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悲惨哀号,捂着了手背。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路边,宗政西爵走了下去。一身黑色西装,被他穿的笔直挺拨,整个人站定在那里,犹如青松、又犹如劲竹,气质矜贵冷寒,让人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了路边,宗政西爵走了下来。。...

两人凄惨哀嚎,捂住了手背。

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了路边,宗政西爵走了下来。

一身黑色西装,被他穿的笔直挺拔,整个人站定在那里,如同青松、又如同劲竹,气质矜贵冷寒,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身后,两个保镖上前,先一步将倒在地上的上官汐扶了起来。

“谢谢姑姑,帮我找到了这个女人。”

“人,我带走了。”

宗政西爵薄唇轻启,冷寒的眸子里,透过凛冽,手指轻勾了勾,转身便回了车里。

宗政雪这才反应过来!

她竟没想到,宗政西爵来的这么快!

“这女人是我先找到的,诺菲蓝钻的事情,她嫌疑重大,应该移交警.察.局调查!你休想带走她。”

“我都没有报警,警.察.局调查什么?姑姑还是继续调查姑父的事情吧。”

宗政西爵摇上了车窗,轻扣皮质座椅,吩咐司机:“开车。”

迈巴赫扬长而去,激起路面灰尘。

沾染的宗政雪脸上、身上全是,气的她双手紧紧攥着拳头。

“宗政西爵,你太嚣张了!”

“你个毛头小子,我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一个外室养的野种!庶子!”

宗政雪咬牙切齿,眼神恨毒了宗政西爵。

没错。

宗政雪的妈,没给宗政老爷子生下一个儿子。

宗政老爷子为了不让宗政集团大权旁落,就在外面搞了一个小三,小三生了个儿子,儿子又给他生了个孙子,直到宗政雪的妈去世之后,才把这个孙子领回了宗政家,并亲自抚养。

宗政雪是长女,眼看着就要熬到老爷子退休,她作为最出色的女儿,就要掌权了,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宗政西爵给抢了过去。

庶子,低贱,凭什么?

宗政西爵看着身侧的女人,无论是从脸,还是从身材,还是从肤色,真的很像、很像。

他的心抽了抽。

就算是整容,能把人整的一模一样?

他的手,不由的抚上了她的脸,触感真实,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她回来了。

上官汐眼睫颤了颤,虚弱的睁开了眼,因为麻药的原因,身体苏软,全无力气。

宗政西爵的手顿在了她的脸上。

上官汐将他深情的神色捕捉,疑惑的眨了眨眼,全然是陌生。

宗政西爵敛了神情,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压低着嗓音道:“说,诺菲蓝钻被你藏在哪儿了?谁派你来的?你到底是谁?”

那一瞬间,上官汐觉得她的骨头几乎快要被捏碎了。

艹,这是什么狗血桥段。

她喘息着,呼吸都没有力气,哪里有力气说话。

“不说是吧?很好,我会让你乖乖说出来。”

宗政西爵唇角勾笑,眼底满是戏谑。

蠢男人,有没有点常识,她中药了,怎么说话?

车子开得极快,她靠在车座上,时而因为惯性,撞到了脑袋,乃至她的头更加晕晕乎乎,最后身子一侧, 摔倒在宗政西爵的腿上,晕了过去。

晕倒前,他身上的气味,钻进她的鼻前。

奇怪,为什么,她觉得他的气味,有些熟悉?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生意也&汐。

    近几年,上官家想将国内的生意也发展起来,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刚刚成年的上官汐。

  • &就占一

    可惜,修术者,没办法给自己和亲人占卜推演,否则她就占一卦,看看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 没全过&着眼看

    麻醉还没全过,腹部的伤口疼得厉害,上官汐虚弱的眯着眼看着面前的人。

  • 西爵不&上官汐

    “不,西爵不会这么对我,我、我要见西爵。”上官汐咬着唇,艰难道。

  • 蹙了蹙&好像遗

    上官汐蹙了蹙眉,她觉得她好像遗漏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