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阵脚步声,快速的走了进去。“怎么回事?”一个女声响了。上官汐玻璃窗柜子缝隙看回去,是一个气质很好的很矜贵的女人,皮肤白皙,亚麻色微卷的头发,五官比例很好。““怎么回事?”一个女声响起。。...

又是一阵脚步声,快速的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一个女声响起。

上官汐透过柜子缝隙看出去,是一个气质很好的很矜贵的女人,皮肤白皙,亚麻色微卷的头发,五官比例很好。

“司小姐,有不明人士混进来,为了拍卖会的顺利进行,我们正在排查,可是小少爷……”

他们为难的看向宗政慕念。

宗政慕念狠狠的瞪着司梦雅,那眼神恨不得将司梦雅撕成碎片。

上官汐能明显的感觉到宗政慕念在见到司梦雅的那刻起,身上居然燃起了浓浓的怨气。

被上官汐收进包里的熊玩偶,受到了感应,剧烈的抖动起来,挣脱上官汐的桎梏,强大的力,一下把上官汐从柜子里,拖出来,栽倒在地。

齐刷刷的目光朝着上官汐射过去。

司梦雅在看到上官汐那张脸的时候,退后了一步,险些摔倒。

“你、你是谁!”

“司小姐,就是她!翻窗进来的,快!把她拿下!”保安队长伸手一挥。

保安们纷纷朝着上官汐涌过去。

宗政慕念迈着小短腿,张开双臂,把上官汐护在了身后,小脸上神情坚韧,不容侵犯。

上官汐摸了摸宗政慕念的脑袋,欣慰道:“乖儿子,不枉麻麻疼你。”

“儿子?”

“你究竟是谁?”司梦雅脸上的端庄高雅全部被打破,杏眼几乎要突出来,惊恐低吼。

上官汐耸了耸肩,不以为然。

“他喊我麻麻,你们觉得我是谁?”

“你……不可能!你有问题,你在哪里整的容!居然居心叵测的整的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司梦雅扶着墙,“你们快把她抓住,送警察局,快啊!”

“啊!啊!!啊!!!”宗政慕念再次尖叫,外加跺脚,就是不说话。

他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不太正常的样子,可是分明先前他和自己独处的时候,还好好的,上官汐心中奇怪。

“对不起了小少爷。”

保安们对着宗政慕念说了一声,便不再把他放在眼里,两个人把他粗暴的拖了过去,按住了,然后去抓上官汐。

上官汐怒了!

顿时脑补一出豪门庶子不受宠,天天被欺负惨兮兮的大戏。

护犊子心切的上官汐,手掌撑着面前的桌子,一个翻腾,跳到宗政慕念的跟前,一脚一个把按着宗政慕念的保安给踹飞了。

“狗东西,敢碰主子!”

“都说了,我是他麻麻了,你们还敢动,信不信我,炒了你们,让你们在这个城市消失!”

看着上官汐灵巧的动作,司梦雅嗤笑一声。

“呵,果然是整容来的,她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身手,你暴露了!”

“你才整容,老娘全身都是真的,老娘看你才像假的,我看你的双眼皮、高鼻梁、胸都是做的吧,这种劣质程度,太假了!啧!”

“你、”司梦雅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宗政慕念崇拜一笑,朝着上官汐竖了一个大拇指,朝着司梦雅倒竖了一个大拇指。

“你们是死的么!快把这个女人 ,给我抓住啊!”司梦雅大喊着。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名保安

    司梦雅一声低呵,两名保安,便朝着产床走去,将刚经历的剖腹产的上官汐架了起来。

  • ,你出&躺会儿

    “别急,你出去出任务,受了重伤,昏睡了三年,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去喊你二哥,小汐,你先躺会儿。”

  • 可惜,&法给自

    可惜,修术者,没办法给自己和亲人占卜推演,否则她就占一卦,看看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世家,&才渐渐

    上官家是几百年的风水玄门世家,也是国内仅存的玄门世家,前几十年一直隐居大山之中保存根基,近几十年才渐渐回到都市之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