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的惩罚换一个”刘寒这话一出,沐晴雪会觉得面子全无,“刘寒,而已一个游戏而已,不需要这么较真儿吧”刘寒面无表情,语气更冷,“我有未婚妻,游戏是有暧昧不明成分的,我都表示拒绝”这沐晴雪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王雨珊变了,连刘寒都变了,处处开始袒护王雨珊。。...

“惩罚换一个”

刘寒这话一出,沐晴雪觉得面子全无,“刘寒,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不用这么较真吧”

刘寒面无表情,语气更冷,“我有未婚妻,游戏是有暧昧成分的,我都拒绝”

这句话让林翊和季琦都在心里夸奖了刘寒一番,就连墨一尘都为刘寒点了赞,不管怎样,他说出这样的话,都是袒护了王雨珊的。

沐晴雪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王雨珊变了,连刘寒都变了,处处开始袒护王雨珊。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尴尬,王雨珊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接起,“喂,你好”

“好久不见,学妹”

王雨珊从声音听出来电人是他们专业学生会的主席徐霖,在大学的时候,他还很照顾自己,毕业后他就被安排到了他们家的分公司,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今天他怎么会突然找自己。

“徐学长好久不见,不知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今天刚到G城,明天有空吗?有事想找你当面聊聊”

“好”

他这么说,王雨珊就知道,此事绝对不简单。

刘寒听到“徐学长”三个字,眉头皱了皱,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王雨珊周围的男生那么多,先是一个墨一尘,现在又来一个什么徐学长。

王雨珊挂了电话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缓缓开口,“时间也不早了,我看今天就玩到这吧”

沐晴雪今晚在这尽失了面子,觉得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率先就说“那我先走了”,然后出了大厅的门。

季琦、林翊和墨一尘再寒暄了几句后离开。

等到人都离开后,刘寒才问王雨珊,“那个徐学长是谁?”

“大学一个学长,你不认识”

刘寒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火,“你随便出去见别的男生,觉得好?”

“你注意一下你的说辞,什么叫随便”突然,王雨珊凑到了刘寒面前,露出了一个微笑“还是,你在吃醋?”

“你想多了”刘寒站起身,“只是提醒你,不要被骗了”

“多谢你的好意”

第二天,墨一尘通过人查到了关于徐霖的所有消息,看到那些资料时,墨一尘眉头深皱。

珊儿,你会怎么做?我又该如何帮你呢?

中午休息的时候,王雨珊到了和徐霖约定的地方。

王雨珊坐在了他对面,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学长到的真早,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你这么爽快,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我们家公司现在需要一笔投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你爷爷商量一下,让你们天瑞投资一下”

徐霖那时候对王雨珊好,就是看在她家里有钱,她又傻得天真,以后自己家公司有需要的地方,可以找她帮忙,按她的个性,也绝对会帮自己。

王雨珊勾了勾嘴角,“这么久没见,学长这一联系就是变相地找我借钱吗?按我们大学的交情,折算成人民币的话,好像十万都上不了,更别说你那要上千万的投资了”

那时的徐霖虽然对王雨珊挺好,但是王雨珊因为刘寒,和他很是生疏,可他对自己的好,自己都还是记在心里,想着以后他有事情找自己帮忙,自己也会想办法帮他。

可是昨晚自己给季琦打了个电话,大学时期季琦也是学生会的,对徐霖应该有些了解。

季琦告诉自己,徐霖就是个斯文败类,他只对有钱的女孩子好,他那时对自己好也想着要追自己,不过自己是不爱搭理他,后面也疏远自己了。

难怪毕业后就不怎么和自己联系了,这种人,就得让他自食恶果。

王雨珊的话让徐霖大吃一惊,虽然王雨珊对自己不是很搭理,但是自己帮她的时候,她都会说以后自己有任何需要也可以找她。

而且现在的她感觉性格也变了,说话带刺,人也带着刺。

“学妹,这是我们的策划案,你不妨先看看在下结论”

徐霖必须得下办法得到这个投资,那么他才有希望在董事会站稳脚跟,不然公司就会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的,他怎么会甘心。

王雨珊拿过策划案,“这策划案我会跟我爷爷说说,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毕竟我们天瑞虽然涉及投资这块,但是投资的公司或项目都是出类拔萃的,你找我们投资前应该了解过”

“当然,当然”徐霖刚开始的傲气没有了,主要是王雨珊的气场变得太强大。

王雨珊拿起策划案就离开了,而他们的谈话刚好被王心洁听到了,王心洁眼珠子一转,嘴角微微扬起,满脸都是算计。

王雨珊下午继续干她手里的工作,下班的时候,被墨一尘叫住,说和她一起去吃饭。

王雨珊也没有推辞,她也想着问问墨一尘关于那策划案的事应该怎么办。

墨一尘开车到了饭店,服务员带他们去了一个小包厢,王雨珊一脸疑惑望着墨一尘,“这是?”

“安静,比较好谈事情”

两个人坐下后,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菜,服务员便离开了。

“那位徐学长找你有什么事?”墨一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王雨珊从包里拿出策划案给他,“他叫我跟爷爷说说,投资他这个项目”

墨一尘翻了翻策划案,讥笑了一下,就这样的策划案,也敢叫投资,是当雨珊是傻子吗?就算王爷爷再疼雨珊,这份策划案他也不会投资。

墨一尘只是知道他在和他弟弟竞争,准备找人投资,但没想到这样的东西也敢叫人投资。

“这份策划案没有重点,没有目的,没有任何的意义。”墨一尘可以说把这份策划案批得一无是处。

“我写过一份策划案,虽然还在刚学,但也看得出来这份策划案不会得到投资,我也不会帮他”

墨一尘点点头,“有任何事你都可以找我商量”

“好,谢谢”

两个人吃饱后,墨一尘把王雨珊送回了家。

王心洁查到了所有关于徐霖的资料,打了个电话给他,约他出来见面,徐霖知道她也是天瑞的孙女,马上答应。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1章 重生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2章 宴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3章 退婚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4章 跳车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第8章 解围

2021-05-05

书评(217)

我要评论
  • 害,我&,让我

    刘寒觉得王雨珊简直在说笑话,讽刺得更加厉害,“你诡计也耍得越来越厉害,我们两人关系都发生了,你不缠着我,让我负责,我就感恩戴德了吧,你还会退婚?”

  • ,王雨&,她在

    两天后,王雨珊的判决下来了,枪刑,执行刑令那天,王雨珊笔直地站在那,嘴上带着笑,她在笑自己的愚蠢。

  • 王雨珊&到有一

    王雨珊呆呆地坐在那,低着头,坐在她对面的王心洁,是王雨珊堂妹,她穿着白色长裙,妆容也花得很精致,下巴抬得高高的,眼里满是轻蔑,“王雨珊,你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沦落至此吧?监狱的日子不好过吧?”

  • 么回事&?而这

    王雨珊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自己不是已经死在了枪决之下,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而这里又是哪里?自己感觉头很沉,而且浑身难受。

  • ,扑到&,还要

    王雨珊突然站起了身,扑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不停地摇晃她,咬牙切齿道“王心洁,你们这些魔鬼,爷爷一直没有亏待过你们,你们竟然下得害死他,还害我家破人亡,还要害死林翊,以陷害我入狱”

  • &那自己

    自己现在在做梦吗?心有不甘梦到了那时,好可以改变一次,那自己现在得马上离开这里。

  • 不好过&处都弥

    岂止是不好过,监狱里面阴暗又潮湿,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霉味。

  • 开了另&了个缝

    王雨珊马上起身,离开了房间,打开了另一间房间,留了个缝,偷听那边的动静。

  • &番话才

    王雨珊听完王心洁这番话才醒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她们的阴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