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刀疤,是怎么回事?”宗政西爵低呵道。上官汐会觉得啊要疯了!这个男人,吃人豆腐,一点儿内疚都也没的么?她气恼的揪着被子,用劲一扯,档住自己:“关你什么事啊!”上官汐觉得真是要疯了!。...

“你的刀疤,是怎么回事?”宗政西爵低呵道。

上官汐觉得真是要疯了!

这个男人,吃人豆腐,一点愧疚都没有的么?

她恼怒的揪着被子,用力一扯,挡住自己:“关你什么事啊!”

屋外响起了熟悉的尖叫声。

紧接着,是扭动把手的声音。

宗政西爵一侧耳,拧着眉,一把撕扯掉自己的衬衣,赤果上身掀开了被子,钻进了被窝里,翻身向上将上官汐紧紧压在身下。

“你、唔。”

上官汐想尖叫,唇瓣却被紧紧堵住。

宗政美和司梦雅推门进来,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宗政西爵扯住枕头,丢了过去。

“滚出去!”

“西爵、你!”宗政美低呼。

司梦雅眼睫闪动,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捂着唇快速逃走。

宗政西爵的唇游离,贴着上官汐的耳垂,低沉着嗓子道:“不想被当成商业间谍进监狱,就乖乖躲在被窝里不要出来。”

上官汐涨红着脸,眼瞳里也满是血红。

该死的,活了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对待。

她咬着唇,无比委屈,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肩膀却在瑟瑟发抖。

宗政西爵心揪了一下,唇瓣轻蹭过她的脸颊,翻身下了床。

他扯过外套,随意套在身上,胸肌、腹肌半裸着,朝着宗政美轻嗤一声。

“姑姑这么闯进来,怕是不合适吧?”他慢慢将西装外套的扣上,表情戏虐。

宗政美表情不自然道:“西爵!你实在是太轻狂了,你难道不知道今天的拍卖会、”

“我当然知道很重要,我记得开场时间是10点整,现在离开场还有40分钟,我寻个乐子,也没什么吧?”宗政西爵冷哼。

“你就不怕司家知道这件事,老爷子那里,不好交代么?”

“怎么、姑姑,还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我么?”

宗政西爵朝着宗政美走近一步,睥睨着她:“你信不信,你们再挑战一下我的耐心,我就单方面宣布取消和司家的联姻。”

“司家若真想和宗政家联姻,那司梦雅就要受着我流连花丛!”

宗政美紧了紧手掌。

是啊,她怎么忘了,宗政西爵今时不同往日,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手无实权的宗政大少了。

“哼!那你好自为之吧。”

宗政美冷哼一声,转身走开。

宗政西爵眼瞳紧了紧,回头去看床上的人。

结果,床上的被子掀开,空空如也。

窗户外一阵风吹进来,窗边挂着一只红色高跟鞋,窗帘飞舞。

宗政西爵走过去,上官汐竟裹着白色床单逃了!

他唇角轻轻勾勒着,露出一抹笑意来:“女人,你以为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五分钟后。

各大娱乐媒体头条:

【宗政大少房内,惊现裹床单出逃女人,这究竟是欲情故纵的勾引,还是道德沦丧的交易……】

配图,仅一个露出半截小腿的,其余全被白色被单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人。

不过再占据头条半小时之后,就被撤了,再搜索相关链接就只剩下404。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322)

我要评论
  • 一切,&!来人

    “所以……这一切,都是西爵哥哥的意思!来人,扔下去!”

  • 水,顷&山压在

    四面八方的海水,顷刻间吞噬了她,窒息感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 于涌上&她动了

    上官汐侧过脸,看着她,脑海里终于涌上了一些记忆,她动了动唇瓣,发出干涸沙哑的声音。

  • 华丽繁&坠下来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 &事会的

    “你以为是谁要杀你?他不过是图一个新鲜,你却狡猾的怀上了孩子,你不死,西爵哥哥便不会获得宗政家董事会的支持,便不能接手宗政家产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