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们再度扑向上官汐。上官汐而已想巧妙周旋一下,接着找机会逃出,没想起这个女人竟然不上钩了。完了,她该怎么逃脱呐。难不成直接说她是来祛煞的?“好啊,我这就带着心心,去上官汐只是想周旋一下,然后找机会逃脱,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不上钩。。...

保安们再次冲向上官汐。

上官汐只是想周旋一下,然后找机会逃脱,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不上钩。

完了,她该怎么脱身呐。

难不成直接说她是来祛煞的?

“好啊,我这就带着念念,去找孩子爸爸,证明给你看!”

上官汐拉着宗政慕念的手快步欲走,一个转身,却结结实实撞上一堵人墙,撞得她鼻头发麻。

“喂,你、”她捂着鼻子,抬起脸,看向来人。

这一看,顿时背脊一寒,恨不得在地上钻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保安们齐刷刷的朝着来人弯腰高喊。

“总裁!”

上官汐背脊更凉,恨不得当即给自己唱一首‘凉凉~’。

“咳咳、那个、我……”上官汐僵硬的笑了笑。

司梦雅得意的走到宗政西爵的身边,对着他道:“西爵哥哥,这个女人,故意整容成慕念妈妈的样子混进来,还大言不惭的说,她就是慕念的妈妈!简直就是、“

“她是。”

宗政西爵反手握住上官汐的手,将她贴近自己。

“西爵哥哥,你……”司梦雅眼瞳闪了闪。

“我说她是,她就是。”

“你们出去。”宗政西爵挑眉道。

保安们顿时点头弯腰:“是!”

屋内,清空,只剩下他们几个关键人。

司梦雅眼瞳闪了闪,“西爵哥哥,你,她不是,慕念妈妈已经跳海自杀了,她不过是长得像而已,而且她是翻窗进来的,说不定就是个商业间谍,你不要被她骗了。”

“出去!”宗政西爵低呵,深邃的眼瞳里,冷的吓人。

司梦雅修长的眼睫颤了颤,顿时雾霭蒙蒙,抿了抿唇:“真的要这么样么?即便这个女人只是和她长得相像,你就能毫无理智的护着?”

“是!”宗政西爵肯定的说。

司梦雅退后了一步,无比受伤。

“出去!”宗政西爵又是一声低呵。

司梦雅的手紧紧攥着,强忍着眼泪没让自己哭出来,狠狠挖了上官汐一眼,转身离开。

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

宗政西爵居高临下的看着上官汐,那眼神宛若一只无形的手,将她剥个干净,看个彻底,让她无所遁形。

上官汐默默咽了咽口水。

“我说,我是来驱邪的,你、你信么?”她抬眸弱弱说。

宗政西爵朝着她走近了一步,上官汐吓得一推,后背抵在墙上,强大的威慑,压了下来。

妈耶,这、这男人该不是又要亲她吧?而且听刚才这些人的话来说,她很可能长得很像他前妻。

虽,虽然这男人帅的令人发指,但、但是她还是得克制一下。

上官汐吓得闭上了眼。

“你、你别冲动,我跟你说,我不是你前妻,我之所以那么说,是为了哄你儿子的。”

“我真是来驱邪的,我、我没骗你,你看,这是我的术士证书。”

上官汐一边说着,一边从小包包里,掏证书。

结果摸索半天没摸索出来,却听见“咚”一声。

“慕念!”宗政西爵低呼。

上官汐睁开眼,小慕念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宗政西爵一把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沙发上,正要掏出手机,想来是要喊医生。

上官汐快步走了过去,捏住了小慕念的手腕,对宗政西爵说:“让我来试试。”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历的剖&上官汐

    司梦雅一声低呵,两名保安,便朝着产床走去,将刚经历的剖腹产的上官汐架了起来。

  • 爵哥哥&了!”

    一身圣洁白色礼服的司梦雅冷笑着,捏住了她的下颚:“怎么?还不明白?我和西爵哥哥订婚了,至于你,生了孩子自然就该去死了!”

  • 别的事&情都不

    “别急,你出去出任务,受了重伤,昏睡了三年,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去喊你二哥,小汐,你先躺会儿。”

  • 过是图&死,西

    “你以为是谁要杀你?他不过是图一个新鲜,你却狡猾的怀上了孩子,你不死,西爵哥哥便不会获得宗政家董事会的支持,便不能接手宗政家产业。”

  • 爵。”&咬着唇

    “不,西爵不会这么对我,我、我要见西爵。”上官汐咬着唇,艰难道。

  • 几寸的&是很疼

    她浑身剧痛,低头看了一眼被子里,肚子上居然有一条几寸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还是很疼,脑子也疼。

  • &轻轻颤

    上官汐墨发如藻,披散在脑后,惨白的脸瘦到眼窝凹陷,修长的眼睫轻轻颤着,倏地,睁了开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