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上官汐差点呼吸的节奏困难,双手用力抵着他的胸膛。宗政西爵铁钳子般的手掌,钳住她的双腕,举起至头顶,吻移动着,顺着她的唇、耳垂、脖颈一路落下来。“你、你松绑我。”上宗政西爵铁钳般的手掌,扣住她的双腕,高举至头顶,吻移动着,顺着她的唇、耳垂、脖颈一路落下。。...

“唔、”

上官汐险些呼吸困难,双手用力抵着他的胸膛。

宗政西爵铁钳般的手掌,扣住她的双腕,高举至头顶,吻移动着,顺着她的唇、耳垂、脖颈一路落下。

“你、你放开我。”

上官汐微凉的身体,一点点被点燃。

宗政西爵视若未闻。

她的身体,此刻对他来说,就如同罂.粟,让他丝毫停不下来。

*

接到电话的酒店前台,有些蒙圈。

她以为是打错了,然后看了一眼电话,的的确确是总裁房间打出来的,她这才信了,慌忙的去联系‘服务’。

酒店的公关,向来都只做公关份内的事,从不出阁,这次一听说是要‘服务’宗政西爵,就疯狂了。

毕竟,宗镇西爵富可敌国也就算了 ,还帅!

那身材、那脸,比得上国内任何顶级巨星。

“什么?总裁需要服务?什么样的服务啊?”

“总裁让你们一个人去,你们就去,具体是什么服务,到了不就知道了?怎么,你们还不愿意给总裁服务么?如果不愿意,我去外面联系一下也是可以的。”

“愿意,愿意,让我去吧,不管为总裁大人服务什么,我都愿意。”一个穿着玫红色衣服妆容浮夸的女人举了举手。

公关经理莉莉安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你就算了吧,我怕你身上的香水,直接熏死总裁大人。”

“那谁,欣茹,你上,上个月你的业绩最好,长相身材也是我们部门最出众的,你去吧。”莉莉安伸手一指。

角落里,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走上前,的确和其他的女人不同,她整体落落大方,气质典雅。

“欣茹,你愿意么?”

“自然是愿意的,我受雇于宗政集团,自然要为集团出力,而且以总裁大人的品性来说,想必这‘服务’也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说不定是陪着一起见客户谈谈生意,也不一定。”欣茹淡淡说着。

莉莉安露出赞赏的眼神。

欣茹和其他人一比,果然就立见高低。

其他人的眼神几乎能喷出火来,羡慕、嫉妒、恨死了欣茹。

一个人不服的小声嘟囔道。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自命清高。”

“就是,服务的人再高档,还不是出卖了身体,简直是给我们公关部抹黑。”

“哼,就是,懂不懂行业规矩。”

欣茹瞥了她们一眼,没有理睬,便去换了一身衣服,画了个精致的妆。

来到化妆间,她握着刷子的手都在颤抖。

刚才她的镇定都是装出赖的。

服务总裁大人,简直像是从天而降一个亿的大奖,砸在了脑袋上。

这种事,居然被她给碰上了,她怎么可能不激动?

欣茹反复照了照镜子,她这张脸和司梦雅比起来也不差么,呵,说不定,三年前的事情,还能再在她身上上演一次。

当然,她才不会像那个女人那么蠢。

欣茹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拿了一瓶宗政西爵最爱喝的红酒,一同朝着A888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房门居然没有锁。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烁着眼&呼着。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发展起&汐。

    近几年,上官家想将国内的生意也发展起来,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刚刚成年的上官汐。

  • 她这身&用占卜

    不过,她这身体,不用占卜也能感受的到了,伤的可真重,要不好好养着,只怕以后还得落下毛病来。

  • 身体,&。”

    “别急,你出去出任务,受了重伤,昏睡了三年,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去喊你二哥,小汐,你先躺会儿。”

  • ?她怎&都不记

    好奇怪,她记得,她不是因为年满十八岁,下山出任务去了么?她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到底怎么回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