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麻麻?我是姐姐,我才成年之后没多久,哪里来的儿子。”上官汐想扯开小家伙。小家伙却不明白哪里来的劲儿,硬生生搂着她的脖子,搂的紧紧地的。小家伙边哭,边喊着‘麻小家伙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硬是搂着她的脖子,搂的紧紧的。。...

“什么麻麻?我是姐姐,我才成年没多久,哪里来的儿子。”上官汐想要扯开小家伙。

小家伙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硬是搂着她的脖子,搂的紧紧的。

小家伙一边哭,一边喊着‘麻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上官汐听得心软的不行,不知道为什么,竟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轻轻哄了哄。

“别哭,别哭,麻麻在这里。”

“别哭哦~”

小家伙竟真的不哭了,他松开了上官汐的脖颈,抹了一把眼泪,笑了笑。

“太好了,麻麻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他们都是说谎,你没死。”

“太好了,你回来了,他们就再也不会再背后骂我是野种了。”

小家伙涨红着脸。

上官汐听得无比心疼,这么小的孩子,没有妈妈么?背后还被人骂,心里该多难受啊。

她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好吧,那以后没有人的时候你就喊我麻麻,有人的时候,你喊我姐姐怎么样?”

小家伙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那宝宝听话,这个熊先给麻麻好不好,麻麻给你一张护身符跟你交换?”上官汐抽出一张符箓,递给小家伙。

看的出来小家伙有些舍不得熊,最后还是咬了咬唇,接过符箓:“好。”

上官汐被小家伙乖巧的样子萌化了,揉了揉他的脑袋:“放心,等我把这个熊带回去祛了煞气,我就还给你,好么?”

小家伙先前的不开心一扫而空,眼睛亮亮的,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屋外,一阵脚步声传来。

“快点,刚才监控显示,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就是顺着这边的窗户跳了进来,她肯定就在附近,今天的活动是拍卖价值十二亿的钻石项链,绝对不能出一点点纰漏!”

“是!”

“咚、咚、咚!”脚步声来到门口,似乎要进来。

上官汐暗道不好,忙压低着声音对小家伙道:“千万不能让他们找到麻麻,听见没有?”

小家伙点了点头。

上官汐左右看了看,最后锁定了衣橱,打了开来,藏了进去。

保安推门而入。

一进门,便瞧见宗政慕念站在他们的面前,稚嫩的脸上满是氤氲,小拳头攥的紧紧的,拦住了他们。

“少爷,抱歉,酒店闯进了不明人物,我们需要查看一下您的房间。”

宗政慕念没有动。

保安们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人压低着声音说道:“队长,传言宗政家小少爷是个聋哑人,他好像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如我们检查一遍,就赶紧走?”

“嗯,也好。”

衣柜里的上官汐错愕了一下,小家伙竟是宗政家小少爷,可是他不是聋哑人啊?

转念一想,她又明白过来。

这只怕是小家伙的自保方式吧,在豪门深宅之中,没有麻麻,没有人庇佑,只能装作聋哑人,可怜小家伙才多大啊,心思就这么沉。

上官汐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疼得她吸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心痛?

保安们准备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宗政慕念尖叫起来:“啊!!!啊!!!啊!!!”

尖锐的叫声,穿透耳膜,让上官汐都不由的捂住了耳朵。

第16章 被抓

2020-08-29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上官汐&,看着

    上官汐侧过脸,看着她,脑海里终于涌上了一些记忆,她动了动唇瓣,发出干涸沙哑的声音。

  • 务,就&。

    她记得她第一次接任务,就遇到了一个古宅凶煞,一番恶斗后受了伤。

  • 上官汐&架了起

    司梦雅一声低呵,两名保安,便朝着产床走去,将刚经历的剖腹产的上官汐架了起来。

  • 白的脸&。

    上官汐墨发如藻,披散在脑后,惨白的脸瘦到眼窝凹陷,修长的眼睫轻轻颤着,倏地,睁了开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