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任他无比愤怒的,秃头经理却依旧是一脸冷冷一笑。“少在这里大放厥词,你那就不不愿意滚,那就别怪我把你扔回去!”说着,秃头经理一挥一挥,二楼的那些保安,统统朝着马天庆冲“少在这里大放厥词,你既然不愿意滚,那就别怪我把你扔出去!”。...

谁知任他无比愤怒,秃头经理却依旧是一脸冷笑。

“少在这里大放厥词,你既然不愿意滚,那就别怪我把你扔出去!”

说着,秃头经理大手一挥,二楼的那些保安,全都朝着马天庆冲了过去。

根本不管他说什么,直接就架着他的胳膊,然后就朝着门外走去。

“妈的,放开我,你们这群狗东西!”马天庆破口大骂,原本整齐的头发,现在也变得散乱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要是敢得罪我,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好不容易挣脱保安们的大手,直接朝着秃头经理冲了过来,一把拽过他的衣领,恼羞成怒的说道:“我是马家的独子,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你真的想死吗?”

看到马天庆疯狂的样子,秃头经理也忍不住有些心虚。

“你刚才动手赶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犹豫。”

看到秃头经理进退两难,叶枫这时又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还敢在这里挑唆,我看你就是找死!”

马天庆勃然大怒,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转过头冲着叶枫大声的骂道。

听到叶枫的话,秃头经理忍不住转头看去,只看后者脸上一阵冷酷,让他都有些心悸。

转瞬之间,他便做出了选择。

直接一把将马天庆给推到地上,然后愤怒的喝道:“这里是百草堂,你少在这里给我耍横,赶紧给我滚蛋!”

他说完之后,又瞪了一眼前面的几个保安,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给我丢出去!”

那几名保安再次走了过来,直接抬起他的手脚,就像抬着死狗一样,朝着门口走去。

马天庆这时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一张脸变得涨红,狰狞的让人感到可怕。

他直接冲着叶枫说道:“你个死乡巴佬,一个穷酸的废物,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会弄死你!”

叶枫站在原地,只是淡淡的看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看着一条丧家之犬,任由他在那里狂叫!

马天庆看到他一脸淡然的样子,心里的怒火变得更加盛了,眼神就像刀子一样,恨不得把叶枫给活剥了。

一楼的那些客人,听到这里的动静之后,都忍不住皱了皱眉。马天庆现在就像一个逃出医院的精神病一样,不停的大喊大叫着。

“这人是谁啊?怎么跟一个精神病似的,在这里叫什么啊?”

“就是,一点家教都没有,不知道公共场合不能喧哗吗?”

“搞不好就是一个神经病,算了,跟他有什么好计较的?”

……

众人议论纷纷,最后得出了结论,马天庆就是一个神经病。看向他的眼神之中,都带着浓浓的同情。

多年轻的小伙子啊,怎么变成神经病了?

众人的声音虽然嘈杂,但是马天庆依旧清清楚楚的听见了,眼看他们把自己当成了神经病,马天庆胸口不停的起伏着,仿佛怒火就要喷涌而出!

“都特么的给老子闭嘴,老子才不是神经病,老子是你们的爷爷!”马天庆直接破口大骂。

听到他的骂声,整个一楼都变得寂静无比。但这只是一瞬间,很快那些围观群众,开始对着马天庆怒骂。

“原来不是一个神经病,那在这里喧哗什么,没长脑子吗?有爹生没娘养的玩意!”

“都快被人丢出去了,还敢在这里骂人,我看百草堂做的好,像这种臭混混,就应该先打一顿再说!”

“还敢说是我们的爷爷,老子还是你家的祖宗呢!”

能到百草堂来买药的人,经济条件都还不错,往往内心也极为自负。被马天庆这样辱骂,自然要还嘴回去。

保安现在已经将马天庆抬到了门口,然后几人一起使力,直接将他重重的丢了出去。

马天庆一阵头晕目眩,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染上了一脸的灰尘。原本身上穿的昂贵的名牌西装,现在也变得脏兮兮的。

整个人看上去,从进来时的贵公子,直接变成了乞丐。

江雅赶紧冲了出来,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关心的问道:“马公子,你没事吧?”

马天庆死死地盯着百草堂的大门,后槽牙都快被他咬断,过了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叶枫,老子要是不弄死你,以后就跟你的姓!”

“对,一定要弄死这个乡巴佬!”江雅也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想到刚才叶枫淡然的样子,心里就升起了一阵邪火。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费尽心机傍上的大款,结果还不如那个废物前男友。

所以叶枫,必须要死!

而此时,百草堂的二楼,秃头经理正毕恭毕敬的站在叶枫面前,一张胖脸全都堆满了笑容。

“叶先生,您看我这样的处理方法,可还满意吗?”

“马马虎虎。”叶枫淡淡开口,“别在这里磨蹭了,赶紧帮我把药抓回来。”

“听到没有,还不快去抓药!”秃头经理赶紧对着柜台后的小伙计说道。

现在叶枫在他眼里,可是贵客中的贵客,丝毫都容不得怠慢。

没过多久,小伙计就抓完了药,用牛皮纸细心地包好。秃头经理接了过来,然后双手恭恭敬敬的呈到叶枫面前。

“这些东西多少钱?”叶枫开口问道。

秃头经理一脸媚笑,急忙说道:“今天我受人蛊惑,误会了叶先生,怎么还能收您钱呢?这些药材就当我向您赔礼道歉。”

叶枫淡淡的看他一眼,不置可否的拿过了药。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只觉得药香浓郁,一定是少有的珍品。

三人取完药材之后,就直接离开了百草堂。那个秃头经理,一直把他们送到门口,看到他们进了车之后,才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可算把他们给送走了,虽然自己破费了不少,但总比丢了性命要好。那些钱,就当破财免灾吧!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一阵肉痛,心里不住地骂着马天庆。

要不是你这个丧门星,老子怎么会花这么多钱,半年的工资都扔出去了!

真他娘的晦气!

三人坐上了车,小马再次问道:“现在又去哪儿?”

“回医院吧,我把这些药材熬一下,然后让苏小姐服用。”叶枫淡淡的说道。

回到医院之后,小马就带着苏霓裳,回到病房休息。而叶枫则拎着药材,来到了中医科室。

他找到了一个年轻的医生,对方连头都没抬,直接开口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

他低着头,不停地在纸上写写画画,不知道在记录些什么。

叶枫微微一笑,赶紧开口说道:“这位同事,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找你看病的。”

“不看病你找我干嘛?”年轻医生终于抬起了头,眉头紧皱的说道,态度有些不耐烦。

书评(93)

我要评论
  • “就是&,我才

    “就是因为你家里穷,我才要多拿一些彩礼,我养了小雅二十多年,区区二十万就把我打发了?”柳红不屑的说道。

  • 叶枫听&实巴交

    叶枫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忍不住一阵愤怒,父母跟自己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又怎么会欺负小雅?

  • 弟弟,&索要彩

    江宇是江雅的弟弟,听说最近也谈了一个女朋友,对方好像也索要彩礼来着。

  • 块是我&汗钱,

    叶枫冷冷的说道:“那两万块是我妈的血汗钱,你别想打它的主意!”

  • &在都不

    “阿姨,您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现在都不到一星期了,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到三十万啊!”

  • 准丈母&在沙发

    准丈母娘柳红,正坐在沙发上敷面膜,轻飘飘的甩下一句话。

  • 愤怒的&问道。

    “就为了三十万,你就跟我提分手,你还算个男人吗?”江雅愤怒的问道。

  • 没入了&他的脑

    血液从额头上滴下来,正好落在他胸前的玉坠上。紧接着,从玉坠中闪过一道金光,直接没入了他的脑海。

  • 没错,&留着订

    没错,家里是刚卖了稻子,给自己寄了两万块钱,说是留着订婚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