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叔,我们快跑吧。”上官汐抬起头看向伏一然。伏一然点点头,两人并肩而立朝着路边开往着的一辆湛蓝色跑车走去。司梦雅眼真是的望着他们上了车,保镖一点儿反应都也没。“你们干上官汐抬头看向伏一然。。...

“小师叔,我们快走吧。”

上官汐抬头看向伏一然。

伏一然点头,两人并肩朝着路边停靠着的一辆湛蓝色跑车走去。

司梦雅眼真真的看着他们上了车,保镖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们干什么?你们是死的么?别说他们两个人是贼,就是他们这么对我,你们都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么?”

司梦雅气不过,反手一巴掌,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保镖拍了过去。

保镖躲了一下,忙的低着头弓着腰道。

“少、少夫人,总裁大人临走前交代过,要善待A888号房间的客人,总裁大人说,她是‘客人’,您应该知道总裁大人的脾气,如果我不听话,肯定会被开除的。”

“那得罪了我,你就不怕被开除么!”

“啊?”

司梦雅气的跺脚。

就在这个时候,宗政西爵的车,从外面回来了,停在了路边。

“怎么回事?”宗政西爵下了车。

司梦雅一看来人,捂着脸,快步走上前,迎了上去,嘤嘤哭了。

“西爵,你终于回来了。”

“是、是上官汐,上官汐的同伙,来救走了她,她临走的时候,还过分的、过分的扇了我两个巴掌。”

“你快看,我脸都肿了,我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侮辱。”

“西爵,就算你再不爱我,我也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妻,她这么打我,不就是在打你么?结果、结果这些保镖,一个个的坐视不理,连他们逃走了,都不追一下。”

司梦雅哭得梨花带雨,避重就轻。

不明真相的人,很容易被司梦雅给带节奏。

宗政西爵却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他眉头蹙了蹙。

“你是说……她被人救走,第一件事情不是立马离开,而是先打了你?”

司梦雅眼瞳闪了闪:“因、因为我发现了她逃走,所以带人来追,她就打了我。”

“你带保镖要抓她,她连保镖都没打,独独打了你?”

宗政西爵挑眉。

“她肯定是嫉妒我,嫉妒我是你未婚妻这个事实。”司梦雅眼瞳又是一闪。

“哦?”宗政西爵神情不明的点了点头,眼瞳里逐渐浮现冷笑。

“可是……我怎么收到了消息,A888号房间里有不明烟雾?上官汐差点在里面被熏死呢?我又收到了你手机里的拦截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

宗政西爵打了一个响指。

凯文上前一步,将平板电脑,举到司梦雅的面前。

只见上面跳转到司梦雅的手机屏幕上去。

屏保是宗政西爵的照片。

凯文从众多的app中找到了微信,点了开来,然后找到了酒店空调系统经理头像。

【帮我往A888号房间的空调系统里,放两个一氧化碳烟雾弹】

【小姐,可是,这件事情如果被发现的话,我的工作……】

【当初我们司家送你进的酒店工作,你拿了几天宗政家的工资,就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主人是谁了?】

【……可是、】

【没有可是!】

【那、好吧……】

【立刻,马上,我限你三分钟内。】

【是】

司梦雅眼瞳盯得老大,眼泪含在眼眶里,摇了摇头。

“不,不是的,这是假的,这不是的,这一定是有人蓄意陷害!”

怎么会……她的手机,怎么会被人监控?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边的华&衫女人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所以&一切,

    “所以……这一切,都是西爵哥哥的意思!来人,扔下去!”

  • 白的脸&窝凹陷

    上官汐墨发如藻,披散在脑后,惨白的脸瘦到眼窝凹陷,修长的眼睫轻轻颤着,倏地,睁了开来。

  • 务,受&,昏睡

    “别急,你出去出任务,受了重伤,昏睡了三年,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去喊你二哥,小汐,你先躺会儿。”

  • 却狡猾&支持,

    “你以为是谁要杀你?他不过是图一个新鲜,你却狡猾的怀上了孩子,你不死,西爵哥哥便不会获得宗政家董事会的支持,便不能接手宗政家产业。”

  • 她第一&次接任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