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够巧的”“姐姐这一身可啊保守地啊?不太像姐姐的风格啊!”王雨珊笑了笑,“这是刘寒亲手帮我选的。”刘寒揽住王雨珊的肩,“我这人当然很抠门,可不想别人看见了我刘寒揽过王雨珊的肩,“我这人毕竟比较小气,可不想别人看见我未婚妻的美。”。...

“确实够巧的”

“姐姐这一身可真是保守啊?不太像姐姐的风格啊!”

王雨珊笑了笑,“这是刘寒亲自帮我选的。”

刘寒揽过王雨珊的肩,“我这人毕竟比较小气,可不想别人看见我未婚妻的美。”

王心洁不屑地笑了笑,王雨珊趁着现在,你就得意笑吧,后面有你哭的。

“你慢慢逛,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王雨珊进更衣室把衣服换下,只留王心洁和刘寒在外面。

“刘寒,你对我姐姐了解多少,你知不知道这几天都有一个男生送她回家?而且还回来得挺晚的”

王心洁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变低了,于是继续道,“我劝你一句,可不要轻易相信我姐姐,她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了。”

刘寒沉着语气道,“我自己的未婚妻,还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她是个怎样的人,我的女孩我自然信任,至于你,如若再妄图挑衅,可以试试看”

这时,王雨珊刚好换好衣服出来,感觉到气氛不太对,整个氛围有些压抑,“刘寒,我换好衣服了,我们走吧。”

“好,走。”

王心洁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手紧紧撺成了一个拳头,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想起,“心里很不爽吧?不如我们联手,如何?”

王心洁看到来人是沐晴雪,果然自己猜得没错,她对王雨珊的感情都是假的,背地里却是想着怎么害她。

“好啊,没问题,你想怎么做?”

沐晴雪告诉了她自己的第一个计划,最后提醒了她一句,“记住,你在明,我在暗,这样才能成功。”

王心洁点点头。

沐晴雪原本并不想和王心洁合作的,但是现在王雨珊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自己只好找个“盟友”了。

王雨珊和刘寒坐上了车,刘寒黑着脸问道,“这几天送你回家的男子是谁?”

王雨珊心里嗤笑了一下,这王心洁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挑拨啊!

“墨一尘,他在教我一些防身术”

刘寒没有答话了,墨一尘还真是一心为着王雨珊着想,他真的会舍得放弃了王雨珊吗?

刘寒把王雨珊送回家后,约了墨一尘,两人约在了一家茶馆。

墨一尘到的挺快的,刘寒刚泡好茶,他就到了。

“刘总突然找我,有何事?”墨一尘依旧是公事公办的语气。

“听说你最近在教雨珊防身术。”

“对,社会太复杂,潜藏的东西太多,她需要在必要的时候能够保护好自己,毕竟你也不能保证时刻守护着她。”墨一尘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我也奉告刘总一句话,是你的,别人抢不走,别人能抢走的,你拼命留着,有什么意思?”

墨一尘可真是活得坦然潇洒,不像现在的自己患得患失,生怕一不小心,就抓不住了什么。

“刘总这茶泡得不错,有空不妨让雨珊尝尝。”

刘寒笑了笑,以示回应。

两人聊完后,离开回家,其实刘寒并不知道,墨一尘活得这么自如,是因为他明白了,既然那个人不能和自己携手,那看到她得到幸福,也很好。

墨一尘现在所想的不过是,珊儿,我余生所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让你更接近幸福。

翌日,王雨珊准备换上衣服去参加宴会,拿出来发觉礼服被剪坏了,这可怎么办?

王雨珊只好给认识的一个设计师,让他马上为自己拿一套礼服过来。

王雨珊换上他送来的礼服,这件礼服是无袖长裙,上身是紫色,腰间是一条黑色腰带,下摆是渐变紫色,让王雨珊整个人显得更加仙气。

王雨珊换好后,下了楼,文佳娟和王心洁已经先离开去宴会了,王瑞城看到王雨珊的礼服,皱了皱眉,“珊珊,你怎么没穿刘寒送你的那套?”

“被有心人给弄坏了。”

王瑞城了然,“事到如今,还是不知道收敛。”

“好了,爷爷,我现在先去宴会要紧。”

“对,你快去吧!”

王雨珊到达宴会大厅,刘寒看到她穿的礼服,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快步走到了她的身旁,“怎么现在才到,而且你的礼服......”

“姐姐还是喜欢穿得比较性感一点,所以才没有穿刘寒特地给你选的礼服吧?”王心洁脸上露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为什么没穿,你自己心里清楚,难道还要我把你做的好事公之于众吗?”王雨珊的语气很是强硬。

王心洁本就做贼心虚,再加上现在王雨珊的气场让她有些畏怯,说话也很不自然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边说还一边走向别处,企图快点逃离这让她感觉危险的氛围。

王雨珊讽刺地笑了笑,真是想做坏事,没脑子还胆小啊!

不过从刚刚的话里,刘寒明白了王雨珊不穿自己送的礼服的真相,眼神里闪过一丝狠戾。

“你去招呼客人吧,我去吃点东西”

“好,别走远了,要让我看得见你”

王雨珊点点头,便向餐点区走去,正吃得满足的时候,季琦调侃的声音响起,“感觉你什么都变了,唯独这爱吃还是一如既往啊!”

王雨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起头,看见她和墨一尘,有些许惊喜,“季琦,一尘,你们两一起来的?”

“没有,在门口碰到,一起进来的”墨一尘说得很自然。

突然,一个侍者手持一个托盘的酒过来,可能是新来的,不是很熟练,差点就要泼到了季琦的身上。

好在墨一尘及时拉着季琦,把她护到了自己身后,“小心”

王雨珊帮侍者稳住了托盘,语气很温和,“小心点,刚开始可以少拿一些的”

侍者显得更加紧张了,不敢抬头看向王雨珊,“谢谢”,然后再加了一句“对不起”,便走了。

“你没事吧?”

季琦摇摇头,“没事,谢谢你”

如果说一个人要忘记一个人,可能需要一辈子,但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季琦便是墨一尘护她的这一瞬间,喜欢上了墨一尘。

季琦没被泼到酒,但王雨珊却被沐晴雪口中的不小心,被她泼了一身酒。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都不重&要,我

    “你信与否,都不重要,我现在必须把药解了”王雨珊最后没办法,只能用强了。

  • 来时,&么回事

    王雨珊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自己不是已经死在了枪决之下,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而这里又是哪里?自己感觉头很沉,而且浑身难受。

  • 在在做&。

    自己现在在做梦吗?心有不甘梦到了那时,好可以改变一次,那自己现在得马上离开这里。

  • 男人厌&热讽,

    这时王雨珊早就想到的结果,这个男人厌恶自己至极,向来喜欢对自己冷嘲热讽,真搞不懂,自己曾经这么会那么喜欢他。

  • 地说,&珊,你

    王雨珊知道,那是沐晴雪的声音,她马上继续装睡,然后又听到沐晴雪得逞地说,“王雨珊,你的好日子到头了,马上你和你的家族就会成为全城的笑话”

  • 岂止是&漫着一

    岂止是不好过,监狱里面阴暗又潮湿,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霉味。

  • 头,坐&天会沦

    王雨珊呆呆地坐在那,低着头,坐在她对面的王心洁,是王雨珊堂妹,她穿着白色长裙,妆容也花得很精致,下巴抬得高高的,眼里满是轻蔑,“王雨珊,你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沦落至此吧?监狱的日子不好过吧?”

  • 王雨珊&上倒去

    王雨珊把刘寒的上衣的扣子解开,手也开始不安分,刘寒最后也没把持住,和她一起往床上倒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