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雪可不傻。这种事情,闹的越大,越不可收拾,才好。老爷子如果很精明的人,必定会在宗政西爵的身边留下的眼线,上官汐的事情,怕是早已了传向了老爷子的耳朵里。老爷子如这种事情,闹的越大,越不可收拾,才好。。...

宗政雪可不傻。

这种事情,闹的越大,越不可收拾,才好。

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人,必然会在宗政西爵的身边留下眼线,上官汐的事情,怕是早就已经传到了老爷子的耳朵里。

老爷子如今按兵不动,自然有他的打算。

她莽莽撞撞的冲到老爷子跟前告一状,不是惹老爷子烦?

好像在背后给宗政西爵捅刀子似得。

司梦雅捏紧了手机,没想到,宗政雪居然不理她。

哼,不理她又怎么样,她自然有的是办法,解决了这个女人。

*

上官汐揉了揉慕念的脑袋。

“你怎么会这么厉害?”

“是天生的吧,我只要看过别人操作一遍,我就会了。”慕念奶声奶气的说道。

“这么厉害?那你是不是看过什么字,只要认一遍就记住了?”

“嗯,是的,基本常用字我都认识。”

慕念点了点头。

上官汐唇瓣哆嗦了一下,眉头拧了拧。

慕念居然是个神童。

这在别人的眼里,都是好事情。

但是在上官汐的眼里,却深深的担忧。

因为自古以来,便有一个说法“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神童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三国有曹冲称象,五六岁时便名誉全国,可惜十三岁就死了。

战国有甘罗,十二岁就做了秦国的宰相,却在年少病死。

除非……慕念今后也入道修术。

“麻麻,你在想什么?眉头都皱成毛毛虫了。”

慕念抬起手,揉了揉上官汐的眉头。

“没,没什么。”

“念念,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麻麻的事情?”上官汐回过神来。

“麻麻?你就是我麻麻呀。说你的什么事情?你是说,你失踪前的事情么?”

慕念眨了眨眼。

“嗯,对,就是‘我’失踪前的事情。”上官汐揉了揉他的脑袋。

慕念吸了一口气,还没准备说,眼圈便有点红。

“麻麻,太可怜了。”

“这些事情,虽然粑粑让我身边的人不告诉我,我却也早就知道了。”

“麻麻是被司家给害的!当时粑粑还没有掌权,宗政集团的生意,也还依赖司家。司家以生意为要挟,逼迫了太爷爷;太爷爷发话,让粑粑和司梦雅订婚。”

“粑粑当时不愿意,太爷爷便以麻麻的生命为要挟。”

“无奈,粑粑只好答应下来。”

“却没想到,生下我之后,麻麻就跳海了。”

“他们都说是麻麻自杀,我却知道,麻麻绝对不是自杀,麻麻就是被司家给害的!”

慕念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身上的怨念之气四起,小小稚嫩的脸上,黑的吓人。

怨气陨心。

上官汐拧眉,暗道‘糟糕’,单手掐了一个竖清指,按在了慕念眉心。

慕念的神情这才逐渐松了下来。

“念念,你没事吧?”

上官汐紧张的将慕念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仔细查看着。

慕念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刚才心口有点难受,好像要喊叫出来,才行。”

“来,麻麻教你一个口诀,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感觉,你就在心里默念。”

“嗯。”慕念点了点头。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她第一&受了伤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 &!来人

    “所以……这一切,都是西爵哥哥的意思!来人,扔下去!”

  • &,便朝

    司梦雅一声低呵,两名保安,便朝着产床走去,将刚经历的剖腹产的上官汐架了起来。

  • 墨发如&轻轻颤

    上官汐墨发如藻,披散在脑后,惨白的脸瘦到眼窝凹陷,修长的眼睫轻轻颤着,倏地,睁了开来。

  • 了,伤&养着,

    不过,她这身体,不用占卜也能感受的到了,伤的可真重,要不好好养着,只怕以后还得落下毛病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