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汐,你没事儿吧?”伏一然眉头微拧,柔声问着。上官汐摇了摇摇头,上次爆裂的肺部,了不好受多了,身体也就有力气了。小师叔的药果真能有效。“幸好你来了,要不然我差点儿都挂上官汐摇了摇头,刚才炸裂的肺部,已经好受多了,身体也开始有力气了。。...

“小汐,你没事吧?”

伏一然眉头微拧,柔声问道。

上官汐摇了摇头,刚才炸裂的肺部,已经好受多了,身体也开始有力气了。

小师叔的药果然有效。

“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差点都挂了。”

“你还知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不要靠近宗政家的人?”伏一然神情严肃,略微生气。

“我知道,只是,害!一言难尽,我简直倒霉死了。”

上官汐恢复了精神,轻轻推了推伏一然。

伏一然便明白过来,松了手,将上官汐放下来。

上官汐的脚刚刚落了地。

司梦雅就带着人把他们围了起来。

“哼!这次被抓了个正着了吧?”

“司梦雅,你什么意思?”上官汐看到来人,正是差点害死自己的人,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意思?这个人就是和你一起合伙盗走诺菲蓝钻的人!身上有钢丝,还有能切开钢丝防盗窗的东西,不是贼是什么?”

司梦雅心中得意。

呵,这下她帮西爵抓到了贼,还顺便看清楚这个上官汐的真面目,西爵哥哥还不对她另眼相看?

“是你放的火?”上官汐朝着她走近了一步。

“你胡说什么?什么火?酒店什么时候着火了?”

司梦雅神色有些慌张,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她可没放火,只是让人从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处,放了些一氧化碳烟雾弹而已。

刚才她的人发现上官汐被人救出来的时候,她就让人重新开启了抽风模式,不消片刻,里面的烟雾就会被抽的干干净净。

倒时……呵,这个女人,说什么,别人都不会相信的。

司梦雅脸上的神色,愈发的嚣张。

玄术,最初级的一门课,便是观相,观相里就包含了观察别人的神色。

司梦雅的神色已经出来了她。

上官汐笃定,就是这个司梦雅想要害死她。

“没错,就是你!”

上官汐眼眸眯了眯。

伏一然摇了摇头,有些无奈,但是也随她去了。

这么大的事,要是不让她发泄一下,小汐会郁闷的。

司梦雅还没有反应过来上官汐的意思……

上官汐就猛地抬起手臂,狠狠的抽向司梦雅的脸。

“啪!”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司梦雅的脸被抽了过去,五个手指印,印在了脸上,她满是不敢置信的呆愣在原处。

好一会儿。

她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上官汐。

“你、你居然敢……对我动手?”

上官汐伸手摸了摸鼻子,冷笑一声:“打的就是你!”

她反手又是一巴掌,朝着司梦雅的右脸抽过去。

“啪!”

又是一下,因为太过用力。

所以,上官汐整个手掌都麻了起来,更别提司梦雅的脸,直接肿成了猪头。

“啊!你们还不快点,把她给我拿下来,一群蠢、”

司梦雅癫狂的尖叫着。

上官汐伸手一把推在她的肩头,直接把她给推倒在地。

“哼,女人,这两巴掌,算是小惩大诫,下次再惹我,我就以牙还牙。”

周围的人,看的一阵抽吸。

这么狠的两巴掌,都只是‘小惩大诫’,那‘以牙还牙’得多恐怖?

一时之间震惊的那些保镖都不敢上前。

这个女人,和夫人长得那么像,总裁大人对她又那么不同,他们还是装聋作哑的好。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466)

我要评论
  • “小汐&衫女人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人占卜&看自己

    可惜,修术者,没办法给自己和亲人占卜推演,否则她就占一卦,看看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 她第一&一个古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 对我,&爵。”

    “不,西爵不会这么对我,我、我要见西爵。”上官汐咬着唇,艰难道。

  • 不是因&到底怎

    好奇怪,她记得,她不是因为年满十八岁,下山出任务去了么?她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到底怎么回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