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而为一,气宜相伴,红白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记住了了么?”上官汐慢声问着。慕念默“记住了么?”。...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记住了么?”

上官汐慢声问道。

慕念默默把口诀记在了心中,“嗯,记住了。”

上官汐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

“你刚才,为什么说,麻麻是被司家给害的啊?”

“你知道什么么?”

一直在隔壁房间听着里面动静的司梦雅,心头一跳,慌张肩头一颤。

也就是说,慕念不但会说话,还是个神童,还早就知道,他妈妈是被她给害的。

“因为,麻麻是剖腹产,需要打麻醉,就算是没打麻醉,麻麻刚生完我,腹部一道口子,要自己爬起来跳海,游轮的窗户那么高,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不符合常理。”

“嘶,有道理!”

上官汐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来,慕念的麻麻是生产完之后,被扔进海里的!

好惨……

她更加心疼慕念了。

一出生,麻麻就被……害!豪门争斗真是太可怕了。

“放心,麻麻以后会好好疼你,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的。”

上官汐把慕念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脸,蹭了蹭他的肉包子脸。

这么好的孩子,这么小就没妈了,真是太可怜了。

慕念被蹭的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

“痒、痒,咯咯咯……”他缩了缩脖子。

“好了,不逗你了,你有麻麻以前的照片么?我想看看。”

“嗯……我没有,但是我知道粑粑有,他放在他的书房了,我去找来给你看。”

慕念灵巧的从上官汐的身上跳下去,就要往外跑。

上官汐一把握住慕念的手腕。

“等等,你们难道,没有‘家’么?就住在这个酒店里?”

慕念小脑袋瓜低了下来。

“应该是没有的,从前没有我的时候,粑粑一直住在宗政家的老宅,有了我之后,粑粑在哪里工作,就会把我带到哪里。因为粑粑的工作经常需要流动,所以我就跟着粑粑流动。”

上官汐不满的拧了拧眉。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奔波,真是……

宗政西爵果然不会照顾人,照顾不好自己的老婆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好。

“念念乖,等你爸爸回来之后,我一定好好说说他。”

“每个人都应该有个家,怎么可以没有家呢。”

家是灵魂的依托,休息的地方。

不回自己家里睡觉,是没办法得到真正的灵魂是上的栖息。

人的精神就会紊乱,要么会变得异常暴躁,要么会变得异常抑郁,久而久之就会做出伤害别人,或者伤害自己的行为。

怪不得,慕念小小年纪,怨气横生。

“麻麻现在回来了,念念就有家了。”

慕念反手搂住上官汐的手臂,在她的手背上蹭了蹭。

上官汐咯咯一笑,摸了一下他的脸蛋:“快去吧。”

“嗯。”

慕念一阵欢快的跑了出去。

上官汐坐在屋子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已经11点了。

不知不觉,就快中午了。

不行,万一下午没赶过去,只怕那邪祟还要出来害人。

她得给小师叔发个微信。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国内的&给了刚

    近几年,上官家想将国内的生意也发展起来,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刚刚成年的上官汐。

  • 爵哥哥&!来人

    “所以……这一切,都是西爵哥哥的意思!来人,扔下去!”

  • 世家,&山之中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方的海&她的心

    四面八方的海水,顷刻间吞噬了她,窒息感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 ,便朝&架了起

    司梦雅一声低呵,两名保安,便朝着产床走去,将刚经历的剖腹产的上官汐架了起来。

  • 杂的水&照射在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