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西爵站在窗户边,神色里满是运筹帷幄,摸出了手机,拔通了电话。助理凯文接了电话,低问。“总裁,什么事,请盼咐。”“二十分钟内,我要明白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十分助理凯文接了电话,低问。。...

宗政西爵站在窗户边,神色里满是运筹帷幄,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助理凯文接了电话,低问。

“总裁,什么事,请吩咐。”

“十分钟内,我要知道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

十分钟后。

助理凯文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说吧,那个女人,什么身份。”宗政西爵没有回头。

凯文脸色有点难堪,低着头,半天没有答话。

宗政西爵很是不耐烦的回了头,“怎么了?有话就说!”

“总、总裁,没有找到。”

“什么叫没有找到?”宗政西爵低呵。

“就是动用了集团所有的天眼去查,全部都是查无此人。”凯文额头细汗涔涔。

“查无此人?”宗政西爵冷唇轻启,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三分。

就在此时,外面一阵骚乱,保安队长闯了进来。

“总裁、不、不好了,诺菲蓝钻被盗!”

“什么?”

-

上官汐捂着床单跳进了一辆出租离开了。

她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么狼狈的事情,还差点被出租车司机误会成特殊服务人员而拒载。

一番争辩之后,上官汐才被带回了独栋公寓。

独栋公寓坐落在景城月楼区很古老的城中村里,虽然荒凉,但上官汐用紫曦罗盘勘测后,发现此处五行之气最为充足,最适合他们玄门人士居住了,便租了下来。

她下了出租车,靠近公寓却发现她用符箓设置的妖邪勿侵阵法被人动过,整个人立即进入全面防备的状态。

她利落的将身上的被单撕碎,打了两个结,当成抹胸裹在身上,纤细的手指摸向随身小包抽出一张符箓,缓缓靠近。

门,倏地从里面被打开。

上官汐凤眸微眯,两指夹着符箓掷了过去,却停在了正门处,进不去,仔细看隐约有几根红色丝线,把符箓给粘住了。

伏一然从里面走到了门口,温和的脸上勾勒着笑意,手腕微抬,那些红色丝线便如同蛛丝被他收了进去。

他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衬衫,配着淡蓝色的牛仔裤,整个人偏瘦,露出的脚踝,不足一手握住,好在肩膀够宽,给人一种温暖可靠、不由想要亲近的感觉。

上官汐面上一喜,低呼一声:“一然师叔。”

她快步朝着他跑过去,一时没留意身上被单险些下滑。

伏一然拧眉,手掌摊开,红色丝线飞了出去,紧紧的将她的被单缠好。

上官汐低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这次老老实实的迈着小步子,走到伏一然的面前。

“一然师叔,你怎么来了?”

伏一然蹙了蹙眉,很是严肃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上官汐。

上官汐低着头,戳了戳手指,将嫩白的足交叠,想要藏起来。

“先进来。”

伏一然走了进去。

上官汐跟在后面,嘟着唇,碎碎念,心里盘算着等会儿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不告诉爸妈还有哥哥们,她在这里的事情。

迎面,一套衣服将她盖了起来。

“啊!”上官汐舞着手,挣扎着冒出了头,发现一件宽大加长的短袖就穿在了身上。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虽然已&,却还

    她浑身剧痛,低头看了一眼被子里,肚子上居然有一条几寸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还是很疼,脑子也疼。

  • 隐居大&几十年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 近几年&汐。

    近几年,上官家想将国内的生意也发展起来,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刚刚成年的上官汐。

  • 过是图&接手宗

    “你以为是谁要杀你?他不过是图一个新鲜,你却狡猾的怀上了孩子,你不死,西爵哥哥便不会获得宗政家董事会的支持,便不能接手宗政家产业。”

  • 四面八&刻间吞

    四面八方的海水,顷刻间吞噬了她,窒息感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