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汐指尖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点起。【小师叔,我有什么事担搁了一下,上午可能会不能够及时赶往城华路,倒时你先赶过去的吧!(*^▽^*)】古朴厚重的公寓里。‘叮咚’一声被打破静寂。【小师叔,我有事耽搁了一下,下午可能不能及时赶到城华路,倒时你先赶过去吧!(*^▽^*)】。...

上官汐指尖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点着。

【小师叔,我有事耽搁了一下,下午可能不能及时赶到城华路,倒时你先赶过去吧!(*^▽^*)】

古朴的公寓里。

‘叮咚’一声打破寂静。

伏一然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拧了拧眉。

旋即,他掐指算了算,顿时脸色大变,站起身,勾过屏风上的黑色风衣,将自己紧紧裹住,推开门,快速离去。

上官汐放下手机,双手附背,在屋内踱步,指尖敲打在手背上。

世界上,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么?

她真的很好奇,那个女人,究竟和她长得有多像。

等回去之后,不如再让小师叔卜一卦看看,那个女人究竟是死是活。

忽而。

上官汐闻到了一股难闻的烟味儿。

她朝着外面走去,用力拽了拽房门,居然从外面锁了。

门锁是指纹和钥匙双开的。

所以,刚才慕念出去的时候,可以用指纹打开。

她却不可以。

她用力拽了拽。

根本就打不开,屋子里的烟雾越来越浓,她四处看了看,最终锁定在中央空调的出风口。

出风口送烟?

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应该是酒店的管理层吧?

能使唤得动管理层的,不用多想,就猜到是谁了。

司、梦、雅!

上官汐拧了拧眉,撕了床单,湿了水,捂住了口鼻,快步的朝着窗户走去。

拉开窗户,她发现,外面竟有一层防盗网,此时是封闭状态,她伸手触碰过去,还‘滋啦啦’的冒着电光,指尖一痛。

这防盗网,通电!

显然是昨天她从窗户逃走后,宗政西爵让人安装的。

臭男人。

这次真是要害死她了!

慕念、不知道慕念会怎么样……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烟雾透过她层层湿布,还是一点点钻进她的鼻腔,呛得她胸口快要炸裂,身体也渐渐的软下去。

不、不行。

她不能就这么死。

这么轻易的被一个女人给弄死了,她不配成为上官家的人。

上官汐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锁定在一个大瓷瓶摆件上,她握住了瓶颈,用力的敲在墙上,将底敲成了一个个尖锐的的凸起。

然后,用力的刺向电网防盗窗。

一下、两下。

防盗窗也只是抖了抖,没有任何反应。

钢丝做的么……

上官汐眼皮垂了垂,无比绝望。

该死的女人,如果她还有机会出去,一定要把她大卸八块!

烟雾越来越浓。

上官汐的意识越来越弱。

两道光忽然在面前闪过,面前的窗户,被从外面划了开来。

伏一然一跃进来,黑色披风就如同黑色翅膀一般展开,将上官汐包裹着,打横抱在怀里。

上官汐微微抬了抬眸,“小师叔~”

“嗯,别说话。”

伏一然纵身一跃,透过窗户,从烟雾缭绕的房间,直接跳了下去。

就好像飞起来了似得,仔细看,他的后腰上有一个钢丝锁,再让他慢慢缓降,最后平稳落下。

他检查了一下上官汐,有些一氧化碳中毒现象,还有些缺氧。

他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倒出了一粒药,送进上官汐的嘴里。

不一会儿,上官汐总算醒了,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471)

我要评论
  • 散在脑&了开来

    上官汐墨发如藻,披散在脑后,惨白的脸瘦到眼窝凹陷,修长的眼睫轻轻颤着,倏地,睁了开来。

  • ,铺撒&的光,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 水玄门&回到都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推演,&么。

    可惜,修术者,没办法给自己和亲人占卜推演,否则她就占一卦,看看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 &动唇瓣

    上官汐侧过脸,看着她,脑海里终于涌上了一些记忆,她动了动唇瓣,发出干涸沙哑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