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氏珠宝,喜气洋洋,就像过春节像。千里之外风语镇的风波,还未尽散。边防总队作战室,此刻气氛极其严肃认真,电子信息显示屏,循坏电视播放三处地方的卫星照片。黑龙口,几百人称半被包围状远在风语镇的风波,还未散尽。。...

冯氏珠宝,喜气洋洋,就像过年一样。

远在风语镇的风波,还未散尽。

边防总队作战室,

此刻气氛异常严肃,电子显示屏,循环播放三处地方的卫星照片。

黑龙口,

几百人称半包围状态,后面还有三个狙击手,姿态栩栩如生,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

藏龙谷,

这里更震撼,三百多雇佣军,分三层包围,装备精良,队形完整,一个个都是在射击状态,整个画面,只有一人被爆头,其他人身体完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不过,他们现在也成了尸体。

魔鬼涧,

这里只有三个狙击手,阻击位置选择精确,隐藏的也很好,不仔细心,很难找出他们,不过,他们也成了尸体。

此刻,刘清雅神色严肃,目光如炬。

她拿出红外线手电筒,逐个点评着三张图片。

“这三张高清照片里面,最让人震撼的,就是藏龙谷,近四百人的外籍兵团,整整齐齐的爬在地上,手中拿着枪,还在瞄准状态”。

“不过仔细看去,这些人都是死人,他们着装整齐,装备齐全,武器精良。

经过现场分析,他们都是在瞬间死亡,除了一人被爆头,其他人都是颈骨断裂,直接阻断了神经,所以,死者保持着生前的姿态”。

点评完,刘清雅做了下来,陷入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总队长刘志强站起来,看着所有人。

“一定要找出来这个人或者组织,在我们华夏境内,决不允许他们这样猖狂”。

刘志强虽然这样说,其实,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看向远处一个穿便服的女孩子,刘志强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要面对。

“清雅,你对此事怎么看”。

其实这女孩子是他的女儿,因为家庭的问题,女儿现在对他不太感冒。

“请称呼我的职务”。

刘清雅白了刘志强一眼说道。

刘志强顿时尴尬不已。

清了清嗓子,刘志强表情严肃起来。

“刘组长,你对此事怎么看”。

刘志强说完默默的坐在一边,女儿是上级派来的,说是协助,其实是占主导地位,因为她是那个组织的人,级别上和他同级。

刘清雅站起来走到巨型显示屏前。

“这三次战斗现场,汇总之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三次战斗,都有同一人参与其中,而且此人实力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

第一现场,

这次战斗应该是一人所为,你们看这里,一个绝佳的观察手位置,但是,这里居然没有尸体。

狙击手已经证实是冷刺的人,按照冷刺以往一样行动经验,狙击手身后必然有一个观察手,也就是小队的首领。

但是,这里却没有发现观察手,据我判断,他们的首领应该是被俘了,或者是归顺了,这才有了两处山崖,两种战斗方式,用刀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归顺了的首领。

第二现场。

这里的战斗比较特别,只有一个狙击位置,这里可以覆盖整个战斗区域,一支远距离狙击枪,可以点名狙杀战场上的所有人。

问题就出来了,这么重要的狙击位置,狙击手居然只是开了一枪,而且还是爆头,说明狙击手实力很强,他之所以开一枪,应该是另一个人的速度太快了,狙击手都赶不上他的杀人速度,所以,在近四百人的外籍兵团面前,狙击手连开第二枪的机会都没有。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现场的情况。

第三现场。

这里只是死了三名狙击位手,依然少了首领,也就是观察手。

作为银牌杀手,他们死的时候还保持着瞄准姿态。

着说明什么情况,只能说那人实在是太强了,狙击手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应过来就死了。

这里的首领如果不是被俘,就是归顺了。

此案已经不是地方力量可以解决的了,下去之后把所以资料做好交接,此案由我接管了。

诸位注意保密纪律,此案定性为绝密,那些尸体可以进行处理了,封锁区也可以解除了。

刘清雅现场拍板,有她全权负责,没有刘志强什么事了。

经过刘清雅的分析,刘志强也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样的人,先不说那些帮派人员。

那近四百人的外籍兵团,死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有恐惧的表情。

只能说那人太强悍了,已经超出了常规部队的认知范畴。

刘志强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安排人员做好交接,处理善后事宜。

散会之后,刘志强来到刘清雅身边。

“清雅,有空的时候,回家看看吧,你种植的那棵桂花树,已经长高了不少了,现在正是开花的季节,还有……”。

“我很忙,没时间回去”。

刘清雅说完起身就走。

刘志强看着女儿的背影,默默的叹了口气。

她母亲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的,当时,刘志强作为队长,刘清雅的母亲是战斗组的成员。

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刘志强也想不到,自己的爱人会踩到地雷,受伤后,被敌人狙击。

尸体被带回来后,刘清雅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不再和他说话。

后来,刘清雅加入了特种部队,每次执行任务,她都是冲锋在前,敢打敢拼,深得领导器重。

后来被以为特殊部门的领导看中,收她为徒,因此,刘清雅加入了特殊部门。

从此,两父女的对话更少了。

“冯氏珠宝,你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横扫了交易会,独家购买了近百亿的原石,还安然无恙的回到了中州市,这些战场上的目标应该就是你,问题是谁帮你们解决来这些麻烦,还如此肆无忌惮,难道是那边的人出来行事了,一定要向龙头汇报”。

刘清雅看着资料喃喃自语。

“头,情况基本明确,是修炼者参与其中,而且,实力很强,杀伐果断,肆无忌惮,三处战场就像三处展览会,出手的人,也仅仅是出手,没有带走一样物品,包括价值高昂的高精狙,应该是不在乎,他应该是俘获了冷刺的两个小队的首领,估计要报复冷刺”。

刘清雅汇报完,静静地等待新的指示。

片刻之后,电话那边传来淡淡声音,“那边近期只有苏家出来了二个年轻人,实力不高,据情报显示,苏家出来的两个人,现在只有一个还能监控,另外一个凭空消失了,估计是死了,两个要求,细心观察,大胆求证,不要轻举妄动,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对面挂了电话,刘清雅收起手机。

冯氏珠宝

我要揭开你的神秘面纱。

刘清雅喃喃自语道。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应该&把小孩

    此时开车的苏灿也惊讶的看着浩宇,修炼者,修为不祥,应该高于自己,不然不会看不出修为,只是感觉到淡淡的压力,不管是谁,他的任务是把小孩子带回去,苏家也不是谁都能惹的。

  • &来了,

    终于回来了,地球上的限制好强,修为直接被层层封印了,还好身体强悍,不然真的要粉身碎骨了。

  • 那车上&不会有

    “嗯!那车上有自己的至亲,不然不会有如此强烈的血脉波动,可是,自己离开地球的时候是孤儿,那车上的人是谁,师傅,麻烦停一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