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西爵遏止住想要立刻再度询问的冲动。慕念将电脑,转了个面,面向高他。抬头一看,展厅里,工作人员不停地通过着巡视,忽尔现场灯光闪了闪。灯光再度亮了出来,展柜里的诺菲蓝钻,便慕念将电脑,转了个面,面向他。。...

宗政西爵遏制住想要立即询问的冲动。

慕念将电脑,转了个面,面向他。

只见,展厅里,工作人员不停进行着巡视,忽而现场灯光闪了闪。

灯光再次亮了起来,展柜里的诺菲蓝钻,便不见了!

“糟了!诺菲蓝钻丢失!”

“全员戒备!全员戒备!”

一个男工作人员大声喊着,所有工作人员,涌向了展厅,各个神情慌乱。

“追!快,封锁现场!”一个人喊着。

人员快速散开。

最先喊出来的那个男人,嘴角勾勒着笑意,趁着帮着一起封锁现场的机会,从正门离去。

宗政西爵立即便明白了过来。

慕念动了动鼠标,捕捉住那男人的脸,将他的脸放大,然后截了下来,发送到了宗政西爵的邮箱。

一切做完之后,慕念的下巴微微抬着,瑞风眼里,星星亮亮。

好似在说:看,不是麻麻偷得。

宗政西爵低咳一声,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凯文,打开我的邮箱,里面最新收的一封邮件里,有个照片,交给警察局,下通缉令。”

“是。”

话毕,宗政西爵挂了电话。

上官汐无比解气,弯下腰来,捧住慕念的脸。

“好儿子,疼麻麻。”

“你,还有什么话说?我现在能走了吧?”上官汐扬起下巴,满是不满。

宗政西爵拧了拧眉。

那声‘好儿子’,喊得真的很自然。

险些,竟真的让他以为,她就是她,让他不想那么快,放她走。

“不行,你继续留在这里,等到人抓到之后,才能确认,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上官汐怒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真是个无赖!”

慕念也有些生气,不过他明白,粑粑只是不想让麻麻那么快走,所以才这么耍无赖的。

慕念拉住上官汐的手,摇了摇,瑞凤眼眨巴啊眨巴,好像在说:麻麻,你就陪陪我嘛,陪陪我嘛。

上官汐愣了愣。

慕念又张开肉嘟嘟的双臂,搂住了上官汐的脖子,瘪了瘪嘴。

上官汐瞧着,便立即无奈的缴械投降:“好吧,我就留下来,陪儿子一会儿。”

慕念的脸上顿时扬开了笑,嘴角梨涡微旋,可爱极了。

上官汐忍不住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

“你啊。”

这幅和谐的样子,让宗政西爵坚若顽石,冷若寒冰的心,瞬间就软了,就化了。

他紧了紧手掌。

若她真的是慕念的妈妈,该多好啊。

他拧了拧眉,无法再看下去,冷着脸道:“我没回来之前,不允许离开。”

丢下这句话,他便走了,反手锁上了门。

司梦雅透过门缝,眼眸眯了眯。

她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给宗政雪。

“姑姑,那个和慕念妈妈长得一样的女人,已经被西爵带到了A888房间,你快点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让爷爷派人来。”

哼,只要爷爷插手这件事情,任你是谁,就算真的是慕念妈妈回来了,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司梦雅的脸上,透着得意的笑。

却没想到……

过了一分钟。

手机嗡嗡一声,微信回了过来。

“要说,你自己说,拿我当枪使,觉得我蠢?”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75)

我要评论
  • ,肚子&也疼。

    她浑身剧痛,低头看了一眼被子里,肚子上居然有一条几寸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还是很疼,脑子也疼。

  • &基,近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的可真&只怕以

    不过,她这身体,不用占卜也能感受的到了,伤的可真重,要不好好养着,只怕以后还得落下毛病来。

  • 三个哥&220

    三个哥哥早年一直在国外,帮各大豪门世家驱邪求吉,渐渐名声在外,最后一卦难求,各豪门世家壕掷万金,订单排到了2220年。

  • 感像是&一座大

    四面八方的海水,顷刻间吞噬了她,窒息感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