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不买得起,你们说的可不算。”叶枫面无表情的地说,“赶快去煎药吧!”“煎药也可以,只要你你掏腰包,我立刻便会让伙计给你煎药。”秃头经理轻扣着柜台,不紧不慢的地说。“抓药可以,只要你掏钱,我马上就会让伙计给你抓药。”秃头经理轻扣着柜台,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买不买得起,你们说的可不算。”叶枫面无表情的说道,“赶紧去抓药吧!”

“抓药可以,只要你掏钱,我马上就会让伙计给你抓药。”秃头经理轻扣着柜台,不紧不慢的说道。

现在他心里,已经拿准了叶枫付不起钱。盘算着一会,该如何把他赶出去,才能让马公子满意。

“你们这里又不是洋快餐店,哪有先付钱的道理?”叶枫皱起眉头说道,“赶紧去抓药,我自然有钱付给你。”

秃头经理眼神中闪过不屑,讥讽的看着叶枫,冷漠的说道:“你要是有钱,那就赶紧拿出来,没钱就别在这里浪费大家时间!”

“你赶紧去抓药,我一会还有事情。”叶枫索性懒得搭理这个经理,直接对着小伙计说道。

但小伙计现在哪里敢动,有经理在这里,哪里轮得到他做主?再说了,叶枫看上去根本就付不起钱。

小伙计手里拿着药方,看着柜台前面的经理,希望他能够说句话。

“等等。”

秃头经理直接开口,然后撕下了伪装,直接指着叶枫说道:“没钱就别在这里捣乱,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你自己乖乖滚出去,要么我让保安把你轰出去,赶紧选吧!”

叶枫忍不住冷笑:“这就是你们药店对于客人的态度吗?”

“对待客人,我们态度自然很恭敬。”秃头经理不屑的笑着,“但是对于你这种故意捣乱的,我们药店也不会手下留情!”

“真是狗眼看人低。”叶枫微微摇头,神色自若的说道,“信不信你马上就会后悔?”

看到叶枫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秃头经理直接叫来了几名保安,然后指着叶枫说道:“把这个捣乱的给我轰出去!”

他心里也在不住冷笑,一个穷酸鬼,还敢在这里装大款?想让老子后悔,就凭你也配?!

几名保安听到经理的指示,直接就朝着叶枫冲了过去,脸上还带着狞笑。

一边冷眼旁观的马天庆,现在一脸的得意,看着叶枫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窝囊废。

让你小子跟自己斗,力气大又怎么样?这么多保安一起上,非要把你打的跪地求饶。

等到一会你被制服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还敢跟老子动手,老子一只手都能玩死你!

站在他身边的江雅,现在也是双手抱在胸前,一脸戏谑的看着叶枫。

自从叶枫主动提出分手之后,她心里就一直憋着一股气。被一个乡下的土鳖分手,是她完全无法接受的。

上次在医院里,她就想借着马天庆的手,狠狠地收拾叶枫。结果计划落空,现在看到几个保安朝他冲过去,心里也是非常得意。

你个土鳖还敢跟自己提分手?老娘随便找一个男人,就能把你踩在脚底下,让你永世都不得翻身!

“对付这种故意捣乱的混混,可千万不能留情,尽管打就是了。”江雅似乎觉得有些不解气,对着保安们说道,“不用担心,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有马公子替你们担着。”

马天庆愣了一下,随即就是得意的大笑:“没错,雅儿说的对,你们不要手下留情,给我往死里打!”

听到他们的话,保安们都微微点头,脸上的神情变得狰狞,凶神恶煞的朝着叶枫冲来。

叶枫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只不过眼底的寒冷,却变得非常浓郁。

这家药店也算是全市知名,但没想到一遇见富二代,就变得一点道理都不讲。

他们那种跪舔的姿态,让叶枫发自内心的觉得恶心。他紧紧握着双拳,一定要给这些趋炎附势的人一个教训!

这保安们抡起拳头,就要朝着叶枫脸上砸去。江雅和马天庆看到这一幕后,都是满脸的兴奋之色。

这个讨厌的土鳖,终于要受到教训了!

但正在这时,一个小麦色的身影,犹如惊雷一般,直接就挡在了叶枫面前。

紧接着,他猛的抬起右手,死死地拽住保安的拳头。然后稍微用力,就传来一阵骨头的响声。

“啊!”那个保安惨叫一声。

小马右手用力,直接拿着保安的手臂,将他重重的扔到一边。

“叶先生,你没事吧?”小马回头问道。

“没事。”叶枫淡淡开口。

本来想亲手教训这些人,但既然小马过来了,也省的他费一番手脚。

“你又是什么人?”

秃头经理见状之后,立刻高声地喊道,目光变得十分不善,“原来你这个小混混,居然还有同伙,真当我们药店好欺负吗?都给我一起上,把他们全都给我扭送到公安机关!”

叶枫听到他的话后,心里不由的冷笑。这该有多么不要脸,才能说出这番话来?自己从始至终,何曾欺负过他们药店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的话音刚落,又有几名保安从一楼冲了过来。他们围成一团,将叶枫和小马死死堵住,要经理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动手。

“你们两个小混混,闹事也不挑一个好地方,这里岂容你们撒野。”秃头经理冷笑着说道,“把他们俩给我抓起来,让他们看看我们药店的厉害!”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动我的人!”

正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众人回头望去,只看见苏霓裳一脸愤怒的站在那里。

她刚才在一旁,也听了个七七八八,分明是这些人,想要仗势欺负叶枫。

叶枫现在是她的医生,欺负叶枫也就等于欺负她,这又怎么能不让她愤怒?

在医院憋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散散心,结果却因为眼前这些混蛋,把她的好心情全都毁了。

她缓缓的走过去,脸上虽然带着愤怒,却依旧美艳的不可方物。再加上她高贵的气质,立刻就成了全场的明星。

一旁的江雅虽然经过精心打扮,但是跟苏霓裳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只丑小鸭。

她现在心中无比怨毒,主要还不是因为被比了下去,而是叶枫什么时候成了苏霓裳的人?

这才刚分手多久,他转眼就找了一个比自己还要优秀的女人,这一点让江雅根本接受不了!在她眼里,叶枫这样的穷屌丝,只配一辈子打光棍儿!

那个秃头经理,立刻就认出了苏霓裳的身份,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苏家的大小姐苏霓裳,怎么会来到自己这个小地方?

而且,她刚才说,被保安围起来的两个人,居然是她的人?

一想到这里,他浑身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连嘴唇都有些发白。

他赶紧跑了过去,把那几名保安给推开,然后点头哈腰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是一个误会,是我给搞错了。还请你们见谅,见谅……”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经说好&了,留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留着这笔钱,给我妈补身子用吗?”叶枫咬着牙说道。

  • 那小宇&就是你

    “是又怎么样?”柳红有恃无恐地说道,“只要小雅嫁给你,那小宇就是你的小舅子,你这个做姐夫的,帮他出彩礼又怎么了?”

  • &上敷面

    准丈母娘柳红,正坐在沙发上敷面膜,轻飘飘的甩下一句话。

  • &泥腿子

    她家是城里人,虽然只是职工家庭,但也看不起叶枫这种农村出身的泥腿子。只觉他们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土腥味,闻起来就不舒服。

  • ,叶枫&,恳求

    江海市的一处民居内,叶枫正一脸的焦急,恳求着眼前的准丈母娘。

  • 时间?&小雅嫁

    “宽限时间?呵呵。”柳红冷笑着说道,“少在这跟我空手套白狼,现在你们家不想拿钱,等到小雅嫁过去,只会更一毛不拔。”

  • 嫌弃那&面,说

    上次她跟自己回家,嫌弃这嫌弃那,当着老人的面,说家里的床太脏,非要到镇上招待所去住。

  • 句话,&不拿三

    “凑钱是你们家的事,你们家自己想办法。反正还是那句话,不拿三十万出来,就别想着娶小雅。”柳红绝情的说道。

  • 个小混&破血流

    他本来就是一个小混混,动起手来毫不留情,没过多久,叶枫就被他打的头破血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