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一然整个人看上来都像是凝成着一层冰霜,都都快把她给冷死了。“一然小师叔,你能不能够切记这么严肃认真啊?我错了还不行啊么?”上官汐讨饶着。“你错在哪儿?”伏一然挑眉。上“一然小师叔,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严肃啊?我错了还不行么?”上官汐求饶着。。...

伏一然整个人看上去都像是凝结着一层冰霜,都快要把她给冻死了。

“一然小师叔,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严肃啊?我错了还不行么?”上官汐求饶着。

“你错在哪儿?”伏一然挑眉。

上官汐眼咕噜转了转,手指不停的对戳着,脑海里思忖着,伏一然究竟在气什么。

难道是因为她私自拆了上官家在她身上放的定位?

还是因为……她私自出来捉拿煞物?

没道理啊,这些事情她以前做过不少,也没见伏一然脸黑的这么厉害的。

上官汐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上官家一家都对上官汐这个小女儿宠上天,所以一旦闯祸做坏事,总是撒撒娇就饶过去了,久而久之,祸闯的越来越大,三年前还差点死在外面。

上官家觉得不能继续下去,便把上官汐丢给了伏一然管教。

伏一然和上官汐的爸爸是同门师兄弟,虽然他也就比上官汐大了五岁,但是常年一副严肃脸,上官汐做错了事,不管怎么对他撒娇都没用,简直是上官汐的克星。

在他面前,上官汐不要太规矩。

此时,伏一然就在上官汐面前站着,一副等着她认错的样子。

上官汐实在是憋不住了,哭丧着脸求饶。

“小师叔,你就说说嘛,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改还不行么?你说句话啊……”

伏一然拿出一台平板,放在了她的面前。

上官汐疑惑的将平板拿在了手里,迎面便是一张大图,险些闪瞎她的眼睛。

那图里。

她的脸被马赛克,玲珑的身材被床单包裹着,露出极细的小腿。

而且标题取得让人面红耳赤。

【宗政大少房内,惊现裹床单出逃女人,这究竟是欲情故纵的勾引,还是道德沦丧的交易……】

“胡、胡说!”

“啐!无良媒体!”

上官汐气的脸颊绯红,怒骂了一句,然后伸手继续往右划动着,结果什么都没有。

“上线十分钟,点击量三亿,已经被宗政家撤了头条,这是我截图下来的。”伏一然冷声道。

那声音简直就像是一把戒尺,要抽死上官汐。

上官汐怀疑,若不是她此时已经成年,伏一然绝对会像小时候一样,直接抽她一顿。

“小师叔,这是误会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出任务,然、然后被那个宗政西爵,还好我逃的快,我……”上官汐欲哭无泪。

“行了,我已经知道了,不用详细说。你知道宗政家是什么人?你就潜进去?被当成盗贼抓到牢里,你都没办法逃。”

“那、那我不是已经逃出来了么?”上官汐嘟囔。

伏一然一个眼神横了过去。

上官汐赶紧的又把头低了低,活活一条二哈狗的样子。

“就算你逃出来了,你以为,以宗政家的手段,追不到你的踪迹?”伏一然挑眉。

“那,那怎么办?我又没偷东西,而且我在宗政家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邪祟,我觉得那东西绝对是想搞事情,我身为术士,驱邪是我的职责所在,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是吧?”

伏一然又是一记冰霜眼横了过去。

上官汐乖乖手动闭嘴,给自己贴了一个禁语符。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小汐&,你醒

    “小汐,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华衫女人眼瞳闪烁着眼泪,低呼着。

  • &支持,

    “你以为是谁要杀你?他不过是图一个新鲜,你却狡猾的怀上了孩子,你不死,西爵哥哥便不会获得宗政家董事会的支持,便不能接手宗政家产业。”

  • 上官家&几十年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要见西&,艰难

    “不,西爵不会这么对我,我、我要见西爵。”上官汐咬着唇,艰难道。

  • 豪门世&年。

    三个哥哥早年一直在国外,帮各大豪门世家驱邪求吉,渐渐名声在外,最后一卦难求,各豪门世家壕掷万金,订单排到了2220年。

  • 墨发如&藻,披

    上官汐墨发如藻,披散在脑后,惨白的脸瘦到眼窝凹陷,修长的眼睫轻轻颤着,倏地,睁了开来。

  • &后还得

    不过,她这身体,不用占卜也能感受的到了,伤的可真重,要不好好养着,只怕以后还得落下毛病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