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一群人,远远超过的跟随叶枫,一直到回到一个破旧不堪的小巷子。叶枫为了节省钱,租的是一个很偏远的民房,现在的又了到了早上,周围更本就也没人。他正准备好横穿过巷子回去,但面前突叶枫为了省钱,租的是一个很偏僻的民房,现在又已经到了晚上,周围根本就没有人。。...

江宇一群人,远远的跟着叶枫,直到来到一个破旧的小巷子。

叶枫为了省钱,租的是一个很偏僻的民房,现在又已经到了晚上,周围根本就没有人。

他正准备穿过巷子回家,但面前突然冲出三个大汉,死死地挡住了他的路。

叶枫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心里毫不慌乱,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过来。

一个小混混走上前,面露寒光的说道:“你个乡巴佬,没了姓林的那个婊子给你撑腰,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叶枫沉默无言,戏谑的看着他们。

“继续嚣张啊,现在怎么不敢说话了?”另一个小混混看到叶枫沉默,还以为他害怕了。

江宇越过他们,阴冷的看着叶枫说道:“叶枫,现在没人能救你。不过你如果能够磕头认错,再拿个几万块表表心意,我或许还会放你一马。”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敢反抗,今天哥几个一定废了你!”

他身边的那几个同伴,这时都微微点头。怪不得龙哥喜欢江宇,这脑子的确转的快,不仅能够出口恶气,还能赚点外快回来,确实聪明。

他们都一脸阴沉的看着叶枫,心里不住的冷笑,仿佛已经看到叶枫跪地求饶的样子。

叶枫淡淡的看着他们,面不改色的说道:“如果我选择拒绝呢?”

江宇愣了愣神,根本没想到叶枫居然还敢这么硬气,随即恼羞成怒的说道:“偷了张卡片,还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我今天就废掉你两只手,看你以后还怎么当医生?”

江宇话音一落,其他几个混混,全都一脸冷笑地围了上来。

在他们眼里,叶枫不过是一个文弱的乡巴佬,自己这边有五六个人,估计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他解决。

叶枫冷冷的看着江宇,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心思这么歹毒?

虽然他一直看不起自己,但自己以前,却从来没有亏待过他。只要是他开口,哪怕叶枫饿肚子,也会省一点钱给他。

但是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江宇满脸冷笑,带头走到叶枫身边,伸手拿起了地上一个碎砖头,眼神中闪着凶残的光。

他看到叶枫站的原地纹丝不动,还以为他已经被吓傻了,心里顿时更看不起叶枫。但他手上却没有留情,拿着砖头狠狠地朝着叶枫头上拍去。

看那个力道,一旦被他拍中,少不得头破血流。

但就当砖头距离叶枫头顶几公分的时候,叶枫微微侧身,完美的躲过了这一拍。反倒是江宇,因为劲使得太大,整个人重心不稳,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叶枫趁势抓起他的胳膊,朝后面狠狠一扭。他是一个医生,对人体关节无比熟悉。这样一来,江宇若还想要他的手,就丝毫动弹不得。

江宇现在趴在地上,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阵阵剧痛,忍不住龇牙咧嘴。

但是他却不敢乱动,他心里清楚,如果现在胡乱挣扎,自己的条胳膊,免不了脱臼的命运。

其他那几个小混混,看到江宇一个照面就被人家撂倒了,顿时有些震惊不已。这个乡巴佬,难道是扮猪吃老虎?

“废物,赶紧把我的手放开!”江宇现在疼的满头大汗,“不然你信不信,老子今天会弄死你!”

其他几个小混混也反应的过来,都冲着叶枫凶神恶煞的说道:“赶紧放开江宇,你现在把他放了,今天的事儿就这么算了,不然你知道后果!”

听到这些小混混的话,叶枫心中不住冷笑。

他本来不想搭理这些人,只想好好的做自己的医生,利用医仙传承治病救人,同时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但是这些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哪怕自己一再忍让,他们还是不会放过。那既然忍无可忍,那就干净利落的反击!

叶枫手指更加用力,疼的江宇发出一阵杀猪似的惨叫。

叶枫冷冷的说道:“如果我就是不放呢?”

“给脸不要脸,今天如果我不杀了你,我江字倒过来写!”

江宇趴在地上破口大骂,被一个他从心里看不起的乡巴佬制住,他感到无比的屈辱。

叶枫沉默不语,似乎懒得再搭理他,一张脸上全是轻蔑。

江宇恼羞成怒,没想到这个土鳖,居然还敢看不起自己,这样一向自负的他,如何能够忍受的了?

索性忍着手臂的剧痛,另一只手猛然抬起,朝着叶枫的眼珠子刺去!

妈的,老子宁愿手断了,你要把你这个废物弄瞎!

可惜叶枫依旧神情自若,直接抓住他的手指,往后狠狠一折。顿时,又是一阵杀猪时的惨叫响起。

“你们还刚看着干什么?”江宇涕泗横流地说道,“赶紧一起上,把他给我废了!”

与此同时,江宇心里也无比震惊,昨天这个废物还被自己按着打,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生猛?

叶枫看到他还想逞凶,手指更加用力,直接将他的手臂给撅折了。

自己本来不想搭理你们,可是你们偏把我往绝路上逼。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要承受代价!

叶枫直接站了起来,一脚狠狠地把江宇踹到一边,同时主动的朝着几个混混冲了过去,就像猛虎下山一般。

领头的一个小混混,直接一脚踹向叶枫的小腹,想要将他踢倒在地。但叶枫直接拽住他的腿,双臂一使劲,直接将他扔飞出去。

仅仅只是一下,那个小混混就乖乖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紧接着,叶枫毫不犹豫,对着其他的小混混冲去。

那几个人也就是看着凶狠,等到真正打起来,其实也没强到哪去。没过几分钟,他们都被干脆利落的解决,躺在地上不住惨叫。

江宇都看呆了,这还是他印象中的窝囊废吗?怎么不过一夜时间,好像他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

看到叶枫朝自己走来,他忍不住心惊胆战,赶紧慌张的说道:“我警告……你,你可不能动我……不然龙哥不会放过你……”

“我就动你了,又能怎么样?”叶枫冷冷地说道。

他缓缓地朝着江宇走去,速度不紧不慢,但在江宇的眼里,这就像是死神的脚步,一点点朝着自己逼近。

叶枫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中全是煞气,就像是猛虎看着羔羊。

“别,别……”

江宇被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如坠冰窟,然后浑身一个激灵,裤子上湿了一大片。

因为恐惧,他居然被吓尿了。

叶枫看着他怂包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厌恶的从他身上跨了过去,连跟他动手的兴趣都没有。

江宇吓得闭上了眼睛,直到听到叶枫脚步慢慢远离,才把眼睛缓缓睁开。

夜晚的凉风吹来,他只觉得胯下一阵湿润,心中倍觉得耻辱。他咬牙切齿的嘶吼着,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叶枫,我一定要你死!”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什么不&能养活

    “你妈又怎么了,我还就实话告诉你,等以后我嫁过去,你少给我没事就往老家拿钱。”江雅不屑的说道,“你妈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能养活自己?”

  • 胸前的&海。

    血液从额头上滴下来,正好落在他胸前的玉坠上。紧接着,从玉坠中闪过一道金光,直接没入了他的脑海。

  • ,才到&了一间

    当时还是母亲找村长借的钱,才到招待所给她开了一间房。

  • 期了,&砸锅卖

    “阿姨,您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现在都不到一星期了,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到三十万啊!”

  • ,“你&帮她弟

    “让你出又怎么了!”柳红撕下了面膜,指着叶枫的鼻子骂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心里最爱小雅吗?现在让你帮她弟弟出个彩礼,你就在这里尥蹶子,我看你们农村人就是这个德性,嘴里没一句实话!”

  • 不容易&,你们

    “我这也是为了小雅好,让你们家记住娶小雅的不容易,你们才不会欺负她。”

  • 这儿,&订婚了

    “我不管,反正我把话撂在这儿,彩礼必须再加三十万,不然你别说订婚了,以后就算小雅的面,你也别想见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