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市郊区,一处农家小院,现在的被改为了农家乐,刘淡雅把浩宇带进这里和他的上级朋友见面。步入小院,一个头发发白的老者迎了出。“浩先生您好,此地破旧,还望切记不介意”。进入小院,一个头发发白的老者迎了出来。。...

中州市郊区,一处农家小院,现在被改成了农家乐,刘清雅把浩宇带到这里和他的上级见面。

进入小院,一个头发发白的老者迎了出来。

“浩先生您好,此地简陋,还望不要介意”。

老者客气的说道。

“不错,筑基期九阶巅峰,在地球天地灵气稀薄的地方,能够达到如此境界也算难得,二百三十岁,余下岁月要晋级金丹,难如登天,观你相貌,不是短命之人,晋级金丹应该可以成行,只不过要靠机缘,靠修炼是不可能了”。

浩宇微微一笑说道。

老人听了目瞪口呆,对方刚刚见面,就把他看的透彻,看他修为也就练气期五阶,肯定是隐瞒了修为。

老人对浩宇躬身施礼。

“多谢浩先生指点迷津”。

“筑基期九阶巅峰有三十年了吧,你如果没有机缘,此生难入金丹,既然有缘,我就赐你一场机缘,有没有命享用,就看你的造化了”。

浩宇说完一拳打在对方心口,老人一口血吐出来,身体倒飞而出,浩宇紧跟上前,一脚踢在对方后背,老人整个飞了起来。

“浩宇哥那人是我的领导,求你手下留情啊”。

刘清雅都快急哭了,怎么就打起来了,不是客客气气的吗,龙头怎么不还手啊,浩宇哥怎么会这么强啊。

刘清雅一边着急,一边胡言乱语。

这时候农家乐老板也跑出来了,看到刘清雅,赶紧过来问情况。

“小师妹,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打起来了,不是说贵客吗,师傅怎么被打成这样了,那人是谁,太强大了,师傅居然没有还手之力,这可怎么办啊”。

老板也着急了。

两个人正在着急呢。

彭。

老人直接被摔在地上,定睛看去,老人已经是鼻青脸肿,浑身是血。

老人艰难的爬起来,对着浩宇躬身施礼。

“多谢前辈教诲,龙某此生不忘”。

“这么多废话,还不赶紧突破,过了这个村,可没有那个店了”。

浩宇淡淡的说道。

老人连连称是,就地坐下,进入修炼状态。

“你,给他护法,清雅,陪我去吃饭,打人也是很累的”。

浩宇说完转身进屋了。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清雅不知道怎么好了。

“你先去陪前辈用饭,你没看师傅要突破金丹了吗,刚才那位前辈是在指点师傅呢,没听到刚才师傅都感激不尽吗,还不快去”。

老板眼中火热,师傅要是进入金丹,又添二百年寿元。

刘清雅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浩宇哥是在帮师傅,她赶紧进屋,陪着浩宇吃饭。

农家菜做的不错,浩宇吃的津津有味,刘清雅进来的时候,一只鸡就剩骨头架子了。

白了他一眼,帮着浩宇盛饭。

“浩宇哥,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一会还有一只烤羊呢”。

刘清雅看着满嘴流油的浩宇,无语的说道,拿出纸巾帮他擦去嘴角的油。

“这不是饿了么,那老头太不经打了,没几下就弄的满身是血,倒我胃口”。

浩宇拿起一个鸡翅膀,一边吃一边说道。

刘清雅懒得辩解,倒胃口还吃这么香,鬼才信你。

空气突然出现一阵波动,浩宇微微一笑。

“这家伙运气不错,这就突破金丹了”。

浩宇喃喃自语。

刘清雅听了惊喜不已,赶紧跑出去。

看到师傅头顶一个空气漩涡。

刘清雅不明所以,师兄给她一个禁声到手势,刘清雅也不敢再说话了。

半个小时后,老人真快眼睛。

“前辈呢”。

老人问道。

师傅,前辈在屋里。

“随我去叩谢”。

老人起身进屋,对着浩宇深深鞠躬施礼。

“承蒙前辈指点,龙某此生感激不尽”。

“老头,我这吃饭那,你能不能换身衣服再过来啰嗦”。

浩宇看着浑身是血的老人说道。

“是,是,我这就去”。

半个小时后,老人洗漱完毕,换了衣服再次回到房间,发白的头发已经有些变黑了。

“不错,在地球上能够看到金丹期,也是不易,坐下说话”。

浩宇点点头说道。

“多亏前辈赐我机缘”。

老人感激的说道。

“我们说正事吧,你看看这个有没有用,有用就送给国家了,没用就丢了吧”。

浩宇拿出一份图纸递给老人。

老人看了看,他也不懂,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发了出去,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图纸收起来。

国栋把烤羊拿上来,在把酒端上来,我陪前辈饮几杯。

一只整羊被切成块端进来,浩宇招呼刘清雅也坐下,

刘清雅不敢过来,老人转过身,让刘清雅坐在浩宇身边一起吃饭,老板却站这旁边帮忙倒酒。

浩宇和老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老人也一口喝完。

两人边吃边聊,一个小时后,老人电话响起来,看了一眼号码,老人抱歉一声,出去接电话。

十分钟后,老人回来,

“前辈,那张图纸是MG最新武器的设计图,对国家的科研有很大的帮助,您看,能不能卖給国家,价格上面,您尽管说”。

老人客气的说道。

“有用就好,我这里还有不少,都是普鲁斯地下保险柜里面的,你这里恐怕放不下”。

皓月微微一笑说道。

老人听了顿时震惊不已,普鲁斯他知道,MG最大军火制造商。

能够进入保险柜里面的,必然是精品。

浩宇一挥手,地上出现厚厚一打图纸。

“前辈稍等,这样放地上,图纸会损坏的”。

老人心疼不已。

那就找个时间到我家来拉走吧,一辆卡车足够了。

浩宇一挥手,地上的图纸不见了。

老人震惊不已,储物法宝,这可是逆天宝贝。

浩宇又拿出一张图纸。

我打算买一块地方,建立一个宗门,面积不大,也就十平方公里,就是不知道政府能不能批。

老人接过图纸,看着上面的规划,心中震撼, 这是超级宗门驻地啊,这规模还不大。

“前辈,不知道您这地址在哪里”。

“就在城外我家对面,清雅知道”。

是的师傅,在郊区,那一块就他们冯氏珠宝在哪,没有其他人居住,也没有农田,只是山林。

老人听完点点头。

“前辈建立宗门,也是造福人类,强大我们华夏子孙,政府必然会支持的,请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给前辈一个满意的答复”

老人客气的说道。

“不着急,这个有价证券你能处理吗”。

浩宇拿出一张。

老人接过来,是一张百万面额的不记名有价证券。

“前辈,这个简单,这是不记名有价证券,可以市场交易,处理起来也简单,国家也购买了不少MG的这种证券,前辈有多少,国家可以全部收购”。

老人认真的说道。

“你确定可以全部收购”。

浩宇再次确认到。

“确定”。

老人认真的说道。

“我有五万亿,你帮着处理一下,给我一半就好,多出来的捐给国家吧”。

浩宇微微一笑说道。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只有粗重的呼吸声。

“怎么了,处理不了吗”。

浩宇差异的问道。

“前辈,这数额太大,我需要汇报后才能答复,您稍等”。

“告诉他们,我只要五成,多出来的捐给国家,还有一卡车那种图纸,也送给国家”。

浩宇补充道。

老人出去了。

“浩宇哥,你这是抢劫了MG国家银行啊”。

“怎么,想告发我,别忘了,你那还有二个亿USD,也是张MG得到的”。

浩宇微微一笑说道。

刘清雅顿时不说话了。

老板站在旁边目瞪口呆。

“那个,师妹,不知道你现在是亿万富婆了,支援一下师哥呗,给个一千万就好,我不嫌少”。

“滚,那是老娘的嫁妆,是浩宇哥给我的聘礼”。

刘清雅怒了,

浩宇听了目瞪口呆,聘礼,这是神马情况,

“浩宇哥,口误,口误,你就当没听到”。

“清雅,我可提醒你,我现在和婉玲是男女朋友关系,还有一个苏悦,那是我的爱人,你自己把握分寸,我可没时间劝你”。

浩宇认真的说道。

“我明白,喜欢一个人有错吗,爱一个人有错吗,没有吧,既然没错,你就不能批判我”。

刘清雅理直气壮了说道。

浩宇愣住了,老板也愣住了,强悍,太强悍了。

书评(111)

我要评论
  • 一个孩&,太刺

    美女震惊了,这是什么意思,抢了一个孩子,顺便还把人家的车枪了,看路边的男子痛苦的表情,总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太刺激了,这身临其境的感觉,比看好莱坞大片刺激。

  • 一个废&他们远

    她不可能带着一个废物行事,苏梅记住了超跑的牌照,阴冷的眼睛盯着浩宇他们远去的方向。

  • 跑出现&平行,

    一辆红色的超跑出现在身边,渐渐的和他平行,也不超越,就这么紧紧跟随,半个小时后,车上的人再也沉不住气了。

  • 身边的&会在意

    她脸色巨变,看了看身边的小男孩,本来星找机会用小男孩作为要挟,既然对方的目标是小男孩,必然会在意他的安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