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西爵拧了拧眉。这个女人,啊和她一点儿都不像。以前她总是会会先钩起他的脖颈,主动贴上去,粘的像只猫像,很乖巧动人心弦。这个女人,这是铁棍么?铁棍也没她硬。“再不呼吸的节奏这个女人,真是和她一点都不像。。...

宗政西爵拧了拧眉。

这个女人,真是和她一点都不像。

从前她总是会先勾起他的脖颈,主动贴上来,粘的像只猫一样,乖巧动人。

这个女人,这是铁棍么?铁棍也没她硬。

“再不呼吸,就憋死了。”宗政西爵冷声道。

上官汐这才猛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顿时气又凝结住。

该死,她是花痴,但是不至于这么花痴吧!

怎么会看到这个男人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儿?理智全无?身体都变得不像自己的了?

上官汐一咬牙,用力撞向宗政西爵的额头。

宗政西爵敏锐的侧头。

上官汐撞了一个空,反倒是整个身子都坐直,柔软撞在了他的胸口,然后因为,整个人把他反压在了沙发上。

她海藻般的长发,从脸侧滑下来,撩在宗政西爵的脸上,淡淡的柠檬香,透过他的心底,让他有股异样。

不对,这个女人不是她。

宗政西爵眉头一拧,神情骤变,用力将上官汐推开。

上官汐一个趔趄,往后倒去,重重摔地毯上,顿时摔得五脏都痉挛了。

“嘶。”上官汐吸了一口凉气,扶着摔疼的腰。

“你有病吧!说变脸就变脸!”上官汐唾骂一声。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我劝你快点招出来,否则,痛苦的还在后头。”宗政西爵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了墙上。

上官汐的后背又是一疼,脸色微白,眉头一拧,微微弯了弯腰,伸手捂住了小腹。

“唔。”上官汐低哼。

“你装什么?”宗政西爵挑眉。

上官汐的腰弯的更厉害,整张脸都逐渐惨白,呼吸也弱了。

难道,真的伤了?

宗政西爵松了手。

上官汐滑落在地,“唔。”又是一声闷哼。

宗政西爵这才相信起来,冷着声问:“你没事吧?”

“我、嗯……我、”上官汐说不出话。

宗政西爵有些烦躁,弯下腰,想将她扶起来。

上官汐却忽的抬起手,一张符箓贴在了宗政西爵的额上,宗政西爵整个人僵住不动。

上官汐一喜,打了一个响指:“嚯,成功了!”

她开心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

难得,她的定身符能真把人定住。

哼,看来是这个宗政西爵太过分了,连老天爷都在帮她。

宗政西爵心口堵着一口气。

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敢骗他!

他用力的动了动身体,整个人却像是变成了石雕,除了心脏还在跳,血液还在流,其他地方全是硬邦邦的。

上官汐朝后退了一步,摸了摸下巴,凤眼滴溜一转。

“哼,让你欺负我。”

“我要让你好好长个教训。”

上官汐用力把宗政西爵往沙发上一推,脸上露出比狐狸还狡黠的笑来,搓了搓手腕,探向他的衬衫纽扣。

宗政西爵的眼瞳几乎要透出火来。

该死的女人,想要干什么?

看到她想要……

宗政西爵耳垂微红,眼底满是屈辱,恨不得要把上官汐撕碎。

她要是敢上他,他就弄死她!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440)

我要评论
  • 杂的水&晶灯,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 豪门世&家壕掷

    三个哥哥早年一直在国外,帮各大豪门世家驱邪求吉,渐渐名声在外,最后一卦难求,各豪门世家壕掷万金,订单排到了2220年。

  • &前几十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她第一&务,就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 人占卜&看自己

    可惜,修术者,没办法给自己和亲人占卜推演,否则她就占一卦,看看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