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钟后老人再度回房间。“前辈,有价证券国家也可以原价收购,那些图纸,国家也会给与补偿,至于数额,前辈虽然说,你那块地,在现有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扩大十公里,国家免费作为礼物“前辈,有价证券国家可以原价收购,那些图纸,国家也会给予补偿,至于数额,前辈尽管说,你那块地,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扩大十公里,国家免费送给前辈了,永久产权”。。...

十分钟后老人再次回到房间。

“前辈,有价证券国家可以原价收购,那些图纸,国家也会给予补偿,至于数额,前辈尽管说,你那块地,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扩大十公里,国家免费送给前辈了,永久产权”。

老人一口气说完,等着浩宇表态。

“说一半就一半,这个没有商量,图纸免费送给国家,这个我也说过,不会更改,至于那块地,我就感谢国家了,请国家放心,逍遥宗弟子,不会做出危害国家的事情,他们行走世俗都会遵循国家的法律法规”。

浩宇认真的说道。

老人心中感动,前辈真是大手笔,视金钱如粪土,有前辈坐镇世俗界,那边的人再也不能嚣张了。

“那就感谢前辈大义了,国家有前辈在,真的是国家之幸,民族之福啊”

老人恭维道。

一顿农家乐,宾主尽欢。

一个小时后,浩宇回到湖边别墅。

“事情谈的怎么样了,政府给批准吗,要不要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把家族驻地搬走,把这块地方给你建宗门”。

冯婉玲温柔的说道。

看着冯婉玲,浩宇心里特别温暖,哎,浩宇不在多想。

“国家已经同意了,在原有的基础上,外扩十公里,国家免费送给我们了,永久产权,我们再从新设计一下,外扩之后,就有三座大山在里面了,这次要好好规划一下”。

浩宇拿出图纸铺在桌子上。

冯婉玲目瞪口呆,国家不但给批示了,还外扩十公里,免费送,永久产权,这是什么情况,冯婉玲震惊不已。

随后,浩宇又从新设计一下宗门驻地,他这次更加满意了,要建设世俗最强宗门,就要这样规划才像样,不能弱了逍遥宗的名头。

看着图纸上面的规划,冯婉玲也是兴奋不已,这是要建设奇迹吗,都超过五A景区的标准了,一个道路上铺设的石板又要汉白玉的,景观树都要五百年以上年份的。

这个只能去原始森林移植了,主建筑一律仿古风格,这是按照皇宫来建设的吗,材质需要是楠木的,这个也是珍惜材料。

冯婉玲看着心中感叹,这样建设出来,肯定成为一个旅游胜地。

她大致估算了一下,浩宇给她的钱至少要用去一半。

最让她开心的是,冯氏家族驻地完全在规划中心,浩宇并没有要求家族搬离,这样一来,家族也算是宗门的一部分了。

看来,家族驻地也要从新围护一下了,不然,跟不上宗门的品味。

设计图纸初步定稿,原来的商业街,直接规划成商业区,好几条街,增加了拍卖场,自由交易市场等等,还增加了几栋摩天大楼,建设规格都要求最高标准,又看了一遍,心中满意,浩宇抬起头。

“发布设计招标,面向全华夏征稿,中标者奖励一千万RMB”。

浩宇看着图纸,微微一笑说道。

冯婉玲感叹浩宇大手笔,这必然会引起全国建筑以及设计行业的大地震。

冯婉玲收起设计稿出去安排了,浩宇抱起浩思悦去草坪上玩。

浩思悦的体质越来越好了,看上去长高了不少,虽然只有三岁,和五岁的孩子走在一起,完全看不出浩思悦只有三岁。

浩宇和浩思悦玩耍,并不是纯粹的陪他玩,而是潜移默化的锻炼他的耐力和敏感度。

为以后修炼逍遥诀打下基础,浩思悦性格活泼,很有韧性,虽然满头大汗,一点也不娇气。

这点很让浩宇喜欢。

三天后,刘清雅抱着一大摞材料进来。

“这些都是国家批复的土地证明,面积太大,分属不同行政单位管辖,所以材料也分成几个部分,产权证明,土地所有权证明都在这里,永久产权,浩宇哥这里以后就是你的独立王国了”。

“国家还专门发了文件,你的这片区域,国家各级机构不参与管理,你们完全独立,甚至可以制定区域法规,国家认可,外围区域会进驻一支特种部队,负责外围区域的安全,你这里以后就是铜墙铁壁,不用再担心冷刺这样的苍蝇来打扰了”。

刘清雅兴奋的说道,眼睛光芒闪烁,浩宇哥太霸气了,居然让国家高层如此看重。

最震惊的就属冯婉玲了,她感觉自己心脏有些超负荷了,喝了一杯冰水才稳定下来。

拉着刘清雅又让她讲述一遍,心里更加震撼,浩宇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大一片区域以后永远属于浩宇私人的了,还可以制定法规,国家认可,这不就是独立王国了吗。

最让她激动不已的是,这片区域外围居然安排了驻军守护,安全方面更加不用担心了。

浩宇也很是惊讶,没想到国家如此大方,居然做出这样的安排,看来以后要多为华夏谋福利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这些道理,浩宇还是明白的。

“今晚,我的领导会过来,有三个武装直升机大队和一个运输直升机大队过来运输材料,领导让我和你打个招呼”。

刘清雅认真的说道。

冯婉玲震惊的看着浩宇,这又是什么情况,来那么多部队干什么,武装直升机大队,居然来了三个,难道要打仗吗。

她不知道一个武装直升机大队有多少架直升机,一下子来三个大队,肯定是很多。

“你去通知一下族人,免得出现恐慌”。

浩宇转过头看向冯婉玲说道。

点点头,冯婉玲出去了。

“浩宇哥,你的宗门成立了,我要当大师姐,我和师傅说了,他不反对我加入逍遥宗,所以,我先报名,这个大师姐的位置必须是我的,我占定了”。

刘清雅挽着浩宇的胳膊,整个人都贴了上来。

“好好,你是大师姐,能不能坐回你的位置”。

浩宇无语的说道,他被刘清雅撩拨的心里火热,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丑了。

“哼,胆小鬼”。

刘清雅回到自己的位置,嘴里还嘀咕道。

浩宇才不搭理她,他算是了解了,刘清雅这人,属口香糖的,你越搭理她,她就越粘人,而且,还是话唠,张开嘴就停不下来。

冯氏家族祠堂,此刻所以成员都在,这是老爷子的命令,任何人必须参加,不参加的人,驱逐出家族,这是最严厉的命令了。

男女老少,二百多人齐聚一堂。

看到人都到齐了,老爷子示意冯婉玲可以说话了。

然后,冯婉玲拿出一张图纸,和一份地图,然后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这里,就是这个圈里,方圆二十公里范围,从今天开始,属于浩宇的私人地盘,国家送给他的,永久产权,地方政府任何机构不得进入这里执法”。

“在这个区域内,浩宇可以制定自己的法规,国家认可,我们冯氏家族就在这个点,整中心的位置”。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住在浩宇的私人属地上,这点很重要,浩宇并没有让我们搬离,不过,我们除了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外,还要遵守这里的法规,浩宇制定的法规”。

“这个圈的外围,从今天起,将会有一支特种部队驻扎,人数不祥,他们将负责外围区域的安全,这一大片区域,以后就是军事禁区”。

“我们的家,就在军事禁区的核心区域,所以,以后出入这片区域,会有特种部队盘查,你们要有个思想准备”。

“这个圈里面,浩宇的私人地盘上,要建设一个超级宗门,初步投资三千亿RMB,最后应该会达到万亿RMB,宗门的建设由我负责,浩宇已经把钱给我了”。

“现在已经面向全国招标设计图,中标者奖励一千万”。

“这张就是宗门驻地的初步规划图,我们在这个区域,是逍遥宗的核心区域,所以,以后你们会遇到不少逍遥宗的弟子,记得尽量避免发生冲突”。

“以后进入这个区域,你们都收起在世俗界的行事方式,更不要摆出一副有钱人的架子”。

“逍遥宗出来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她们杀伐果断,出手必杀人,这次去MG,浩宇直接灭杀了冷刺,一个不留,全部被灭杀了”。

“那些分散到世界各地的杀手,都被浩宇召集回来灭杀了,所以,以后做什么事情,都要规规矩矩的,如果谁触了霉头,死了就死了,在这里杀人是合法的,浩宇规定的,国家认可”。

“浩宇答应,冯氏家族子弟可以免试入宗门修炼,和其他弟子一视同仁,最后达到什么高度,就看每个人的造化”。

冯婉玲一口气说完。

现场一阵寂静,这变化太快了吧,像做梦一样,首先是自己的家,现在是在浩宇的私人地盘上,浩宇是永久产权,他们只有七十年产权,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了,也就是说,四十年后,这里完全不属于他们的了。

这里居然可以制定法规,国家认可,他们除了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还要遵守浩宇制定的法规,而且浩宇居然制定在这里杀人合法的法规,想想都后背发凉。

最让人震撼的是,这地盘也太大了,方圆二十公里,都是浩宇的。

还有就是,外围区域居然安排了驻军,还是特种部队,这里直接成了军事禁区,出入都要接受盘查,这也太森严了吧。

最不可思议的是,国家居然不再管这里,政府机构无权进入这里执法,这真的成了浩宇的独立王国。

让他们更加目瞪口呆的是,这里居然要建设宗门,投资达到万亿RMB,万亿啊,比十几个冯氏珠宝总资产还多,浩宇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原来老爷子给浩宇股份,他们都眼红不已,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有一点他们都很高兴,冯氏家族的子弟可以免试入宗门修炼,学习拿传说中的能力。

还有就是,他们感觉这里特别安全,外围是特种部队驻守,如铜墙铁壁一般,小偷小摸肯定进不来。

最关键的是,浩宇是冯氏家族的一员,是他们的上门女婿,这点让他们感觉无上荣耀,摇杆瞬间挺直了。

“还有一个要提醒大家,今晚会有三个武装直升机大队和一个运输直升机大队过来,大家都待在家里,不要乱跑,他们只是过来拿东西的,所以,不用担心,也就半个小时时间”。

冯婉玲再次说道。

所有人震惊了,武装直升机大队,这是要打仗了吗,浩宇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需要如此兴师动众的保护。

这时候,老爷子站起来,严肃看着族人。

“冯氏家族从今天开始进入全面发展阶段,这是我们家族崛起的机遇,天大的机遇,冯氏珠宝要转型,除了继续保持冯氏珠宝在商界的领先地位以外,我们要转型为修练家族”。

“那些高高在上的修炼家族,功法不外传,哼,我们冯氏家族以后的子弟,也能够学习那种传说中的能力了,你们要督促子女好好学习,冯氏家族的兴衰,就靠这些小辈了”。

老爷子兴致勃勃的说道。

书评(245)

我要评论
  • 他的安&全。

    她脸色巨变,看了看身边的小男孩,本来星找机会用小男孩作为要挟,既然对方的目标是小男孩,必然会在意他的安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