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西爵看了她几眼,而后轻嗤一声。那轻嗤里的讥讽,比宗政雪来的更为不屑。他眉头轻扬,“我为什么要交待?”“你、你为什么切记交待?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切记跟老爷那轻嗤里的讥讽,比宗政雪来的更加轻蔑。。...

宗政西爵看了她一眼,尔后轻嗤一声。

那轻嗤里的讥讽,比宗政雪来的更加轻蔑。

他眉头轻扬,“我为什么要交代?”

“你、你为什么不要交代?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要跟老爷子交代么?这件事情传出去,外面的人会怎么看我们宗政集团?这将会是一个笑柄在豪门大族里流传开来。说不定宗政集团的股票还会大跌,难道你不需要交代?”

宗政雪被宗政西爵不以为然的态度,弄得心头一哽,尔后语速极快的说道。

“这件事情不会传出去,如果传出去了,那一定是姑姑你,命人传出去的。”宗政西爵居高临下微微弯了弯腰,朝她凑近了些。

宗政雪本能的后退一步。

“西爵,你看看你现在,哪里还有一点晚辈的样子,我是你姑姑,你就这么对我说话的么?”

“我看你真是被那个女人给迷了心窍,难道,你还要做出三年前的事情么?”

“宗政家的名声已经因为那件事情蒙上了尘,你还要我们全家跟着你闹笑话?”

宗政西爵眼眸微微眯了眯,满是危险道:“宗政雪,我劝你说话注意场合。如果你要拿长辈的架子,那回宗政老宅的时候慢慢拿,这里是公司的工作场所,你这么失态,是想被董事会除名?”

“凯文,录下来了么?”宗政西爵转身问道。

凯文上前一步,将手里的手机交给了他:“录下来了。”

“很好。”宗政西爵将手机接了过来,举在宗政雪面前晃了晃,“姑姑,你猜猜,我要是在董事会的时候,把这个东西播出来,他们会有什么敢想?”

“会不会觉得姑姑做事毛躁、口无遮拦的人?”

“而姑姑所在的职位可是集团公关部总监,一个口无遮拦的人,能担任么?”

宗政西爵语速放缓,满是威胁。

宗政雪的心咯噔一下,微微发颤,心中渐渐惧怕起来。

宗政集团的管理,向来对事不对人,即便她是宗政家嫡系出来的,上一辈掌舵者的亲生女儿,她也是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好不容易爬到了如今的这个位置。

她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被罢免职位?

宗政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宗政西爵。

“哼,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处理蓝钻诺菲失窃的事情。”

“还有那个女人……哼,你怎么给她洗地,也没办法洗脱她的罪名,就看谁先抓到她吧。如果落在我手里,只怕西爵你想保也保不住。”

“谢姑姑提醒,姑姑还是管好自己,例如……姑父最近的开房记录就很异常。”宗政西爵唇角调笑。

宗政雪脸色大变,气哼哼的离去。

凯文不由的朝着宗政西爵竖了一个大拇指。

啧啧,他们家大总裁怼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是越来越哦了。

“快去查,那个女人的来历。”宗政西爵冷哼道。

“是。”凯文应声。

可惜,他们最高科技的手段,也查不到任何关于上官汐的任何消息,上官汐就如同石沉大海般,消失了……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你醒&衫女人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伤口,

    她浑身剧痛,低头看了一眼被子里,肚子上居然有一条几寸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还是很疼,脑子也疼。

  • &历的剖

    司梦雅一声低呵,两名保安,便朝着产床走去,将刚经历的剖腹产的上官汐架了起来。

  • &道。

    “不,西爵不会这么对我,我、我要见西爵。”上官汐咬着唇,艰难道。

  • &圆形欧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 家想将&把这个

    近几年,上官家想将国内的生意也发展起来,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刚刚成年的上官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