好厉害,加油。”林雨嘉欢呼雀跃道。

下一刻,陈飞宇转身,面对了光头男,露出了一个笑容,向光头男走去。

光头男脸色大变,他本来就身体酸软,被陈飞宇这么一吓,“噗通”一声,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色厉内荏地道:“我可是虎哥的手下,蒋天虎你没听过吗,号称明济第一虎的虎哥,你要是敢打我,虎哥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陈飞宇神色平静,走到光头男身前,眼神斜睨,居高临下,冷笑道:“在我面前,是虎得给我卧着,是龙得给我盘着,管你什么虎哥猫哥,在我面前,根本没有嚣张的份。看清楚了,我这一脚,要踩碎你右手,惩罚你对我出手!”

陈飞宇缓缓抬起脚。

光头男脸色大变,高声厉色道:“你敢,小心虎哥杀你全家……”

陈飞宇神色不变,狠狠踩了下去。

“咔嚓”一声,光头男右手直接粉碎性骨折,杀猪一样惨叫起来。

众人像是见鬼一样,我靠,这小子出手竟然这么狠,难道他真不怕虎哥的报复?

眼镜男更是气急败坏,他原先以为陈飞宇会和自己一样,被狠揍一顿,但是现在陈飞宇大显神威,不就显得自己是个傻逼吗?

“哼,不过不要紧,蛇哥可是虎哥手下,你得罪了虎哥,就等着被折磨而死吧,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眼镜男阴险地笑了起来。

陈飞宇一脚把光头男踢飞,然后缓步走到蛇哥跟前,提着他的头发,冷笑道:“我打了你们一顿,你服不服气?”

“服,我服了,大哥,你就放了我吧。”蛇哥眼中仇恨一闪而过。

陈飞宇冷笑道:“你就算口服心不服,我也不会在意,你记住了,我叫陈飞宇,是个医生,而且是很高明的中医,我已经在你们身上下了暗手,三天后,你就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了,这是对你们真正的惩罚。”

说罢,陈飞宇不再搭理他们,来到林雨嘉身边,接过购物袋,嬉皮笑脸道:“咱们走,回家。”

“嗯。”林雨嘉重重点头。

唐美莲看在眼里,心里微微叹气,她作为林雨嘉的小姨,自然看得出来,林雨嘉对陈飞宇有好感,现在经过这一次,怕是林雨嘉对陈飞宇好感更深,说不定已经喜欢上了。

不过唐美莲也算开明,陈飞宇的确有担当,虽然穷了一点,但是个潜力股,也不算辱没了雨嘉,只不过,雨嘉父母那一关怕是不好过啊,只怕两个小年轻有的苦头吃了。

想起林雨嘉的父母,唐美莲苦笑一声,和两人一起向外面走去。

在众人眼里,陈飞宇已经像个魔王一样,围观众人像潮水一样,纷纷向两旁退去,闪出了一个通道。

“等等,两位慢走。”

后面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传来。

陈飞宇转过头来,只见是一名很漂亮的成熟女性,穿着黑色职装,嘴角有一颗美人痣,非但没有妨碍她的魅力,反而更增添了一分魅惑,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位美女秘书。

她正是明济商贸大厦的经理韩木青,年仅28岁,已经成为商贸大厦的总经理,前途不可限量。

陈飞宇教训蛇哥的过程她都看在眼里,原先也没在意,但是等陈飞宇用银针把蛇哥弄瘫痪后,她就彻底震惊了。

一般只有中医才会用银针,而且能像陈飞宇这般认穴精准的,绝对是高明的中医,心里立马就有了想法。

显然周围不少人都认识她,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陈飞宇笑容玩味,一指蛇哥,说道:“怎么,你是想替他们出头?”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提多舒&心了。

    她现在已经开始幻想,陈飞宇到时候看到自己掏枪办案的样子,肯定会吓得瑟瑟发抖,别提多舒心了。

  • ,老娘&看,哼

    “混蛋,老娘现在没工夫收拾你,你给我等着,到时候有你好看,哼!”柳胜男咬牙切齿地道。

  • 飞宇看&。

    想到这里,陈飞宇看向柳胜男,觉得越看越顺眼,不由满意地点点头。

  • 身后传&悉的声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喂喂喂,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想让我小老婆当人质,小心我出手废了你!”

  • 放在明&济市的

    “柳队,咱们待会把他直接放在明济市的街道上吧,别妨碍咱们办案。”

  • 出现仇&”

    柳胜男带人过来后,疤脸男才动容,眼中出现仇恨的火焰,冷笑道:“柳大队长,真是好久不见了,你杀死我弟弟的仇,今天也该还了。”

  • 对不能&,她顾

    柳胜男一惊,这次抓捕行动非同小可,绝对不能出现丝毫意外,她顾不上陈飞宇的胡言乱语,收敛情绪,重新冷静下来。

  • 陈飞宇&。

    陈飞宇自告奋勇道,既然自己的小老婆有任务,那身为老公,自然应该出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