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轻轻地旋转把手,便推了开去。宗政西爵和上官汐身上盖在一层薄毯,双手交迭,满是旖旎风光。不需要仔细看,便明白在做什么,欣茹脸一白,手里的红酒瓶‘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宗政西宗政西爵和上官汐身上盖着一层薄毯,双手交叠,满是旖旎。。...

她轻轻转动把手,便推了开来。

宗政西爵和上官汐身上盖着一层薄毯,双手交叠,满是旖旎。

不用细看,便知道在做什么,欣茹脸一白,手里的红酒瓶‘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宗政西爵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薄毯内的两人,同时看向了门口。

欣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支吾着:“对、对不起。”

宗政西爵眉头一拧,抓起沙发上的靠枕,朝着她扔了过去。

“滚出去!”

“是!”欣茹脸色极其难看,转身出去,反手关上了门。

她、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总裁大人在和另外一个女人,难道是因为她来的太晚了?

该死,究竟是谁,敢撬她的墙角。

欣茹指甲嵌进了手掌中,咬了咬唇,朝着门后看了一眼:“哼!不管你是谁,我绝不让你好过!”

她冷哼一声,扭着纤细的腰肢,朝着公关部走去。

她脸色铁青的回了公关部。

莉莉安奇怪的走上前,按住了她的胳膊:“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总裁房里的么?”

欣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公关部的那些女人们,便开始讥讽起来。

“怎么着?被总裁赶回来了!”

“肯定是,总裁大人的未婚妻司小姐,那样矜贵的人,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野鸡。”

“哈哈,我看总裁大人是看出她的白莲花属性了。”

“啧啧啧,刚才还得意来着,这么快就被打脸了,真是好笑。”

欣茹拧着眉,没有理睬她们。

司梦雅凑巧路过,瞧着这里这么嘈杂,便走近来看看,结果把刚才那些话都听的清清楚楚。

“你们在说什么!”司梦雅低呵。

那些女人吓得脸色一白,赶紧往后退了退。

“我、我们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夫人,你问她吧,她刚才去了总裁的房间里。”

司梦雅眯了眯眸,朝着欣茹走了过去。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

欣茹穿着一个深v裸色长裙,好身材衬托的一览侮辱,稍微一瞄,便沟壑分明。

穿成这样去了宗政西爵的房间里,还能做什么?

司梦雅心头一哽,一团火从小腹升起,眼底几乎喷出火来,周围的人全是看好戏的表情。

“夫人,你听我、”

“啪!”

欣茹的话还没说完,司梦雅重重一个嘴巴子甩了上去。

欣茹白嫩的脸,顿时印上了五个手指印,嘴角也流出血来。

“贱人!敢勾引西爵。”

司梦雅每天都会来公司,每天都会习惯性的来公关部看看。

整个酒店,就只有公关部这群小妖精,最让她不放心,今天还真让她给抓个现行。

“夫人,我没有,我以为是总裁要我去陪客户谈生意呢,总裁大人身边有夫人这样的绝色,哪里会看得上我们这样的胭脂俗粉呢?”

“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不信,您可以问问经理。”

司梦雅看向莉莉安。

莉莉安心头一虚,她可不想得罪司梦雅,要是让她知道她背着她,去给宗政西爵安排女人,她可没有好日子过。

她脸上堆笑:“是啊。没有,欣茹不是那样的人。”

“哼!不是最好。那你去总裁房间看到了什么?”司梦雅冷哼。

“我、我看见了,总裁大人正在和一个女人……”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豪门世

    三个哥哥早年一直在国外,帮各大豪门世家驱邪求吉,渐渐名声在外,最后一卦难求,各豪门世家壕掷万金,订单排到了2220年。

  • 坐在床&眼瞳闪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不好好&只怕以

    不过,她这身体,不用占卜也能感受的到了,伤的可真重,要不好好养着,只怕以后还得落下毛病来。

  • ,肚子&几寸的

    她浑身剧痛,低头看了一眼被子里,肚子上居然有一条几寸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还是很疼,脑子也疼。

  • 好休息&躺会儿

    “别急,你出去出任务,受了重伤,昏睡了三年,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去喊你二哥,小汐,你先躺会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