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当初?我看后悔当初的所以是你吧?”张医生讽刺的地说,“你干坏事被我当即把握住,竟然还敢这么理直气壮,昨天不把你弄进来,我以后都跟你姓!”说着,他就得再度见状,对着不过他还没有冲出两步,身后突然闯出来一个身影,碰了他一下之后,重心有些不稳,直接一下摔到了地上。。...

“我后悔?我看后悔的应该是你吧?”张医生嘲讽的说道,“你干坏事被我当场抓住,居然还敢这么理直气壮,今天不把你弄进去,我以后都跟你姓!”

说着,他就要再次上前,对着叶枫出手。甚至还撸起来袖子,攥着拳头冲了过来。

不过他还没有冲出两步,身后突然闯出来一个身影,碰了他一下之后,重心有些不稳,直接一下摔到了地上。

“哎呦!”

他忍不住痛呼一声,刚想开始破口大骂,但一看到撞他之人的模样,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丁香、郁金、川乌、甘草……”

一名年迈的老医生,看着桌子上的药材,声音颤抖地念了出来。

过了一会,他脸上露出激动之色,赶紧问道:“这是百草补心汤,这是谁配置的?”

他赶紧在药房里转了一圈,眼前只有两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

“小秦,他只知道如何熬制中药,根本不会懂这么复杂的药方。小张,刚刚转正不久,我也没交过他这么复杂的东西,肯定也不是他。”

年迈医生脑子里在飞速运转,看着与自己熟悉的两个人,百草补心汤肯定不是出自他们之手。

想来想去,这里应该也只有叶枫,有可能懂得这个古方。

老医生主动走上前去,伸出手握着叶枫,赶紧问道:“这些药材是你配制的吗?”

叶枫一头雾水,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微微点头。

看到叶枫点头,老医生立刻喜上眉梢,这个年轻人既然懂得百草补心汤,那困扰自己的问题,或许今天能够解答。

老医生刚想开口询问,但身后张医生突然抢先说道:“林主任,您是不是糊涂啦?这明显违反常识的药材搭配,值得您这么大惊小怪?”

“你懂什么?”林主任开口呵斥,“药材相克虽然确有其事,但只要有特定药材辅助,不仅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反而还会提高药效。”

“这怎么可能?”张医生大惊失色,继续不甘心的质问道,“十九畏是中医的至理名言,这个人明显什么都不懂,一看就是混进来捣乱的,你怎么还向着他说话?”

“我看你才是什么都不懂!”林主任不悦的说道,“丁香和郁金,虽然存在相克,但是甘草、川乌、大戟,却可以化解他们相冲的毒性,还能把它们的药性融合到一起,是一个解毒良药!”

张医生一听林主任的介绍,脸上神色变了变,主任的说法居然跟叶枫如出一辙,难不成这个小子真有本事?

不行,不能让叶枫这么得意,不然自己刚才的种种行为,就彻底沦为小丑了。

张医生赶紧说道:“就算是有道理,也可能是他瞎蒙出来的。他假扮我们医院医生,已经算是违反了规定,我们应该把他送到保卫处!”

“假扮医生?”林主任皱着眉头问道。

叶枫淡淡开口:“我真的是这里的医生,在外科工作,而且刚刚转正。现在证件就在办公室,等这里忙完之后,我可以拿给你们看。”

“放屁!”张医生赶紧说道,“谁有功夫等你?我看你就是想浪费大家的时间!”

林主任眉头紧皱,看了一眼叶枫之后,犹豫的问道:“你既然是外科的医生,又是刚刚转正,可认识一个名叫叶枫的医生?”

听到林主任这样问,张医生和秦医生也都来了兴趣,毕竟叶枫现在在医院里名头正盛,尤其是在中医科室,都对这个人赞不绝口。

西医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让他们中医用针灸方法解决了,这是多么长脸的一件事情。

叶枫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林主任。

“难道你不认识?”林主任皱眉问道,“这不可能啊。就是那个救活苏小姐的年轻医生,用的还是针灸之法,听说他会以气御针,连华老都赞不绝口!”

“他连叶枫叶医生都不认识,根本就不可能是外科的医生。”张医生见状之后,立刻大喜过望,赶紧开口说道,“主任,我就说他是假冒的,让我带他去保卫处。”

说着,张医生再次大步向前,想要把叶枫送到保卫处。

“我不认识叶枫,难道你认识吗?”叶枫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张医生脚步一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又不是外科的医生,只是听说过叶医生的大名,还有他治好苏小姐的事迹。”

叶枫瞥了他一眼之后,转头看向林主任:“实不相瞒,我就是叶枫本人。”

这个回答犹如平地惊雷,张医生直接吓呆在当场,而林主任,却是忍不住心中狂喜。

“不可能。”张医生喃喃自语,“你说你是叶枫,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吗?!”

张医生简直不敢相信,如果这个人真是叶枫,那今天自己闹来闹去,岂不是贻笑大方?而且,还会得罪人民医院最有前途的医生。

叶枫心中微微思索了一下,对于他这个问题,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答。

如何证明自己是自己?这可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这样吧。”林主任先开口说道,“百草补心汤制作工艺无比繁复,仅仅知道药方,依旧做不出来。如果你能够说出制作方法,我就相信你是叶枫叶医生。”

叶枫闻言之后,立刻就讲起了各种药材的作用,还有熬制的具体步骤,及一些注意事项。

林主任在一旁听着,只觉得醍醐灌顶,以前他对中药材的理解,以及药方的见识,都太过狭隘。今天被叶枫一点拨,以往困扰他的那些难题,此刻全都迎刃而解。

就连一旁的秦医生,虽然不懂得什么药方,但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唯有张医生,听到叶枫讲出这些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能够懂得这么多的药理知识,能让林主任也自叹不如,那他的身份还用猜吗?

他的脸色一阵变幻,就准备离开房间,再待在这里,也只会是自取其辱。

但正当他想偷偷离开的时候,叶枫的声音却恰好响起:“张医生,你这是要去哪儿?”

张医生听到之后,赶紧回头苦笑的说道:“今天该我值班,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

“哦。”叶枫微微点头,不置可否。

但是一旁的林主任,听到秦医生介绍完事情经过之后,忍不住勃然大怒。

“张胜,赶紧过来给叶医生道歉!”林主任大声吼道。

这么一尊神医,能到中医科室指导工作,是这些中医们的幸运。可这个张胜倒好,差点把神医给赶了出去,简直是混蛋!

张医生苦着一张脸,心里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开口说道:“对不起。”

“嗯。”叶枫依旧淡淡开口。

“大声点。”林主任大声呵斥。

书评(133)

我要评论
  • 毫不留&。

    他本来就是一个小混混,动起手来毫不留情,没过多久,叶枫就被他打的头破血流。

  • 又怎么&事就往

    “你妈又怎么了,我还就实话告诉你,等以后我嫁过去,你少给我没事就往老家拿钱。”江雅不屑的说道,“你妈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能养活自己?”

  • 下了手&到叶枫

    江宇此刻也在一旁阴阳怪气,他放下了手机,走到叶枫身边。

  • 你今天&江雅这

    “对,你今天不把两万块钱留下,就别想走。”江雅这时也撕破脸皮,愤怒的说道。

  • 经说好&钱,给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留着这笔钱,给我妈补身子用吗?”叶枫咬着牙说道。

  • 但叶枫&,他准

    但叶枫又不是畜生,怎么忍心用这笔钱?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他准备留着这笔钱,以后给母亲买点补品。

  • ,叶枫&着眼前

    江海市的一处民居内,叶枫正一脸的焦急,恳求着眼前的准丈母娘。

  • 知道我&在都不

    “阿姨,您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现在都不到一星期了,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到三十万啊!”

  • 她能够&视了。

    叶枫求助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希望她能够帮忙求求情,但江雅眼皮都不抬一下,全部都无视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