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象浮虚,时而疯狂像是猛兽奔涌生生不息,又时而疯狂像泉水叮咚断断续续。上官汐不由得的拧了拧眉,接着睁开眼睛了眼,眼瞳里满是愤怒的,狠狠地的瞪向宗政西爵。“你怎么看孩子的,这孩子被怨煞上官汐不由的拧了拧眉,然后睁开了眼,眼瞳里满是愤怒,狠狠的瞪向宗政西爵。。...

脉象虚浮,时而像是猛兽奔腾不息,又时而像泉水叮咚断断续续。

上官汐不由的拧了拧眉,然后睁开了眼,眼瞳里满是愤怒,狠狠的瞪向宗政西爵。

“你怎么看孩子的,这孩子被怨煞侵染,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在此时,玩偶熊从地上而起,一下飞到小慕念的身边,枯黄之色大显,‘咻咻’就要钻入慕念体内,慕念痛苦的拧着眉。

上官汐见状,赶紧抽出一张祛煞符,贴在了小慕念的眉间。

枯黄之色一下被隔绝开来,快速的逃离。

上官汐抽出伸缩桃木剑去追,速度却没有它快,竟让它逃了。

“该死!”上官汐暗骂一声。

她绝美的脸,因为愠怒涨的红扑扑的。

宗政西爵站在她身侧,深邃的眸子里,顿时露出一丝危险。

上官汐还未察觉,转过身来,宗政西爵抬起强有力的臂弯,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将她抵在墙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旁。

“说,谁派你来的,什么目的!”

上官汐被掐得无法呼吸,低咳一声。

“我、我说了,我就是个术士。”

“你、你恩将仇报,我、我才救了你儿子。”

宗政西爵眸子沉了又沉,满是警惕,手中力道又加重了一些。

“再不说,你就死了。”

上官汐咬牙,艰难的伸出手指,朝着宗镇西爵的腰间戳过去,正常男人被这么一戳,必然全身发软。

宗政西爵却早有防备似得,身子微侧躲开,反手拽住她的手腕,高举至头。

就在此时。

慕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双手托腮,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此时的姿势。

似乎在研究。

因为手被举起,所以上官汐此时的胸挺的极高,杵在宗政西爵的腹部,而宗政西爵弯着腰,一张脸压在上官汐的上方,即将要吻上去的样子。

慕念点了点头,研究完毕,朝着宗政西爵比划两下。

‘粑粑继续,我去守门,不让人进来。’

比完之后,慕念一跳,从沙发上下来,‘哒哒哒’跑到外面,顺手关了门,双手环胸,就跟个小守门神似得。

屋内。

上官汐的脸更红,红的像是番茄似得,实在是想不到挣扎的方式,只得用力抬头撞在宗政西爵的胸口。

宗政西爵退了一步,上官汐也撞得头晕,跌跌撞撞的甩了甩头,和他分开几步距离。

“流氓!”上官汐骂了一句。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宗政西爵一愣。

这熟悉的脸,熟悉的神情……

他的警惕一扫而空,动容的上前一步。

上官汐吓得以为他又要动手,赶紧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了证件,捂着额头,高高举在了他的面前。

“混蛋,快看!我是官方认证的术士!”

“中级?”宗政西爵挑眉。

上官汐仿佛被鄙视了一下,没错,身为玄门世家的传人,她的三个哥哥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是高级术士,如今的术法修为也早已超脱认证级别,而她却堪堪中级。

丢人,太丢人了!

也因此她才急切切的偷偷留下山,证明自己。

“中级也是术士,也比普通术士厉害很多!哼!”她把证书收回包里。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订单排&年。

    三个哥哥早年一直在国外,帮各大豪门世家驱邪求吉,渐渐名声在外,最后一卦难求,各豪门世家壕掷万金,订单排到了2220年。

  • 都是西&爵哥哥

    “所以……这一切,都是西爵哥哥的意思!来人,扔下去!”

  • ,铺撒&照射在

    华丽繁杂的水晶灯,一层层坠下来,铺撒着柔和的光,照射在一个淡粉色的圆形欧式大床上。

  • 你,生&该去死

    一身圣洁白色礼服的司梦雅冷笑着,捏住了她的下颚:“怎么?还不明白?我和西爵哥哥订婚了,至于你,生了孩子自然就该去死了!”

  • 剧痛,&了一眼

    她浑身剧痛,低头看了一眼被子里,肚子上居然有一条几寸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还是很疼,脑子也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