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一尘把车停在了游乐场门口,王雨珊一脸诧异,“我们两不去上班,来这?”“雨珊,的话心里不很舒服,就痛痛快快喊出”“我有什么好心里不很舒服的?”珊儿,在我面前也需这墨一尘拉着王雨珊的手腕进了游乐场,直接走去了那些刺激的项目,哪项刺激玩哪样。。...

墨一尘把车停在了游乐场门口,王雨珊一脸不解,“我们两不上班,来这?”

“雨珊,如果心里不舒服,就痛痛快快喊出来”

“我有什么好心里不舒服的?”

珊儿,在我面前也需要这么掩饰自己吗?

“那就当放松一下,走吧。”

墨一尘拉着王雨珊的手腕进了游乐场,直接走去了那些刺激的项目,哪项刺激玩哪样。

玩了一圈下来,王雨珊觉得自己嗓子都要哑了,但心里也没那么堵得慌了,脸上也算出现了笑容。

“还想玩什么?蹦极玩吗?”

“不玩了,也玩得差不多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也饿了。”

“好。”

墨一尘带她去了小吃街,王雨珊到这,突然有点伤感,“好久没来这了,你刚回国,怎么就知道这么个小街?”

墨一尘显得云淡风轻的样子,“有一天刚好路过。”

路过能路过这?王雨珊也不想拆穿他,自己在小的时候,有一个哥哥经常带自己来着,但自从他离开后,自己就再也没来过。

王雨珊走进了小时候常去的那家麻辣烫,墨一尘在后面,一直微笑着,原来她没有都忘了,有些事情她还记得。

“想吃什么,尽管夹,今天我请客。”王雨珊大方一笑。

墨一尘也没有跟她客气。

两人在等的时候,墨一尘跟她说着一些趣事,王雨珊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等到麻辣烫上桌的时候,墨一尘就不再说话。

这时,王雨珊才道,“谢谢你,一尘,但你对我这么好,我怕我真还不起。”

这句话让墨一尘夹菜的手顿住了,珊儿,我从未想过让你还什么?我就只想护着你,不让你受任何伤害。

“我愿意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事,你不用有这些负担,如若什么都要还,那未免活得太累了。”

墨一尘说的这大道理,王雨珊不知道怎么接了,就礼貌地笑了笑来回应。

差不多吃完的时候,王雨珊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接起,“年伯母?”

“雨珊,晚上来家里吃饭,好不好啊?”年慧兰的语气说不出的温柔。

王雨珊每次碰到年慧兰的要求,都没办法去拒绝,“好的,伯母,我等会就到”

“好,那我在家等你”

王雨珊挂了电话,叹了一口气,墨一尘摸了摸她的头发,“有些事总是要去面对的,我等下送你过去”

王雨珊点点头,“好”

墨一尘送王雨珊到刘家的时候,刚好被刘寒看到,王雨珊下车后,墨一尘就离开了。

“带他来向我示威?”刘寒的语气说有不好有多不好。

“是你向我示威吧?都在我们家门口亲上了”王雨珊也是一脸不满。

“那是她趁我不备,亲的我”刘寒自己说出来,感觉很是恶心。

王雨珊听他这么说,心里感觉舒服了一点,也就这样进了大厅。

“伯母”

“你和小寒一起回来的?他去接的你?”年慧兰一脸的欣慰,觉得刘寒终于开窍了。

但王雨珊开口,把年慧兰的心情打到了谷底,“不是,我们在大门口碰到的”

“哦,雨珊,家里的阿姨回老家了,刚刚阿姨去做菜才发觉,这油、盐什么的都没有了,你看能不能帮阿姨去买一下?”

王雨珊有些为难,“伯母,东西有些多,我怕......”

“这么多东西,当然是要小寒陪你一起去啊,是不是,小寒?”

年慧兰朝他使了个眼神,刘寒明白她什么意思,“嗯,走吧”

“对对对,快去吧”

王雨珊在年慧兰满眼的希冀下,和刘寒离开了。

两人上了车,车子开动后,王雨珊开口道,“伯母制造机会给我们相处,就是想让你跟我好好解释的吧”

刘寒觉得王雨珊现在的脑子是越来越好使了,刘寒本想开口,王雨珊就特别无所谓地道,“不用解释了,你刚刚已经解释过了”

“而且如果你真的跟别人在一起了,也没什么,只要不是王心洁和沐晴雪,我都祝福你,如果你前女友回来找你复合,我更会为你开心,毕竟我也真心希望你能幸福”

刘寒直接刹车停在了路边。

“王雨珊”刘寒吼了一声,但却不知道说什么。

但王雨珊却被吼得,抖了一下,“你好好的叫那么大声干嘛?”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了?那你当初为何又要招惹我,费尽心思要和我在一起,然后现在又准备半途而废吗?”

王雨珊苦笑了一下,“你也说了那是当初,人是会变的,人生苦短,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去做,我总不能一辈子围绕一个讨厌我的人转吧?那我的人生也太没有意义了”

刘寒没有再答话,重新启动了车子,但心却感觉很难受,原来她真的可以说不在乎就不在乎了。

当然,当一个女人彻底放弃她所爱的人的时候,就是最绝情的时候,那时候的她也显得格外迷人。

两个人到了超市,按年慧兰的指示,去买了那些东西,在那里人很多,当一个人要撞到王雨珊的时候,刘寒把她搂在了自己怀里,让她避免被撞到。

王雨珊抬头看向他,对他说了声“谢谢”,就准备离开他的怀抱。

但是刘寒却搂着她不放,“这里人多,等下你有什么闪失,挨骂的还是我”

王雨珊也就乖乖地待在他怀里了,一起到了收银台,刘寒让她在这里等他,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过了几分钟,他带了很多零食过来,王雨珊一脸疑问。

“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些吗?给你买的”

刘寒记得,大学时上课,一到课间她就会拿出零食来吃,去自己家的时候,年慧兰也会给她准备很多零食,她吃得很开心。

“谢谢”王雨珊淡淡一笑。

两人回到家,刘寒把年慧兰要的那些东西拿进了厨房。

“雨珊,小寒和王心洁都是误会,你别往心里去啊”

都不在心上了,又怎么会往什么心里去呢?

“不会的,伯母,您放心吧”

王雨珊虽这么说,但年慧兰却觉得有点不安,因为她觉得王雨珊现在说的“不会”,是因为她的不在乎了。

“伯母,我去做饭吧”

王雨珊准备去厨房时,刘寒刚好从里面出来,年慧兰又叫道,“小寒,雨珊说要做饭,你和她一起,帮帮她”

刘寒拉着王雨珊的手腕一起进了厨房,他现在只想和王雨珊的关系缓和一点,因为现在王雨珊对自己这样的态度,让自己很难受。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书评(498)

我要评论
  • 办法,&只能用

    “你信与否,都不重要,我现在必须把药解了”王雨珊最后没办法,只能用强了。

  • 醒悟,&原来这

    王雨珊听完王心洁这番话才醒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她们的阴谋。

  • ?你帮&来退婚

    “你不是一直想跟我退婚吗?你帮我解了药,我明天就来退婚”

  • 打完一&发被扯

    王雨珊坐在椅子上,她刚刚和一个女囚犯打完一架,头发被扯得凌乱,苍白的脸上也能清楚地看到一个巴掌印。

  • 行刑令&的愚蠢

    两天后,王雨珊的判决下来了,枪刑,执行刑令那天,王雨珊笔直地站在那,嘴上带着笑,她在笑自己的愚蠢。

  • 晚上可&身边爬

    狱友们很残暴,她每天都要忍受着她们的欺负和侮辱,晚上可以听到老鼠从身边爬过的声音。

  • 是唇部&的淡淡

    王雨珊吻向了刘寒,刘寒本想推开她,但是唇部的柔软和传来的淡淡清香,让刘寒竟有些了留恋。

  • 时候,&自己得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得求他为自己解药,才能从这里出去,或许出来了这里,梦就会醒了,发现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

  • 的扣子&了。

    王雨珊把刘寒的上衣的扣子解开,手也开始不安分,刘寒最后也没把持住,和她一起往床上倒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