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那我先去短暂休息咯,这公寓房间还挺多的,小师叔请便。”上官汐摆了摆摆手,准备好下楼。“等一下。”伏一然低唤。“怎么了?”“我这里,制了一个膏药,你之后也不是嫌肚上官汐摆了摆手,准备上楼。。...

“那好吧,那我先去休息咯,这公寓房间还挺多的,小师叔自便。”

上官汐摆了摆手,准备上楼。

“等一下。”伏一然低唤。

“怎么了?”

“我这里,制了一个膏药,你之前不是嫌肚子上开刀的伤口不好看?这膏药可以抚平伤口。”

伏一然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古朴的瓷瓶,递给了上官汐。

伏一然不但是个术士,还是个药师。

在这个年代,中医药师早已经没落,她小师叔轻易不制药,一制药绝对堪比仙药。

她三年前受伤,身体就是她小师叔帮着调理的,虽然每到月圆之夜,还会受因为潮汐的原因,发寒发痛,但和她刚醒过来的时候相比,已经好了许多。

上官汐随手接了过来,巧言一笑:“谢了。”

“嗯。”伏一然闷哼一声。

上官汐这才上了楼。

伏一然看着她的背影,沉思了许久,才收了桌子上的餐盘,洗好,回了房。

上官汐回了房间,先去冲了个澡,然后再裹着浴巾上了床,随手拿了一本术法书籍,翻阅着。

目光落在了她刚才随手放膏药的床头。

“嗯,试一试。”

她把瓷瓶握在了手里,瓶身是白玉的,触感温合。

她挑了一点纯白色的膏体,抹在了腹部的刀疤,触碰之间,便感觉伤口暖和和的很舒服,轻轻按摩着,直到膏体渗透进皮肤,刀疤便立即好像真的淡了一点,平了一点。

“这、这药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小师叔果然名不虚传,一出手就是好东西。

哎!就是可惜,年纪轻轻的偏偏性格跟个古板老头一样,这么大年纪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啧啧。

上官汐摇了摇头,把药瓶放进了床头的抽屉里,合上被子,忽然想起白天遇到的小孩儿,便拿着手机,查了一下宗政家小少爷的事情,结果怎么搜都搜不到。

最后却忽然跳出来一个论坛里,有一条小消息。

#我曾经在宗政家做过女仆,宗政家小少爷太可怜了,一出生妈妈就跳海自杀了,然后这个孩子就好像有心灵感应似得,哭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险些死了,总裁大人亲自抱在怀里,割破了手指喂他血喝,才活了下来,也终于不哭了,却再也不哭了,别说哭,连哼都不哼一声。

别的孩子一周岁已经开口说话,小少爷一周岁却连嘴都不咧,别人和他说话也毫无反应,医学检测他不聋不哑,也不自闭。但他就好像和世界隔离了一样,不听、不说。

表面上豪门里对这个孩子恭恭敬敬,背地里所有人却悄悄在背后议论,这低贱女人生的这个孩子,不是个哑巴聋子,也八成是个傻子。可怜~#

上官汐放下手机。

心口抽疼。

没想到那孩子还有这样一段过往。一出生妈妈就死了,怪不得身上怨气会这么重,想来这些年的日子不好过。

以后要是有机会再见面,她就好好对这个孩子。

上官汐摇了摇头,翻了个身,睡了。

*

另一边……

因为蓝钻丢失。

宗政集团拍卖会临时取消。

他们对已到场的人员,进行了搜查,确认身上没有蓝钻,签了封口协议,才放他们离开。

好在这些人,要么是和宗政家交好的,要么是依附于宗政家的,比较好搞定。

之后,他们便开始查监控系统。

宗政西爵坐在监控系统后面,俊脸森寒。

系统一切都没有问题,当播放到上官汐从外面翻进来的时候,却忽然全屏雪花,什么都看不见了。

宗政西爵靠在沙发椅的背,直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负责监控系统的工作人员,双手不停的敲打着键盘。

“总裁,系统在前几分钟,被入侵,监控视频全部丢失!”

“找回来,找不回来,你们就不用干了。”

宗政西爵的颀长分明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声音冷淡,却迸发出巨大的气场来,叫在场的人,心止不住的哆嗦。

“是、是。”工作人员连声应着。

宗政雪从外面走了进来,讥讽道。

“西爵,我就说那个女人有问题吧?”

“只是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个盗贼,我倒要看看,这次你怎么向老爷子交代,你怎么向董事会交代!”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412)

我要评论
  • 上官汐&了一些

    上官汐侧过脸,看着她,脑海里终于涌上了一些记忆,她动了动唇瓣,发出干涸沙哑的声音。

  • &噬了她

    四面八方的海水,顷刻间吞噬了她,窒息感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 国内的&把这个

    近几年,上官家想将国内的生意也发展起来,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刚刚成年的上官汐。

  • 市之中&。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了?”&烁着眼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