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心洁看见他们合好了,气不打一出,走回来一脸笑容,“刘寒,你前天才把我抱在怀里,昨天就跟我姐姐卿卿我我,你这是准备好踏两条船吗?”“昨天究竟是怎样,你很很清楚,“爷爷,你找我啊?”。...

王心洁看到他们和好了,气不打一出来,走过来一脸笑容,“刘寒,你昨天才把我抱在怀里,今天就跟我姐姐卿卿我我,你这是准备脚踏两条船吗?”

“昨晚到底是怎样,你很清楚,看来你是真的觉得日子过得太舒服,想找点不痛快了”

王心洁知道这是彻底把刘寒惹毛了,“没有没有,我是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其实我是想帮你证明一下,你在我姐姐心里的位置,事实证明,她还是很爱你的”

最后这句话,让刘寒的表情温和了一些,“她爱不爱我,还不用别人证明”

刘寒对王雨珊柔声道,“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吧”

“再见”

王雨珊回了家,管家就通知她去王瑞城的房间。

“爷爷,你找我啊?”

“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我今早看到报纸,知道你受委屈了,我刚刚也说了心洁了,不是她的东西就不要强求”

“爷爷,你不用担心我,我都和刘家退婚了,既然退婚就是不在乎了,都不在乎了自然也不会有难过啊”

可是王瑞城看到王雨珊这样很是心疼,他希望自己的这个宝贝孙女一直是无忧无虑的,但是现在的她把所有的事都藏在心里,表面装作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

“珊珊,虽说是退婚了,但爷爷还是希望你和刘寒能好好相处,你只有和刘寒在一起了,爷爷才能放心”

王雨珊为了让王瑞城不再担心,只好道,“好的,爷爷你放心,我会和刘寒好好相处的”

“爷爷,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好,你也去休息吧”

王雨珊回到了房间,前后接到了林翊和季琦的电话,她直接说,明天周六,一起见一面吧。

第二天王雨珊和她们在一家咖啡店见面,“雨珊,现在事情怎么样了?”

“媒体就爱报道这些有的没的,我虽然和刘寒关系不怎么样,但他还不至于和王心洁走得那么近,而且刘寒昨晚跟我解释过了,那件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林翊意味深长地一笑,“他跟你解释,你们两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林翊,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我的大小姐啊,你用脑子想想,他如果不是开始对你上心了,他有必要跟你解释什么吗?”林翊满是无奈。

王雨珊根本就没那心思去想他是不是对自己上心了,“你们两找我就是想八卦一下,没别的事了?”

季琦意识到王雨珊并不是很想谈这件事,马上岔开了话,“当然还有别的事,我最近想吃火锅,又想看电影,所以就想约一下了”

“那走吧”

王雨珊她们刚出咖啡店,季琦就拍了拍王雨珊,指了指远方,王雨珊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就看到了徐霖和王心洁一起上了一台车。

王雨珊眉头皱了皱,他们两会在一块?

季琦压低了声音道,“徐霖找你干什么?”

王雨珊突然想明白了,徐霖可能看着自己不行,所以找了王心洁,但是王心洁向来精明,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呢?

“找我叙叙旧”王雨珊不想季琦参和这件事情来。

但是季琦何其聪明,知道绝不可能像王雨珊说的那么简单,可王雨珊这么说,她也就跟着点了点头。

王雨珊她们吃完火锅,看完电影出来,王雨珊去对面那条街的甜品店买个小蛋糕,可突然一辆车子冲过来,王雨珊被吓得站在了原地,以为就要被撞上了,一个人拉了他一把,让王雨珊远离了危险,而他却被撞上了。

那个司机看到装了人,马上开车逃跑了,王雨珊马上过去看,看清脸之后马上慌了,说话都变得有些哽咽,“季琦,快,快叫救护车”

季琦在叫救护车的时候,林翊在旁边做了一些紧急处理,看到王雨珊一脸的紧张害怕,柔声安慰,“雨珊,别太担心,刘寒他不会有什么事的”

救护车到了,王雨珊跟着救护车送刘寒去了医院,季琦和林翊开车在后面跟着。

王雨珊坐在抢救室的板凳上,低着头,眼里满是自责,季琦和林翊一人坐在她的一边,后不久年慧兰和刘寒的父亲刘民中赶到。

年慧兰看到板凳上的王雨珊,“雨珊,怎么回事?你这手满是血,也快去找医生看看,小寒这边有我们呢”

“这是刘寒的血,对不起,伯父伯母,刘寒是因为救我受了伤”

年慧兰拍了拍王雨珊的脸颊,“孩子,这事不怪你,这只是件意外”

“救你说明刘寒有担当,怪不得你,快去把手洗洗”刘民中的语气很是沉稳。

其实说起来,王雨珊见到刘民中的次数也是寥寥,他常年不在国内,王雨珊对他一直是有点敬畏的。

季琦拉她去洗手间把血洗干净,后又继续在抢救室门口等着,终于等到医生出来了,王雨珊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一个世纪那么长。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您放心,没什么大碍,等会转到普通病房,你们就能去看他了”

“谢谢医生,谢谢”

“不客气,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他们到了普通病房,待了一会后,王雨珊就开口道,“伯父伯母,季琦林翊,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家吧,我在这里陪着刘寒就行”

年慧兰面露为难的表情,“雨珊,你今晚也受惊了,回去休息吧,小寒这,我和你伯父在这就行了”

“不不不,让我待在这吧,看到他醒来,我才能安心”

年慧兰看她那么坚持,就让她待在这了,他们就先回家了。

王雨珊床对面的椅子上,刘寒,这次欠你的,我该怎样还给你?

第二天,刘寒醒来时,刚好看到王雨珊在对面的椅子上睡着了,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王雨珊也醒来了,看到刘寒醒了,忙过来问道,“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叫医生”

王雨珊帮他叫了医生,医生说没事,叫他好好休养,这才安心,说去帮他买早点。

回来的时候,刚好听到沐晴雪的声音,“刘寒,天瑞虽说是龙头老大,但你们YL也算首屈一指,犯得着冒着把自己命都搭上的风险,来讨好王雨珊,以让天瑞做你们YL的后盾”

王雨珊震惊了,刘寒突然转变是另有目的的,表面上,他和沐晴雪的关系很不好,实际上,他们在私底下偷偷进行着什么,说不定也想将天瑞收入囊中。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书评(116)

我要评论
  • 都是她&们的阴

    王雨珊听完王心洁这番话才醒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她们的阴谋。

  • &想推开

    王雨珊吻向了刘寒,刘寒本想推开她,但是唇部的柔软和传来的淡淡清香,让刘寒竟有些了留恋。

  • 给沐晴&见王雨

    他进了客房后,没见到王雨珊,就给沐晴雪打电话,兴师问罪,沐晴雪不相信,马上赶了过来,果然不见王雨珊的人影。

  • 王雨珊&。

    沐晴雪攥紧了拳头,刚刚明明自己才看到王雨珊在这,她能跑到哪去。

  • 与否,&要,我

    “你信与否,都不重要,我现在必须把药解了”王雨珊最后没办法,只能用强了。

  • 这些的&发现自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得求他为自己解药,才能从这里出去,或许出来了这里,梦就会醒了,发现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

  • ,这个&真搞不

    这时王雨珊早就想到的结果,这个男人厌恶自己至极,向来喜欢对自己冷嘲热讽,真搞不懂,自己曾经这么会那么喜欢他。

  • 狱管见&拉开了

    狱管见王雨珊情绪这么激动,马上拉开了她,怕她会继续伤人,叫人把她带了下去。

  • 这时才&经越来

    王雨生这时才从客房里出来,自己现在已经越来越难受,不能这样出去,不然明天全城的新闻都会是对自己的猜测。

  • 她刚刚&,苍白

    王雨珊坐在椅子上,她刚刚和一个女囚犯打完一架,头发被扯得凌乱,苍白的脸上也能清楚地看到一个巴掌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