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阳光从树叶间玻璃窗,熙熙攘攘的照进房间里,上官汐眯蒙着眼睛,伸着手掌遮挡住了一下。因为是老公寓因为陈设都有些老旧,窗帘也也不是遮挡阳光的。南方的早上太阳又升起来的比较阳光从树叶间透过,熙熙攘攘的照进房间里,上官汐眯蒙着眼睛,伸着手掌遮挡了一下。。...

次日。

阳光从树叶间透过,熙熙攘攘的照进房间里,上官汐眯蒙着眼睛,伸着手掌遮挡了一下。

因为是老公寓所以陈设都有些老旧,窗帘也不是遮阳的。

南方的早晨太阳又升起的比较早,所以正常六点多,上官汐就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洗簌了一下,换好了衣服,下了楼。

一个人的时候,她是不吃早饭的,随便一片面包,或者随便一杯酸奶就好了。

今天,一下楼她却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粥的味道。

如果猜的没错是皮蛋瘦肉粥,稀薄粘稠的粥裹着瘦肉碎和皮蛋碎,再配上鸡蛋卷,嗯~

上官汐不由的闭上了眼睛,用力的闻了闻,肚子一阵咕噜噜。

“小师叔,你做了皮蛋瘦肉粥?”她惊喜的低呼一声。

果然,便瞧见伏一然系着围裙,手里端着一个砂锅,走了出来。

居然还是砂锅熬的,这可比外面那种粥铺里的卖的好吃多了。

她此刻一点都不觉得伏一然的到来,有哪里不好了。

伏一然拿起勺子盛了一碗,塞进她的手里,低语道:“食不言寝不语。”

上官汐撇了撇嘴,还真是老夫子啊,一大早的也没个笑脸。

算了,看在美食的份上,她就忍忍吧。

上官汐舀了一勺吹了吹,送进了嘴里,伏一然又进了厨房端了鸡蛋卷来。

“唔!鸡蛋卷。”上官汐的凤眼都瞪得圆了,夹了一筷子塞进了嘴里。

“注意吃相。”伏一然拧眉。

上官汐比了个OK,但是动作却没慢下来,一通风卷残云,就把东西全吃完了。

“吃的真舒服,小师叔,以后要是有人嫁给你,那简直幸福死了,你这手艺,太可了!”

“小汐难道不知道,术士轻易不能结婚?修术本就是逆天改命、窥探天机之道,天道降惩不是降在自己的身上,便是降在亲近之人的身上。你父亲每年都会闭关,便是在规避降惩。”

“那也不是一定的嘛,像我哥哥他们,还有我,不就活得好好的么?”

上官汐站起身来,转了个圈。

伏一然的眼神沉了沉,没有做声。

“行了,小师叔你不用想太多,以后有看中合适的,就尽管追,知道了么?”

“嗯。”伏一然应声。

“我要出门了,小师叔你不能见光,就好好呆在家里吧。”上官汐一面换了鞋子,一面朝着伏一然摆了摆手。

伏一然点头,目送着她离去。

上官汐背着小布包,穿了件米黄色的波点连衣裙,海藻般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

她要先去小师叔所说的城华路看看。

一般有东西作祟的地方,和地理也有些关系,背阴、或地下有古坟、或四面有种百年槐树、或有成排杨柳等等,都会导致阴气聚集,吸纳邪祟。

也或者,邪祟生前就与这段路有什么渊源。

根据手机导航,上官汐来到了城华路。

城华路属于富人区一代,四周都是高档别墅,一面是临街商铺,一面是一条十米来宽的河,河的两岸正种着杨柳。

书上说,柳树属阴,易招女鬼。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恶斗后&受了伤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 却狡猾&支持,

    “你以为是谁要杀你?他不过是图一个新鲜,你却狡猾的怀上了孩子,你不死,西爵哥哥便不会获得宗政家董事会的支持,便不能接手宗政家产业。”

  • 年一直&保存根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