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女人做什么?”司梦雅眼睛基本上凸出。“做……做那种事,我正好碰见,吓得一跳,就赶快后转身回去了。”欣茹无比受了委屈道。司梦雅狠狠地瞪了几眼小艾。小艾忙的举起来“做……做那种事,我正好撞见,吓得一跳,就赶紧转身回来了。”欣茹无比委屈道。。...

“和一个女人做什么?”司梦雅眼睛几乎凸出来。

“做……做那种事,我正好撞见,吓得一跳,就赶紧转身回来了。”欣茹无比委屈道。

司梦雅狠狠瞪了一眼莉莉安。

莉莉安忙的举起双手:“不是我安排的。”

“等以后,我再找你算账。”司梦雅咬牙。

莉莉安欲哭无泪,他们一个打工的,他们听命行事,他们做错什么了?

司梦雅踩着细脚高跟,气哼哼的离去。

欣茹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露出一丝丝得意。

她伸着舌尖舔了舔腮帮子。

嘶,真疼!

一巴掌,换司梦雅亲自去教训那个女人,值了。

*

上官汐用力把宗政西爵推开,拽着薄毯,往后退了一大步。

“流氓!”

她脸颊绯红,气愤的喊出这两个字。

宗政西爵挑了挑眉:“流氓?”

他记得率先耍流氓的人,可是她。

“无耻!”上官汐气恼的又迸出一个词。

“无耻?”

也不知道谁先无耻的脱了他的衣服和裤子。

宗政西爵朝着她走近了一步。

上官汐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做出防备的姿态。

“你、你别过来,我跟你说,我可是会武功的,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看着上官汐的神色,宗政西爵没由来的,居然起了想要逗弄的意思。

他唇角勾勒着邪肆的笑。

“你想怎么不客气?若是你不喜欢我在上,我也可以让你在上自己动的。”

这辣耳朵的话,听得上官汐自闭。

“你、你下流!”

“卑鄙、无耻、下流?”

“我不介意,坐实。对付一个贼,就算我卑鄙、无耻、下流,又如何?”

宗政西爵走上前,扣住她的皓腕,用力将上官汐拽进怀里,反手搂住了她的腰。

上官汐心慌乱的几乎快要从咽喉跳脱出来,完全失去了理智。

该死的,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吃瘪过。

她吓得闭上了眼,修长的眼睫上,沾染着雾气,真的要哭的样子。

看着上官汐如此,宗政西爵心里莫名有些燥。

难道,他真过分了?

他不耐烦的松开了上官汐的手腕,转身踱步到衣柜里,拿出一件长款浴袍,穿在了身上。

“行了,说出蓝钻在哪儿,我可以不送你去监狱。”

上官汐睁开了眼,发现宗政西爵已经离她几步远,松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说的蓝钻在哪儿,我真的不是贼,一颗蓝钻而已,对我来说,就跟玻璃没什么区别,我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不是上官汐吹牛。

她大哥的屋子里就有一颗鹅蛋大小的蓝钻原石,打磨成了个圆球,用来占星。

但是这圆球,远不及水晶材质的来的有用。

看着她神情不像说谎的样子。

宗政西爵疑惑,难道……真的不是她?

司梦雅来到了房间门口,伸手一把按在了把手上,想要推门进去,临了,却犹豫了。

不行,她不能再这样鲁莽。

就这么闯进去,她一定会被西爵更加讨厌的。

西爵此前也不是没有过女人,她为什么这次就这么沉不住气?

他就算玩儿的再花又怎样?最后宗政家少奶奶的位置,还不是她的?

她站在了门口,没有进去,听着里面的动静。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发出&干涸沙

    上官汐侧过脸,看着她,脑海里终于涌上了一些记忆,她动了动唇瓣,发出干涸沙哑的声音。

  • 眉,她&一件很

    上官汐蹙了蹙眉,她觉得她好像遗漏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 她记得&恶斗后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 杂的水&晶灯,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 泪,低&呼着。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求吉,&年。

    三个哥哥早年一直在国外,帮各大豪门世家驱邪求吉,渐渐名声在外,最后一卦难求,各豪门世家壕掷万金,订单排到了2220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