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她还显摆似的晃了晃肩膀上的爱马仕包包,神情说不出的洋洋得意。看见江雅为自己讲话,马天庆心中的洋洋得意无比,望着叶枫的眼神,饱含了轻蔑的讥讽,就像是看见一个污秽的看到江雅为自己讲话,马天庆心中同样得意无比,看着叶枫的眼神,充满了不屑的讥讽,就像是看到一个肮脏的乞丐一般。。...

说着,她还炫耀似的晃了晃肩膀上的爱马仕包包,神情说不出的得意。

看到江雅为自己讲话,马天庆心中同样得意无比,看着叶枫的眼神,充满了不屑的讥讽,就像是看到一个肮脏的乞丐一般。

他嘴角得意的上扬,继续说道:“你看到没有,这就是我跟你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你注定只是一个下等人,而像雅儿这种美女,只有我这种上等人才配拥有。”

“马公子,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显得我们好像欺负他似的?”

江雅妩媚的贴在马天庆的身上,眼底带着浓浓的不屑,“他可是连三十万彩礼都舍不得的穷鬼,怎么能听懂你说的那些?”

她顿了一顿,扬了扬手中提着的药盒,继续嘲讽道:“叶枫,这是马公子送给我妈妈的见面礼,这可是一株百年的老山参,价值八十万呢!”

她看着叶枫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甚至还不屑的转过头去,似乎连看他一眼都觉得丢人。

但当叶枫听到他们的嘲讽,却依旧神色自若,甚至嘴角还轻笑一声,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转过头,将药方递给了小伙计,然后说道:“按照方子抓药。”

“你特么的,老子跟你说话,你难道耳聋了吗?”

看到叶枫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马天庆心里大为不爽,想要一把抢过药方,然后当着叶枫的面撕碎。

但是叶枫的速度更快,余光看到他的动作之后,右手直接迅猛的击出,死死地握住他的手腕。

马天庆脸色铁青,就连额头上都青筋暴起,可惜他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依旧不能撼动叶枫的手指半分。

叶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轻蔑。

马天庆勃然大怒,直接怒吼道:“赶紧给老子放开!”

同时他心中也在震惊,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医生,力气为什么这么大?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仿佛被一个铁钳给固定住,根本就挣脱不开。

想到江雅在自己的身后,马天庆心中更是着急,简直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但依旧无可奈何。

正在这时,叶枫的手指突然一松,马天庆反应不过来,被叶枫这么一晃,重心顿时变得不稳,整个人后退了十几步,然后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

“哎呦!”

马天庆忍不住痛呼一声,然而看到江雅站在自己身前,只好止住了自己的惨叫声。他现在都快被气疯了,浑身颤抖的指着叶枫,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让我松手的。”叶枫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这下一来,马天庆更是怒不可遏,一双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

“马公子,你没摔伤吧?”

江雅看到马天庆摔倒在地上,脸上顿时大惊失色,赶紧跑过来把他扶起。看到马天庆没事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转过头,对着叶枫怒目相视:“叶枫,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马公子动手。赶紧过来磕头道歉,不然你就等死吧!”

“我凭什么要跟他道歉?”叶枫的目光坦然,毫不畏惧地与她对视,“难道我刚才有错吗?”

“不仅有错,而且还是大错特错!”江雅现在就跟泼妇一样,对着叶枫破口大骂,“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最底层的穷鬼,也配跟马公子动手,更别说差点弄伤了他!”

“你如果不是瞎子,心里就应该清楚,这一切不过是他自作自受罢了。”叶枫淡淡的回了一句。

“怎么回事,在这里吵什么?”

正在这时,这里的喧闹把经理给引了出来。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穿着笔挺的西装,缓缓地朝这边走来。

小伙子一看经理过来,就把刚才的事情重述了一遍。因为他不知道其中缘由,所以说的还算客观。

经理一看正在捂着屁股的马天庆,不由得眉头紧皱,这位公子可是药店的财神,刚花了八十万买了一株山参,可千万不能得罪。

紧接着他又看了一眼叶枫,只见他一身打扮无比寒酸,最多就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能够混进这里,估计也不过是想长长见识。

想到这里,秃头经理心中立刻就有了计较。

只见他急忙跑到马天庆身边,满脸堆笑的说道:“马公子,这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您这样生气?”

马天庆一脸阴沉,指着叶枫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人让我很不爽,赶紧让保安给他轰出去!”

秃头经理这时假装为难:“马公子,我们是开门做生意的,怎么能随便把客人给轰走呢?”

“客人,他算是哪门子的客人?”

马天庆不屑的啐道:“只不过就是一个穷医生,根本买不起这里的药材,我才是这里的客人,赶紧把他给我轰出去,不然我以后再也不来你这里买药了!”

秃头经理这时赶紧劝道:“马公子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紧接着,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叶枫身边,神情中带着高傲,开口说道:“这位先生,药店不是打闹的地方,你既然冲撞了马公子,那就赶紧给他道歉。”

“凭什么?”叶枫一挑眉毛,淡淡的反问道,“你口中的马公子,刚才就像无赖一样的骚扰我,然后又自己摔倒了,从始至终跟我就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跟他道歉?”

“因为马公子是我这里的贵客。”秃头经理天经地义般的说道。

“他是你们的客人,难道我就不是?”叶枫冷冷的说道。

听到叶枫这样说,马天庆不怒反笑,对着经理说道:“你赶紧拿着他的药方,仔细的看一看!”

秃头经理拿过桌上的药方,看了一眼之后,并没有发现不妥,只好疑惑的看着马天庆。

“你真是个蠢货!”马天庆不耐烦的骂道,“你看看他的打扮,能买得起上面的药吗?!”

秃头经理这才恍然大悟,稍微算了一下上面的价钱,哪怕是拿药店里最劣质的药材,最起码也要十几万。

再看一眼叶枫的穿着,秃头经理将药方拍在柜台上,不紧不慢的问道:“这些东西,都是你要买的吗?”

“他哪里买得起?”马天庆冷笑着说道,“他不就是一个小医生,就算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上面的药!”

听到马天庆这样说,秃头经理心里终于安稳了,淡淡的对着叶枫说道:“你是不是存心过来闹事的?”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胸前的&没入了

    血液从额头上滴下来,正好落在他胸前的玉坠上。紧接着,从玉坠中闪过一道金光,直接没入了他的脑海。

  • 就找他&们就你

    “趁现在他们还有力气,你就找他们多拿一点,反正他们就你一个儿子,钱到最后还不是留给你。”

  • 找村长&借的钱

    当时还是母亲找村长借的钱,才到招待所给她开了一间房。

  • 工家庭&土腥味

    她家是城里人,虽然只是职工家庭,但也看不起叶枫这种农村出身的泥腿子。只觉他们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土腥味,闻起来就不舒服。

  • “你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是,以后只要我们结婚,我连给我妈钱都不行了?”

  • 多。”&。

    “行了,别给我提那破工作了,一个月挣得还没有人家退休金多。”柳红不屑的开口打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